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飯店後金俊秀的神色也沒什麼好轉,皺著眉說起話來也有氣無力的

朴有天從電梯出來後很自然的就摟著金俊秀的腰,刷了卡開門…

「你先進去洗澡。」朴有天說,後來看道金俊秀人搖搖晃晃的走著,他又說:「你有辦法洗吧?」

這時金俊秀轉過身點點頭,從自己的行李箱拿出衣服就走進了浴室裡。

這次的飯店金俊秀並不是訂總統套房等級的,他選了兩人房,然後兩張床,空間大一點的房間住

反正才住一天,他認為不用住什麼特好的,而他也相信朴有天並不會愛慕虛榮想住總統套房

所以他就依照自己的意思訂下房間。

當然朴有天並不會在意住什麼,有得住他其實都好,不過最令他高興的是…金俊秀跟自己的互動變的很熟悉

不會彆扭也不會因為身分地位然後就奉承自己,大膽的表達,然後兩人互相照顧…

這種進步讓朴有天覺得心暖。


金俊秀洗完澡後在浴室裡把頭髮吹乾,出來就病厭厭的爬上床,棉被蓋上頭就沒看見了

朴有天看見這情況,他從公事包拿出了藥局買的胃藥,然後從桌上盛了杯水一起拿了過去…

他將杯子放上櫃子上,然後坐上金俊秀的床,將被子拉下說:「先吃一下藥吧。」

金俊秀睜開那不算大的鳳眼,起身從朴有天的大掌裡拿出一顆胃藥,配著水一起喝下去…

「你怎麼有胃藥阿?」他問

「你之前不是叫我要隨身帶藥的嗎?所以我之後就買了放在公事包。」朴有天笑著說

他有些訝異的看著朴有天,其實他真沒想過朴有天會真把他的話聽進去了…好讓現在能讓朴有天餵自己這顆胃藥…

後來朴有天也沒說什麼,就叫他先休息要緊,然後轉身拿著衣服進浴室洗澡了。


夜晚朴有天一個人開著電腦看著代辦事項裡的資料,他有些疲憊的揉著自己那快睡著的桃花眼

突然眼裡瞥見金俊秀有些不安分的在床上翻來覆去,耳朵裡也不時傳來小小的呻吟…

朴有天走過去看著金俊秀的臉,他緊皺著眉頭,雙手抱著肚子,身體整個捲曲,嘴裡不停的喊疼…

他看了是嚇了一下,但他鎮定的找倒自己的公事包從裡面拿出了外用的涼藥

爾後他翻開金俊秀的棉被,自己躺了進去,側著跟金俊秀同方向的姿勢,兩手順勢的把金俊秀抱進懷裡,然後右手覆上金俊秀抱著肚子的手,在耳邊輕聲說:「這裡痛嗎?」

金俊秀含糊的應了一聲,朴有天打開了涼藥的蓋子,右手沾了藥,然後就伸進金俊秀的衣內揉著他喊疼的地方…

雖然金俊秀很不好意思…可是因為太過疼自己也懶的掙扎,就任著朴有天替自己按摩著肚子

涼藥漸漸的發生了作用,他發現自己的肚子因為朴有天那適當的力度和節拍按摩著再加上藥的療效好像有些好轉

於是他本能的將身子更向朴有天的胸口擠去,兩人就這麼又貼在一起…

由於這按摩讓金俊秀舒服很多,他就著樣睡在朴有天的雙臂理…很舒服的睡著了。


早上朴有天自己的左手臂被金俊秀壓著,金俊秀在轉身的時候不小心把朴有天搖醒了

不過金俊秀並沒有醒過來,他枕著朴有天的手臂稅的很沉

朴有天緩緩的睜開眼,第一入眼的便是那睡的非常舒服的金俊秀…

金俊秀似乎一直在調整位置,那頭時不時的亂搖晃著,最後他就這麼晃著晃著,更晃近朴有天,金俊秀的頭突然的往上仰了一下…

他那無辜的唇就這麼擦上了朴有天的唇,然後頭又向下墜,就這麼靠在朴有天的下巴…

朴有天就被那一下算親又不算親到的吻給震撼醒了

由於下巴被金俊秀的頭頂著,他也不好移動,眼神就只能看著金俊秀背後那道白牆…自己的心跳每一下都跳的非常有力…這還是第一次能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呢

後來朴有天就這麼陪著金俊秀躺,躺到要去機場前兩個小時,他右手輕輕的搖著金俊秀:「俊秀,俊秀起床了。」

金俊秀才慢慢的睜開眼,眼睛由模糊變到清晰後,仔細一瞧是朴有天那漂亮的鎖骨跟喉結…

他飛快的往自己的左手邊移動,之後慢慢起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你肚子有好一點嗎?」朴有天問他

金俊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後點頭。

「你在躺一下吧,我先去刷牙洗臉。」朴有天笑著下床,然後從床上撿起那涼藥的蓋子

朴有天就這樣什麼也沒解釋的就進了廁所…

其實金俊秀也很明白,壓根也不需要解釋什麼,從剛剛自己離朴有天那麼進的距離就知道所有事情的經過…

自己的肚子還被他揉的很舒服…所有的害羞不好意思全表現在臉上。


朴有天洗完後金俊秀飛快的衝進浴室,然後把門關起來,開啟了洗手台的水龍頭一個勁的用那些水打在自己臉上

而外面的朴有天也望著那廁所的們看很久,也不曉得為什麼,他的手就摸上自己不小心被金俊秀的唇擦到的唇…

其實如果能完完全全的吻一下,而不是那樣擦到爾後讓他蘊著這個溫存那該多好?

於是當金俊秀也洗完以後,他們兩就這麼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行李,一起去了機場。

回到朴有天的家後,金俊秀就先打通電話回家跟金在中報了平安,人就累暈的拖著那疲勞的身子進房間裡去

其實跟朴有天相處了這麼久後,雖說兩人在工作上也配合的愉快,但令金俊秀更享受的便是那朴有天與生俱來的溫柔…

他有些回味的摸著自己那常常發作的胃痛,感覺朴有天幫自己按摩的觸感還在呢…

沒多久朴有天就槍了自己的門,然後就走了進來

「俊秀啊,我剛剛熱了牛奶,你趁熱喝,還有公司的一些企劃案我都省核完了,沒問題了,最近你就休息一下,如果又不舒服我們再去看醫生。」

他說我們呢…

金俊秀臉上緩緩的笑開,是一種幸福的姿態,心理莫名的想著一句話,你的事便是我的事…

但自己似乎不太能承受朴有天給予這樣的溫柔,對於他卻有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後來金俊秀也點點頭,朴有天才有些放心的回到自己房裡休息。


一早朴有天拿著公事包出房間,見金俊秀也拿著公事包要一同出門,但被朴有天攔了下來

「你在家好好休息吧。」朴有天抓住了他的手腕又把他拖回了房間

他不甘示弱的又說:「工作不做會做不完啊!」

「我知道。」嘴上這麼說,可朴有天拿下他的公事包放上桌上,然後說:「但身體壞了什麼事也做不了,明白嗎?」

他看著朴有天心裡有些感動,可又覺得自己的有點無能…

如果自己休息了,形同那些工作又得不有天一個人慢慢解決,這不是苦了他嗎?

「不行,反正我好很多了,胃病只是我長期以來的病而已,沒什麼。」他堅持

「既然是長期以來的那更需要休息。」朴有天似乎不妥協

「有天!我真的沒事了,你這樣一個人會很辛苦。」他委屈的皺起眉頭,他就不希望朴有天又回歸以前那樣,自己一個人處理那麼多事,於是他又拿起公事包說:「讓我跟你一起去上班。」

「俊秀,你至少休息一天。」朴有天又抓住他那欲往門口跑身子說,語氣裡感覺已經是最大的限度了,不允許他再討價還價

金俊秀有些賭氣的垂頭,後來朴有天的手順的他的手臂向下滑到手心才發現金俊秀的手心是熱的

於是他就拉著金俊秀的手,將人拖了過來,金俊秀才剛想開口說話,朴有天那引以為傲的寬腦門就貼上了他的額頭…

金俊秀睜大了雙眼驚訝的看著朴有天那清澈的瞳孔…臉上突然間有了熱度,下意識的就後退一步:「我…我沒發燒啦。」

「沒有是最好的,只是覺得你的手心熱熱的,想說是不是發燒了。」朴有天溫柔的說著

金俊秀偷偷瞥了朴有天一眼,沒說話。

「你今天就先休息吧,晚上再陪我去應酬好不?」朴有天似乎很明白金俊秀這脾氣,所以還是找了一樣輕鬆他又能得心應手的事情給他做

他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樣,臉上馬上有了笑容,然後點頭說:「好好,晚上我們再一起去應酬。」

朴有天也笑了起來,這次換金俊秀看的有些發楞,跟在朴有天身旁這麼久後今天才發現他的笑容可真好看…。


之後朴有天就一個人去上班,金俊秀則在朴有天家裡休息

其實工作這麼多年了能夠休息一下也是不錯的,最後他躺在床上想。

在他從床上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六點了,而且是朴有天來到他身邊叫他的,他這時才發現自己的真能睡…也或許是因為太久沒這樣好好睡過了…

「你今天有吃午餐嗎?」朴有天坐上床,然後摸著他的額頭問

「沒有耶,都在睡覺。」他也沒在排斥,就讓朴有天這樣摸著

「那你等等吧,我用一些清淡的稀飯給你。今天的應酬有點晚喔,那位客戶喜歡吃燒烤,然後配著啤酒。」

他聽見啤酒精神就來了,快速的爬起身,似乎想說什麼卻被朴有天打斷了:「你不准喝啤酒。」

朴有天就這麼擊碎他那不算幼小的心靈…

「喝一杯……?」他用一種小狗被丟棄的眼神,可憐兮兮的說

「不行。」果斷

於是他翻開被子人就這麼又縮進去,轉過身不打算搭理朴有天

朴有天見他這幼稚的行為臉上卻笑的很開心,他伸手就摸上金俊秀的肚子,然後輕聲說:「等我把你這胃照顧的差不多再給你喝吧。」

他也不知道怎麼地,自己也伸手覆上朴有天那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他輕輕點頭,似乎同意朴有天的說法。

突然的自己不想放開朴有天的手,他更是握緊,表情有些哀傷,不過朴有天卻看不見…

「怎麼了?」朴有天歪著頭問

他只是搖了搖頭,然後放開了朴有天的手…

自己突然對自己說,金俊秀啊,怎麼搞的好像你愛上朴有天了?


他們晚上十一點出發到那燒烤店

其實這店面也不是很華麗,也只是普通的小路邊攤

金俊秀還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不過朴有天只是笑著說,這是那位老闆的習慣而已

後來那位客戶也到了,他從背後看著朴有天和金俊秀,很高興的就拍了朴有天的肩膀,然後說:「還帶女朋友阿?」

金俊秀轉過頭看了那位客戶,臉上笑容掛的僵硬…

「疑?男的?」那客戶明顯有點驚訝

「我的特助。」朴有天笑著說

金俊秀嘖了一下舌…自己頭髮只是長了一點有必要把他誤會成女人嗎?

不過他還是賣笑的伸出手說:「您好,羅總。」

雙方的介紹的差不多後,他們就開始今夜的宵夜了

羅總很熱情的叫了幾盤燒烤,菜上了以後,羅總就對著金俊秀說:「嘿,金先生你去後面那桶子裡摸一罐啤酒來喝喝。沒摸過吧?看你摸回來的反應。」

金俊秀是聽的一愣一愣的,轉頭就找著那桶子,朴有天還在他耳邊細碎的說:「就是橘色的那個桶子。」

他點點頭,然後起身就去了。

他來到那大桶子的面前,裡面都是水上面還浮著特大的冰塊…他試著伸出一隻手指頭點了一下水溫…比冰箱還冰耶!

但他最後還是捲起襯衫袖子,右手整隻就伸進桶子裡摸了一罐啤酒

麻掉了麻掉了…。

他拿著啤酒回座位,放上桌上,羅總有些玩味的問他:「感覺如何啊?金先生。」

「手冰到麻掉了…。」他說

朴有天看著那溼漉的右手,拿了桌上的衛生紙一邊幫他擦,一邊跟羅總說話

羅總替他們倒啤酒,倒到金俊秀的時候朴有天突然把他的杯子收起來,然後說:「他不能喝的。」

「這樣阿…。那如果金先生要喝什麼飲料自己去拿喔!」羅總熱情的說

金俊秀快哭出來的看了朴有天一眼,左手伸手拿了一串燒烤帥氣的吃了

朴有天看著他笑了出來,左手握住了金俊秀那冰涼的右手,在桌底下緩緩的搓了起來…

金俊秀不是沒感覺,可自己也沒伸回手,就任朴有天給予自己溫暖

後來幾頻的啤酒都是朴有天和羅總去摸的,當輪到朴有天去摸啤酒的時候,羅總突然對著金俊秀說:「金先生,朴總很保護你喔?」

這什麼話?金俊秀只是笑笑的,然後點點頭…

「你這小美人,怪不得他那麼疼你。」羅總似乎有點醉的說

金俊秀嘴裡的肉差點沒噴出來,什麼小美人!?我男人啊!他心裡奮力的對天喊冤

後來朴有天回來,羅總指著金俊秀說:「你有這麼小美人真好呢,看他多賢慧,還跟你出來應酬。」

金俊秀不想說什麼了,他也懶的跟已經沒有判斷神經的醉人解釋太多…

朴有天笑笑的,可卻什麼也沒解釋,然後說:「羅總你醉了。」

「沒醉沒醉…哪天你們結了婚記得發張紅色炸彈給我啊!我一定到!」羅總說完又很大器的喝了一杯

你真的醉了…朴有天和金俊秀心想。


他們本來想說送羅總回家,但沒多久他家的司機就出現,然後就扛著羅總離開了…

金俊秀和朴有天對著他們招招手,後來也離開了。

經過這次的應酬金俊秀發現朴有天的酒量其實很厲害,可說海量

不過這次因為喝了太多,朴有天似乎有些暈,但還是開著車載著金俊秀平安的到達家裡

朴有天拿起鑰匙都差不到孔,甩了甩頭後,打算重新試試,不過卻被金俊秀拿走,然後說:「我來吧。」

後來他開了門,抓著朴有天的衣尾,有些擔心的跟著朴有天進房間。

「你今天喝很多喔。」金俊秀說

朴有天沒有說話,頭是越來越暈…眼神有些模糊的坐上床…

而他從朴有天的浴室擰了毛巾出來蹲著幫朴有天擦著臉和脖子,突然的,朴有天握住了金俊秀的手,那垂低的頭緩緩的抬了起來…

朴有天突然的抓著金俊秀然後將他押上床…欺身就吻上金俊秀那紅唇,他撬開了金俊秀唇,然後吮著他的舌…

金俊秀先是嚇著,不過後來卻感覺…朴有天的唇裡有著淡淡啤酒味,還有些香甜,自己也不自覺的就回應了他

與其說金俊秀是貪那點啤酒味,倒不如說其實他早就想這麼吻朴有天了…什麼時候開始想?他不曉得…也不想曉得。

朴有天最後有些迷茫的看著金俊秀…

他最後乾脆就抱上金俊秀的身子,壓在他身上,然後含糊了幾聲:「雅中…我…」我好喜歡俊秀…但這句話都還沒說出口,人就睡死了

金俊秀清清楚楚的聽見朴有天喊著金雅中的名字,心理揪痛一翻…他是又愛又恨的抱住朴有天…

或許朴有天很喜歡金雅中…只是他都跟自己說他們沒關係,至於是什麼原因他也不想知道了,自己或許就這麼當了金雅中的替身當了快半年

不過也沒關係,至少在最後他得到這代替的吻…就算是代替的他也很滿足了…。

現在金俊秀才發現自己愛上了這朴有天,當心意的揭穿卻又瞬間明瞭其時對方已有歸屬,這種感覺真的很差勁…

差透了。

而對於現在這已睡死的朴有天而言,他其實只是習慣向金雅中說自己的事情,在方才他也是忍受不住這感覺,迫切的想告訴她,自己很喜歡俊秀,喜歡的快死了…

然後回歸剛剛那被斷掉的句子…

如果再重新幫他拼湊的話會是這樣的:「雅中,我…我好喜歡俊秀。」

----未完----

沒錯,媽咪就是在趕稿XD

因為開學後可能就沒時間了...

這部的劇情我有想個大概了

我想說...

孩子們,後面可能會有非常非常...帶有色度的珉秀喔@@"

不能接受的就跳過喔!

問媽咪多色嗎?其實也不怎麼樣="=

哈哈~

只是可能而已啦~~恩康康康~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