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上金俊秀懊悔地來至崔珉豪的家門前,鳳眼中的委屈揮之不去,但他還是鼓起勇氣按了門鈴,打算讓這一切的鬧劇畫上句點。沒多久便有人前來應門,崔珉豪瞧見他的憔悴樣,什麼話都來不及問,他便滿是歉意地抱住了崔珉豪。

「珉豪……對、對不起,全都是我的錯……!」

二話不說,崔珉豪就將他帶回自己的臥房,拿了衛生紙讓他擤鼻涕,又準備了不比朴有天高擋的點心來溫暖他的心頭。他邊吃邊哭又擤著鼻涕,一旁的崔珉豪雖是不明所以,不過也乖乖地等至他能夠言語後,才開口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俊秀將事情原委娓娓道來,明白是自己將崔珉豪推入火坑,他感到相當抱歉,如果他能早發現沈昌珉的別有用心,他也不會讓他受如此大的危害。崔珉豪雖覺感動,可臉上卻是笑得尷尬與無奈。

「珉豪拜託你不要退出!我們重新組一團!」他的小手激昂地捏著崔珉豪的肩膀,又說:「如果你不喜歡沈昌珉,我明天叫他滾出社團!」

其實事情都已發生了,現在說什麼也有些為時已晚。不過整件事情帶給崔珉豪的感受,除了五味雜陳以外,還有矛盾。

金俊秀今日也前來重申一次,沈昌珉是因為喜歡他才加進社團裡,對此,他不知道該如何判別沈昌珉到底是好意還是惡意,既然喜歡他,又是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但其實答案也已很明確,他不適合沈昌珉這種進擊又恐怖的性格,他是屬於需要一點點時間接納、一點點來適應感情問題的人。

現在要他說喜不喜歡沈昌珉,他還真說不出個所以然。沈昌珉對社團並不是沒有幫助,就連他也很希望沈昌珉能夠擔當奶油飛的主唱,不過目前看來已是不可能了。

「我也不是真的想退出,但我真的很怕沈昌珉。」他微微地蹙了沒頭,又嘆口氣道:「沈昌珉來當主唱是再好不過了,只是……我大概沒辦法跟他相處。」

「那我明天就叫他滾!」

「這樣好嗎……?」

「他都要對你那樣了,我當然要保護你啊!」

他笑了笑,也沒再多說什麼。

若認真想想,要是當初他別對沈昌珉的聲音有所堅持,他也不會被金俊秀推進火坑。他很明白,其實一個樂團能不能有靈魂,主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畢竟那是聽眾最能夠直接接觸的一個角色,也是能讓聽眾注意到他們的主要角色。

一下需要沈昌珉,一下又要將他踢掉,他總覺得自己有點罪惡。但他必須提醒自己,是沈昌珉率先不講道理,而不是他無理在先。

金俊秀沒幾下子心情就好轉了,還約他明天一起去朴有天家中練鼓,順便討論往後奶油飛的發展。他想想也覺得不錯,便也答應金俊秀的邀約,不一會兒就將金俊秀哄入睡,他也蓋上棉被,結束掉今天的壞心情。

隔日,金俊秀就打電話給朴有天,告訴他等會自己會帶崔珉豪過去打擾,朴有天沒有反對,反倒還替他準備好車來接送他倆,在車上就將沈昌珉的決定告訴了他們。

金俊秀拍手叫好,痛快地說:「他這個壞蛋,挺有自覺的嘛,省得我叫他滾!」

崔珉豪僅是笑笑,倒也沒表態什麼。

今天他們仨人就在朴氏宅邸度過,還不小心一同做了一首曲子來,各種音樂器材玩得不亦樂乎。待崔珉豪被護送回家後,一直都在壓抑自己的金俊秀,這時才真正地面對朴有天。

其實他昨天沒向崔珉豪說出全部的事實,不只沈昌珉進社團不是為了奶油飛,朴有天進社團也不是為了奶油飛。因為他不曉得沈昌珉說得是否為事實,對於朴有天進社團是因為喜歡他的這件事情。

一進房門,他便拉了朴有天的大掌,嚴肅神情地看著朴有天。朴有天似乎明白他的心思,他都未開口問,朴有天就先開口說:「昨天很對不起,我確實不是為了奶油飛而加進社團的。」

他的嘴唇翹的無辜,輕輕搖頭道:「沒關係……。」

「可以原諒我嗎?」

朴有天的溫柔婉約最讓他沒轍,但他最在意的問題並沒有因此解決。

「你真的喜歡我嗎?」

朴有天略略睜大桃花眼,而後神情慢慢恢復原樣,巧妙地掩蓋掉狩獵者的眼神,「你想知道嗎?」

「當然想啊。」

於是,朴有天給了他一個很深刻的答案。

那天被沈昌珉打擾而未失守的唇瓣,這次已攻破,不只如此,他的腿,也軟了。







可以讓俊秀當僕人的時候讓有天上了他嗎?(挖鼻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