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喜歡珉豪對吧?對吧對吧對吧?」金俊秀煩人的功夫不管到哪都很管用,他沒有表態什麼,只是想著下一步自己該做什麼。

「金俊秀。」他轉了過身看著眼前的矮冬瓜,輕聲說:「我的實驗你幫我頂替一下,國科會的錢一樣給你,也請你幫我照顧好珉豪。」

「那……你要先跟我說你要幹嘛啊,你看起來就像要一走了之耶!」他往前走去,金俊秀則不死心的擋住他的去路,又說:「珉豪知道你並不是想丟掉他嗎?」

他的腦中想起崔珉豪那時映在後照鏡的臉龐,如果崔珉豪真的知道,又是何苦哭的那麼傷心。他的離去並不是想丟掉崔珉豪,也不是種離別,只是在當下,他只能那麼做,身處在別人的地盤裡,他也不好堅持什麼,尤其那種氣氛之下,他明白自己無論說什麼都屬多餘,也沒有必要。崔珉豪必須陪他演場戲,縱然他捨不得他的眼淚,可依照目前的他,他確實沒辦法給予崔珉豪一個很完善的照料,那又該如何讓對方的父母相信,將崔珉豪交給他會是最好的選擇?

「我沒有跟他說,但你也別跟他講。」就怕崔珉豪又一個衝勁跑來找他,那樣事情只會更麻煩,他希望挽回的角色由他出擊,才能讓崔珉豪的父母知道,他心底真正的心意,「事情辦好後,我會回來。」

「那你課還上嗎?」

「我會來上。」

「欸,你要不要我幫你?」金俊秀一副就是有點子的臉來向他毛遂自薦,「拜託拜託,我超想幫你!」

一直以來也都是有金俊秀的幫助,他與崔珉豪才能夠走至這裡,雖然金俊秀長的一點都不靠譜,但比對先前的數據,金俊秀也沒搞砸過他的人生,反倒為他的人生增添了不少顏色。

「隨便你。」他苦笑道。

「好!」

於是兵分兩路,各自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他花了許多時間找了仲介商,看了地段較好的透天屋,他的存款足夠他繳交頭期款,他想買一棟房子,最少要兩房一廳,最多別超過三樓層的高度與寬度,他不需要那麼的空間;車子的話,他想那台陳年老車還管用,所以他也沒編列預算來買台新車。光是買下一棟屋子,時間也已過了一個月,接下來還要搬家與裝潢,時間算起來也大概是一個多月。不知道崔珉豪會不會在兩個月以後便放棄了他,但他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夠是率先放棄崔珉豪的人。

偶爾瑣碎時間他會去研究室觀看崔珉豪的情況,金俊秀照料的很週到,至少崔珉豪臉上有笑容,縱然不比以前來的燦爛。而就在他的房屋裝潢期間,他在電視上頭看見了一則新聞,又是有關他與崔珉豪的師生戀。只是這回的主角並不是他倆,而是一群人成群結隊,組合成了『同志人權大遊行』。電視播報出來後他有些驚訝,因為隊伍帶頭的是金俊秀,還有學校的教職員,以及學校的學生。當然為了讓隊伍看起來更大,裡頭似乎也摻雜了『同志協會』的朋友,一起拉著布條,上頭寫的字是讓他既想哭也想笑。

『支持沈老師與崔同學在一起。不能性別歧視,棒打鴛鴦!』

唉……想想當初接收金俊秀的幫忙是種錯誤,搞的他現在在電視面前都覺得面子都快掛不住。事情是越鬧越大,連他的鄉下老家也打電話過來慰問他跟崔珉豪究竟是怎麼回事,他沒有多加說明,只稍微解釋,『他是我們家的媳婦。』但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真正的男男主角卻未有任何連絡。

他有時候想打通電話問問崔珉豪,他過得好不好,但卻沒有任何膽量。崔珉豪也沒有主動連絡他,不知是否決定放棄了他,這點讓他有些憂慮與膽卻。只是都走到這一步了,他不打算就此放棄。當他將租屋的東西盡數搬進新屋時,崔珉豪的房間有特別一個書櫃是用來擺放他的論文集,這些論文集就送給崔珉豪當睡前故事,而他則會不斷的寫新故事來徒增書櫃的裝載容量。

事過境遷,兩個月以後他特別向崔朕約了時間,開了車來至這棟宅邸,前來告訴崔氏父母,他真正的打算與心意。氣氛凝重,客廳內只有三個大人,崔珉豪並未出現。

「上次的離開,不是我放棄,而是我覺得那時的我恐怕沒辦法說服你們,我有辦法照顧好珉豪。」

「所以你去搞了什麼同志人權遊行?你知道這讓我們家的人都很沒面子!」崔朕朝著他大聲,但他的神情連變也沒變。

「如果你願意支持我們,支持你的孩子,你不會覺得這是一件沒面子的事情。」他輕聲的說:「我有房子,我也有能力幫助珉豪完成他的物理夢想,我希望你們能夠放心的將珉豪交給我。」

「不可能!」崔朕強勢的說。

「老公……。」崔母的在旁安撫,於是轉頭向他笑說:「帶珉豪走吧,他一直在等你。」

「老婆你……!」

「那孩子已經沒有笑容很久了。」崔母握住崔朕的手,又道:「孩子的快樂跟同性戀哪個重要?」

只見一陣緩慢的腳步聲從樓梯走了下來,崔珉豪身上拿著大包小包,臉上笑了起來說:「老師我打包好了!」崔母站了起身,向前抱了抱崔珉豪,笑道:「有任何問題,隨時都可以回家,爸爸跟媽媽會幫住你。」

他看著崔母的身影,待崔母將崔珉豪牽至他的面前,他才發現崔母是他記憶中熟悉的人。德妃……是德妃。

「老師!」崔珉豪朝他大笑說:「還好你來了,不然我就換我去找你,反正我一定會找到你。」

他順手將崔珉豪揉進了他的懷中,道句感謝。

「謝謝你們,謝謝你……。」崔母笑臉迎送,直到他們上了車,他箝在眼眶內的淚水才滑落了下來。

「老師你竟然哭了!」崔珉豪湊了過去替他將臉上的淚水抹掉,只見他微笑說:「你不知道我多怕找不回你。」

就像賭神的龍五哥一樣,害怕賭神將他家的家產賭的傾家蕩產,而不知自己最終的歸處會在哪。好險,他們有家。






 

 

 

珉豪:嘿嘿,老師,我想說你如果再不來,我就拿TNT去你家把你給炸了!


2f31b8af2edda3cc43024fa501e93901203f925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