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就這麼過去了。

俊秀零零總總算起來,也有一天沒進食了,就在破曉之際,俊秀被餓醒了…

「唔…」

俊秀呢喃了幾聲…伸手就往臉上揉著眼睛,全身沒什麼力氣,然而他緩緩的眨著雙眼,讓眼前的模糊漸漸清晰…

眼球左轉右轉的,看著這天花板

這哪?

俊秀不知自己身在何處阿,感覺這裡並不像張府…

俊秀向右翻了身,一轉過去就瞧見那左側睡著有天

這誰?

然而俊秀就小心的撐起自己的身子,全身沒力的就坐在床上,雙腳怕踢到有天,也就小心翼翼的將雙腿盤了起來…

看著自己腿上的布料…俊秀更是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穿的衣物

這不是我的阿…

俊秀直楞楞的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人,他就是想不起來這人在哪見過,自己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地方

想著想著,沒什麼頭緒,俊秀伸手想搖起那熟會的人,想問問他是否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當手伸過去時,自己的手腕露了出來,上邊有瘀血的痕跡,不過卻淡了許多,俊秀沒搖那人,手又伸了回來,移至眼前瞧著自己的瘀青…

就這一道痕跡,俊秀有些想起了

怪不得他會覺得這人見過,原來就是他在昏厥的最後入他眼簾的人,可俊秀就是想不起來這人叫啥。

俊秀縮著腿,悄悄的將身子挪到床腳,然後靜靜的看著那睡的沒什麼防備的有天…

由於身子都縮成一團,俊秀覺得自己的鼻子總傳過來淡淡的中藥味,他好奇的聞著,發現這味道竟然是從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

俊秀皺了眉,怎麼會有這種氣味?

就當俊秀自個在那百思不解時,那睡的香甜的有天也醒了。

有天動了動眼皮,然後皺著眉坐起身…

那雙眼皮似乎也沒打開,就緊皺的眉頭,貌似是坐著睡一樣,俊秀仔細觀察著有天這舉動,感覺有些好笑的憋笑著

過不久後,有天終於不捨的慢慢睜開眼,揉了揉幾下,眼前不再模糊後,他發現有人竟坐在床腳

「啊!你嚇死我了…」他飽受驚嚇的大叫一聲

俊秀被他這麼一叫身體也一顫,他也被有天嚇到了

「不好意思阿…怎你醒來不叫我一聲呢…」有天發現俊秀被自己嚇著,有些歉意的說著

「請問…這是哪?」

俊秀扯出了聲音說道,聲音有些柔軟帶點沙啞,不過感覺滿令人舒服的

「我家,我的寢房」有天雙腳也盤起腿,手肘抵住大腿,撐著頭,好像又快睡著樣的,很快的回覆俊秀

「那…你是誰?」俊秀又小心的問著

「朴有天」他這回眼睛真的閉了起來,沒使用任何謙稱,就這麼直答,看來睡意相當濃厚

「朴…有天?」俊秀又跟著他唸了一次,感覺像是在哪聽過

「嗯」他含糊的應了一下

「我怎麼會在這?」俊秀這回打算將自己的疑惑全數吐出

「我買回來的」他就這般死樣的回著

「你買回來的?」

「你要我救你,所以我就跟張氏買下你了」

俊秀瞬間釐清了,來龍去脈大概拼湊的也清楚了,只不過還有一些私人的不解…

「這衣服是您的嗎?」俊秀又問,這次改口換了敬語

這回有天倒是睜開眼仔細看,然後說:「是阿」

「您幫我換的?」

「嗯」被俊秀問這麼多問題,他也漸漸的清醒了,然後仔細看著眼前的俊秀

俊秀因為明白自己身上的衣服是有天換的,不禁臉紅了起來…

有天也發現了尷尬,自己也不太好意思的低頭,然後小聲的說著:「因為昨天讓你泡些化瘀的湯藥…就…其實我什麼也沒看到」

越描總是越黑,所以有天也不便再繼續說下去,說的自己也都臉紅脖粗…情何以堪

俊秀也明白,說沒看到什麼不免是想安慰自己,就也沒捅破有天這善意的謊簍子,也難怪自己身子會有中藥味…

「謝謝您」俊秀輕聲的說著

「呃…這沒什麼」有天轉頭望向窗外,天也還不是很亮,估計這時間大家應該都在睡才是,打量完後,有天又轉回頭對著俊秀說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些水讓你梳洗」

「啊?」還沒會意過來的俊秀,有天便下了床,打開櫃子拿著自己的臉盆就出房了

俊秀不明白,買回他的人是該這副德性嗎?怎麼跟張氏差這麼多…富商的東家不該都呼風喚雨的嗎?

有天自己在井邊打了一匙水先梳洗完畢後,他就又打了一匙倒進臉盆裡,然後端著就回房了

俊秀洗完後,有天便將那些水隨意的就潑至房外的花草,任大自然吸收去了

然而兩人就坐在椅子上,就你看我,我看你,也說不出個屁話,有天覺得這樣不是辦法,於是率先開口:「你家住哪?」

「西夏」俊秀那酥軟沙啞的嗓子小聲的回應著

「這麼遠…怎會被張氏帶走?」有天有些疑惑,擄人也擄太遠了點…

「家父家母擺攤時,被張氏看上…然後…」俊秀低了頭,似乎不太願意說

「令尊令堂呢?」有天這回也正經了起來

「無大礙,因為我讓張氏帶走,他答應不會迫害家父家母」

就簡單幾句,前前後後推敲一下便知道發生何事了,誰也不想多言,一個不想問,一個也不願答,點到就好。

「你叫什麼呢?」有天突然發現自己忘記問了俊秀名字,就先問那麼多奇怪的事情,真是失禮

「金俊秀」俊秀微笑著答

「俊秀…?」怎麼在哪聽過…

「嗯」俊秀點著頭

「那麼你有什麼打算?」

俊秀不解,不是這人買了我,怎問我有什麼打算?

「我不是被您買下了嗎…?」

「是阿」

「不就是您的人了…」

「我的人!?」有天聞言,自己也紅了臉

俊秀沒懷疑自己用的詞,又繼續說道:「嗯,您可以派給我任何工作,我什麼都願意做」

有天發現是自己會錯意,馬上收回那失態樣,認真的道:「我買你是打算救你而已…你不想回家嗎?」

「這怎麼好意思…您救了我呀,不能忘恩負義。雖然我是想回家,但這並不通情達理…」俊秀多少也知曉江湖道理,以至於有天說可讓他回家,他這禮自然是不敢收

「那好吧,如果你堅決要留在這裡工作的話,至少讓我捎信回你家告知一下令尊令堂,你平安無事」有天也沒再說什麼,也接受了俊秀的拒絕

「謝謝您」

俊秀笑了起來,看來自己是遇上了貴人,這孤注一擲總算値得

「那麼…這裡的人手其實也夠了,不如你就在我身邊幫我吧!」有天似乎都想好也打理好,就這麼跟俊秀說著

「幫什麼?」

「比如記帳,算貨,發貨之類的事情…疑?你識字嗎?」

「懂一些」

「不打緊,你就跟著我,我負責教你」

「有勞您了…今後就麻煩您照顧了」

俊秀笑了開來,不像方才那樣防備,這讓有天也舒坦許多,感覺這笑容次曾相似吶…但就是想不起。

俊秀貌似想到什麼,伸手拉著有天的衣角,小聲的說著:「我什麼都做…但…我不做…那個…」俊秀欲言又止,就是不好意思說出來,但有天也挺機靈的,馬上明白俊秀想說啥

「不會的,我有心上人了,你可放心」有天給了俊秀溫柔的笑容,要他不必擔憂自己會對他霸王硬上攻

「您的心上人一定是個美人」俊秀聽到有天這麼說,也安心的將內心話說出口

「應該…是吧!」話說他自己連對方現在長怎樣都不曉得呢,都過那麼多年了,只記得小時候的樣子,至於現在…天才曉得我們會不會再相遇呢

倆人坐在椅上,東聊西聊的,發現磁場也滿合的,以後是要一同工作的人,這無非是好事

等到太陽整個升起,朴家大院大大小小開始有了聲響,大家開始工作了,有天這時也出了房門,告訴在中俊秀醒來的事兒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