他的表情遮不住心底的訝異,即便他企圖想以靠至嘴邊的咖啡杯遮掩,但那雙鳳眼仍是誠實告訴朴有天,對於AV男優這個職業,他是真得很吃驚。

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呢?大概就屬從事有關Porn系列工作的人他從沒接觸過。身為一個男人,要說對女人的身體沒好奇過是騙人的,他年輕時也有過趁著爸媽不在而偷看A片的經驗,只是影片播不到十分鐘,他就已紅著臉將片子給從電腦中刪除。

該怎麼說呢……當初只有一種感覺,就是自己很好色。

如今眼前就一個AV男優,他想,朴有天應該也沒告訴太多人他從事這行,畢竟說了只會有兩種情況。一種就是被人羨慕,拼命被追問上過哪些女優;一種就是被歧視。

他進公司時曾被業務訓練過,就算當下沒辦法克制自己的失態,下一秒他也有辦法掩蓋自己對朴有天的真正觀感。若真要論,職業是不分貴賤,他沒有理由羨慕朴有天,也沒有立場歧視。

「還滿偉大的工作。」他輕聲說。

大概是太過於震撼,所以震的他喉嚨有些沙啞。

朴有天只是微笑看著他,好似在打量他內心真正的意思,「這話怎麼說?」

是啊,從事男優的工作,要從哪個點上開始論至偉大的觀點?

他有些害怕朴有天誤會他的心思,手抖就不小心將咖啡杯放重了一點。他擔心自己一旦說錯話會傷害到朴有天,更怕自己所說的話不及自己心中的意思。於是他放慢回話速度,想了一會。

「算是……替單身的人造福吧。」他笑笑,又說:「有許多沒有女朋友的人,多半都是靠這些影片來發洩。雖然內容色色的,不過也能給初次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人一個參考方向……。」

朴有天輕點著頭,沒對他們論點表示贊同與否,只問:「那你看過哪些?」

若誠實說自己大部分都靠夢遺,這樣是不是很拙?可朴有天都大膽告訴他自己的職業了,他想他的部分應該也不會太丟人,反正只是一種自然的需求現象,只不過他不是依靠手,而是依靠春夢。

「其實……我只看過一次,之後都是夢遺。」他害羞地喝了幾口咖啡,眼神忽地不曉得該擺向哪,只見朴有天笑道:「像你這麼純潔的人很少了,你根本是僅存的碩果。」

他乾笑幾聲,也沒了下文。

想想,怪不得朴有天會說那個章魚女跟他交往只是為了性,想必朴有天的技巧應該是達人等級,不然不會去從事色情行業。但說來也神奇,以一個男優來說,還會有想交女友的衝動及嚮往嗎?

「那你在哪高就?」朴有天突然問。

他回了過神,咳了幾聲說:「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而已,吃月薪的。」

朴有天悶了一會,又問:「你常抽菸嗎?」

咦?

「我不抽菸的。」

「所以你的聲音……?」

「那是因為變聲沒變好,就變成這樣。」

朴有天點點頭,表情像是還想問他問題一樣,但他倒是搶先一拍問:「你應該抽菸吧?」

「嗯,心情不好的時候。」

所以那天看朴有天站在路燈底下,嘴中呼出白煙,應該是真的心情很糟。感覺上有些愧疚,雖然他想道歉,但卻又不知該如何道歉起。畢竟他也是八條船其中之一而已,嚴格說起來算被害人。被害人跟被害人道歉,實益在哪?

「那你應該很喜歡他。」他微笑說。

朴有天愣了幾秒,好似才搞懂他的話,「你說那個章魚女?」

「嗯。」

「怎麼會這麼說?」

「被抓包那天,回家路上我有看見你在路燈底下抽菸。」

朴有天瞄了他一眼,笑了笑,「那你呢?愛他嗎?」

說起這段往事,他的小嘴不禁抿了抿,鳳眼沒幾下子就水汪汪。

對於一個大男人而言,這很丟臉。但若捫心自問,在分手前的那些日子,他是真喜歡那章魚女。曾以為那女人會是他的全部,可卻沒想到,他不過是那女人的八分之一或甚至更多分母搶著均分。

唯一有那麼難嗎?他想,可能是吧。

他一哭起來,也就什麼都不管,一把眼淚一把鼻涕,搞得朴有天怵目驚心。可朴有天算是好人,沒因覺丟臉就棄他於不顧,反倒替他把淚把鼻屎,堆疊起一座鼻涕擤成的水餃山。

後來他是被朴有天摟出店外,惹來不少人觀看,可他還是不顧一切地狂哭,哭倒長城他也在所不惜。然而一旁的朴有天似乎不覺難堪,只是陪他走進公園,選了張長凳讓彼此歇腳,直到他哭過癮,鳳眼腫得看不見路為止,他才恢復一些能與朴有天溝通的理性。

「看來你比我還愛他呢。」朴有天苦笑道。

他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氣,說不上話。

「如果我是他,我大概就巴著你不放。」朴有天笑得輕鬆,又說:「天底下哪找一個這麼愛我的人。」

這是在讚美他的專情?還是嘲笑他的愚蠢情緒?但他還是沒搭上話。

「別難過了,再找就有。」朴有天很自然地摟了他的肩,又問:「你喝啤酒嗎?」

他抬了腫脹的眼看著朴有天,點頭道:「喝,但酒量不好。」

「要不一起去喝一杯?」

他想了想,最後還是搖頭,「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明天還要上班。」

「好吧,你應該可以自己回家吧?」

「嗯。」

「那我就先走啦,片場的人大概要發飆了。」朴有天痞痞的笑說。

回過神以後,朴有天已走遠。

難道是因為陪著他一起發洩,所以沒去拍片嗎?他應該跟人家道個歉,果然自己的愚蠢嚇到了朴有天,還害的朴有天沒法準時前去片場。

拿出手機來,才驚覺他們忘記留電話。再抬起頭來,朴有天的身影已不見。

他輕輕嘆口氣,想想方才的自己。其實他也一樣,如果他是章魚女,他也會抓著朴有天不放。

天底下哪找一個這麼愛他的人呢?還為他站在路燈底下,菸抽一整個晚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