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這週胖了幾公斤。當他站上了體重計測量體重時,他幾乎是瞪大了眼,朝著坐在客廳內的朴有天大喊:「喂喂!我胖上去了!」朴有天看著手頭的文件,他沒有轉過頭看他,只是低聲說:「所以勒?」

「這是你的責任!」金俊秀跳下了體重計說。

朴有天是轉了過頭看著他,痞痞的笑說:「沒辦法啊,我們最近都在吃各個地方的夜市,你愛的熱量都很高,當然會胖了。」

金俊秀也只能認命了,他對夜市一向沒有抗拒能力,尤其裡頭的小吃有些又太過好吃,除了調查案子外,再者就是他會不停的買著那些小吃來滿足自己的口腹慾望。雖說他是胖了上去,不過案子的進度也非無進展。

他坐上了朴有天身旁的沙發,也與他看著文書上的內容,便道:「有幾個縣市的夜市使用的毒品行話是一樣的,我覺得他們可能有牽連。」朴有天是點著頭,他又將文件翻了下一頁,又說:「重點是,不管那些人的面孔看起來如何,似乎彼此都認識一樣。如果毒品的貨源一樣,我想要不認識也難。」

金俊秀點點頭,他是同意朴有天的說法。這些夜市就像某種營利組織,所賺取的錢感覺上就是來買貨用的。這些幕後黑手大概就是靠著這種夜市來賺取利潤,畢竟若全部的攤販老闆都與毒品有染,而受毒品的控制,每日所賺取的錢來上繳毒販,那麼毒販的收入數目是很可觀的。

可這些只是金俊秀與朴有天的猜想,他們很難去料想是否真有如此大的藥廠存在,也很難相信是否真有這種幕後黑手在搞如此的勾當。若是藉由毒品來控制這般大型的夜市,那麼那人的頭腦一定很好,相對的,他的膽子也很大,敢將毒品如此的大量販售。

金俊秀是拿過朴有天手上的那堆資料,他看著上頭的內容,喃喃自語的念著:「海洛因是保時捷,大麻是法拉利……女生是海洛因,男生是大麻……。」朴有天在一旁聽著,他見金俊秀似乎在背誦一樣,便問:「你在背?」

「對阿,也許我們要融入他們的圈子,才可能找出藥廠。」金俊秀看了他一眼說。

朴有天是嘆了一口氣。感覺就是要他們混進去當那些毒蟲,才會有更進一步的線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可問題是,這同時也代表著他們即將沒有所謂的好日子能過了。誰知混進去以後會面臨怎樣的危險,況且那些毒販又不好惹,若這回查的又是同個幕後黑手的地盤,他們大概又會如上次的列車事件一樣,遇上更令人覺得噁心的報復。

但他想,縱然查緝的不會是同個人的地盤,可也許那些毒販之間也會有些關連性存在。到時後他們就能一起偵辦,所有的緝毒案也就能告一段落了。好久沒放假的他們,他很想放個長假然後跟金俊秀出去溜溜一下。

朴有天的雙眼看著天花板,他的腦子做著美夢,然而身體便順著沙發的弧度,滑至金俊秀的大腿。他的後腦勺就枕在金俊秀的腿上,看著金俊秀拿在手上的紙張。這些文書將他與金俊秀的面容隔了開來,所以他看不見金俊秀的臉蛋,只能看見文書的背面。他是閉了上眼來,腦子是想著金俊秀,也想著案情。

金俊秀是將文書舉了起來,他的鳳眼盯著正躺在他腿上的朴有天。朴有天很安穩的閉著眼,感覺就像是睡著一樣,金俊秀是看得有些出神,然而沒幾會,他便伸手拍了拍朴有天的胸膛,輕聲說:「你累了就去房間睡啊。」

朴有天是睜開了眼看著他,然而握住了擱在他胸膛上的小手。他沒有回話,只是看著金俊秀想著,好說歹說他們也開始交往了,可就也不見他與金俊秀倆人在肢體上有什麼進展。可能是因工作太忙碌,所以他們才沒有時間來去培養這方面的互動。

金俊秀將手中的文書放上了朴有天的肚子上,他的鳳眼就與朴有天相互的對看,他才正想說些什麼時,朴有天便搶了一拍說:「俊秀,我覺得我們的互動很少。」

金俊秀愣了一會,皺著眉說:「互動?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互動嗎?」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是想錯了,他指的並不是日常生活的互動,而是比較親密一點的互動。當然,這般天真的金俊秀對於工作以外事情,領悟能力是比較不足一點。他的後腦勺離開了金俊秀的大腿,他將肚子上的文書放上客桌,然而坐在金俊秀的身旁又說:「我所謂的互動是指情人間的互動。」

金俊秀看著他,這話一出,他的臉便不自主的紅了起來。他明白朴有天的意思,不過互動的多或少並不是他說能控制就可以控制,工作一堆的他們,怎麼可能還有額外的時間來互動。

「所以你想怎樣?」金俊秀很乾脆的就問。

朴有天見金俊秀如此乾脆,他也很直接的就說:「我想跟你做愛。」

金俊秀愣了幾秒,他的頭垂了下來,心底很緊張。如此直白的對話他聽得懂,只不過朴有天這種心願他很難達成。

「不行……明天還要工作。」金俊秀低著頭悶悶的說。

朴有天也只是聳聳肩,他知道他們彼此間的難處,所以他也不會太勉強金俊秀去做這些有的沒的。朴有天臉上是微微笑笑,然而說:「我隨便說說的,你別放在心上。」他拿起了桌上的文書資料,似乎要離開客聽,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背影,也趕忙的站了起身,拉了朴有天的手肘輕聲說:「不能做……但是可以吻阿。」

「等等吻下去我又會想摸你,摸你之後我又會想進去,進去之後你明天就不用辦案了。」

朴有天很老實的說出這些互動的牽連性,所以他不希望金俊秀想的太天真,以為只做其一,而不做其二一切就沒事。但他還是感激金俊秀這樣的提議,畢竟這也能看出,其實金俊秀還是會諒解他,來替他想想解決的方案。只不過這樣的方案他自己很清楚,他沒辦法滿足自己的貪婪,所以為了以防萬一,還是什麼都不要做最好。這也是為何從交往至今他們都是分房睡的原因。

「等我們有連假時再來互動。」朴有天對著金俊秀笑說。

金俊秀點點頭,不過他的眼神卻也是堪憂。若永遠要將機會留給明天,他們不怕沒有機會,而是害怕沒有明天。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