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地,俊秀身上的儀器越來越多

身體已不能像從前一樣行動了,癌細胞的擴散,侵蝕了他五臟六腑ˋ骨頭

完完全全的不能動,一動就痛。

現在有天也不能像往常一樣抱著他睡,只要碰到俊秀,俊秀就會皺起眉頭,眼眶含著淚水…病魔給的疼痛遠遠超過俊秀能忍受的範圍

有天只能看著俊秀躺在床上,雖然沒有任何表情…可俊秀卻看的心疼…

有天像是無聲的表達著,自己什麼也幫不了俊秀,幫不了…

這時的俊秀總會慢慢忍痛移動自己的手…伸出了病床為起的扶手,輕輕牽起站在床邊有天的手,很冰涼…

有天沒有說話,只是握住了俊秀,看著俊秀入睡…。

有天很怕…就怕俊秀一覺不醒,轉頭看著俊秀的心跳機,聽著俊秀的心跳聲,才能緩緩的紓解自己的不安

就跟人一樣,他需要有東西來抑制他的恐懼。



俊秀這次又睡了很久,醒來時是半夜。

第一入眼的,是那握著自己已經鬆開的手的有天

他就在俊秀病床旁,從入睡到現在都直直地站著,沒有離開過半步

「有天,如果我…我離開了你,這頂毛帽送你好了…」俊秀聲音很輕,像是要消失一樣

他們不將死亡掛在嘴邊,一來難聽,二來不吉利,於是都改用其他代名詞,當然,有天明白俊秀的意思…

「為什麼?」有天聲音平淡的問

「突然覺得你戴毛帽應該好看…」

這是藉口…俊秀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讓有天身上有東西是自己的,貌似宣告一樣,有天跟自己,是密不可分的

俊秀又繼續說道:「我離開後,這毛帽就屬於你的…」

「屬於?」有天低著頭,雙眉垂落,不了解的問著俊秀

俊秀扯開了嘴角,笑了幾聲,對於有天的求知慾,他是感到欣慰…也煞時覺得有天其實很可愛,就像孩子一樣,不懂就問

「就是,屬於你的東西,誰也帶不走,完完全全就是你的…」俊秀又施了點力,緩緩握著有天的手

有天沒有說話,雙眉仍是垂落,看起來…很受傷。

「俊秀說謊…」如果有天是人,這樣的語氣,是哽咽吧

「嗯?」聲音很輕,可是說明了自己的不明白

突然的,有天整身跪下,手心握緊俊秀的手,像是崩潰一樣,頭整個垂落,沒有說話

「有天…不要哭」很傻,明明知道有天沒有眼淚,可就是想這麼說

「俊秀說謊…我很難過」有天抬起了頭,眼眶沒有淚水,可是表情,這情緒…就是在哭泣…

有天就跟孩子一樣,緊緊的握著俊秀的手不放,然後激動的說著:「俊秀要離開我,俊秀屬於我的,可是…俊秀要離開我,有人要帶走俊秀」

俊秀紅了眼眶,吸了一口氣,慢慢說道:「有天說的人,是天主吧」

有天情緒很激動的拍打著床緣,就像孩子鬧彆扭,又立刻摀住自己的耳朵,大喊:「我不要知道天主是誰,我不想知道!」

知道更多,無非是讓自己更痛苦。

俊秀看著情緒很激動的有天,眉頭一緊,淚水決堤…

「俊秀明明是屬於我的,天主不能帶走你,誰也帶不走…」有天有皺起眉頭,就跟真人一樣,完完全全的…有了情緒

「有天…」俊秀沙啞的喊著,聲音不穩

有天沒有回應,也沒有抬頭,只是趴在床緣,看不到表情

「我是屬於你的…你的記憶體裡面關於我的資料,全都屬於你…」俊秀眼角的眼淚又落下,然後又繼續說:「那稱作回憶。我們倆的回憶,是我們的,誰也帶不走…」

有天明不明白,俊秀不曉得。

俊秀轉頭看著窗外的星空,然後又對有天緩緩的說道:「有天,你看天上的星星,我想許願…」

有天終於抬起頭來,也一同轉頭看著窗外的夜空…然後問道:「俊秀要許什麼願望?」

俊秀微笑著,內心很明白的表達著

『如果可以,我希望來世可以跟有天當情人…希望可以遇到跟有天長的一模一樣人,不,不是希望,是一定。』

有天,我欠你的,實在太多了。

可當俊秀說出口時的話語,是這樣的

「我希望能為有天多活一天。」

淚水,又再滾落。



就在後天的夜晚…

俊秀病房裡,響起了無機質的聲音。

俊秀,握著有天的手,沉沉的睡去

這次,再也叫不醒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