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俊秀回到家中後,俊秀洗完澡便拿出自己的新衣,一件一件的按照朴有天昨天教他折衣的方法,將自己的新衣以及新褲子都折好放進朴有天的衣櫃裡頭。朴有天昨日才替將衣櫃整理出讓俊秀擺放衣服的空間,俊秀也就將那空間一一的填滿,放進了自己的新衣。

他很高興自己完成了一件家事,當他轉身想替朴有天整理臥房時,他的眼神是望見了那盒情趣用品,他伸過手將那一大袋裝有的情趣用品精緻禮盒拿了出來,好奇的想打開來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想明白為什麼可以增進他與他家主人的感情。

不過當他開始撕裂禮盒外頭的膠布時,朴有天是披著浴巾走了進了臥房。

「俊秀!那個不行打開!」朴有天趕緊向前將那盒情趣用品拿了過手,又將俊秀絲開的膠布在黏上。

俊秀皺著眉頭,很無辜的說:「為什麼不能打開?」

明明朴有天說過是增進他們倆人感情的東西,既然是好的東西,那為什麼不要打開來使用?

「以後再開吧,現在還不可以。」朴有天臉上有些抽蓄說。

這精緻禮盒裡頭到底裝著什麼恐怖的東西朴有天自己也不是很曉得,他很怕讓俊秀看見了,會誤會他這個主人在閨房上別有情趣。雖說這情趣用品本來就是能來助愛用的,可再如何他的心態都不能看得太開,免得俊秀又學到一些不該學的事情。

當然俊秀的好奇心沒辦法被滿足,朴有天說的話俊秀總會充耳不聞。只是在一翻的捍衛與搶奪的爭執裡頭,俊秀最後是認了,朴有天太過堅持不讓他打開,他也只能現在認輸,賣乖的說自己不會再去打開那禮盒。

只是,表面終究是表面,現在沒辦法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那他就等朴有天不在家裡的時候再自己打開來研究那玩具到底是來做什麼用的。他是盤腿坐在床上,看著朴有天將那禮盒放上衣櫃的最上方,待朴有天放置好後,他突然的喊叫:「主人。」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挑眉問:「怎麼了?」

俊秀微笑的指著自己的唇瓣,笑說:「你說我聽話就會吻我的。」

朴有天簡直是覺得自己家中的這隻『貓』是萌到一個極至,他彎身就在俊秀的唇瓣貼上自己的紅唇,又摸著俊秀的紅髮說:「以後你聽話我都會吻你的。」

俊秀高興的點點頭,尾巴高興到直直的翹了起來,耳朵也抽動了幾下,貓瞳就看著正吹著頭髮的朴有天。朴有天那永遠吃不胖的身材,只穿著內衣與內褲的他,露出了比平常還多的皮膚,俊秀看著他那具有相當骨感的身材,情不自禁的就瞇起眼來。

朴有天是收著吹風機的電線,轉過身才發現俊秀的臉色有點奇怪。

「俊秀,你怎麼了?」朴有天捧著他的臉,擔心的問。

俊秀的臉色有些紅潤,表情似乎是一種滿足,他微笑的對朴有天說:「我有點想對主人發情。」

朴有天這麼一聽心底是震了一下,他認為現在並不是個好時間,畢竟明天的他就又得開始上班,沒辦法滿足俊秀這麼誠實的需求。

「俊秀,等假日好不好?」朴有天坐上床,溫柔的對俊秀說服。

俊秀這麼一聽,他突然的睜大眼,笑臉說:「可以呀!」

朴有天第一次發現原來貓這麼好溝通,重點是還是控制自己想發情的慾望,他覺得這一切是種不可思議。只是俊秀方才那種表情,是真的太過於挑逗人了,好險自己的是主人,要是被他人看見,也許俊秀會笨笨的跟人走去賓館也不一定啊。

俊秀是躺上了床,開始滾起朴有天的床褥,又像個孩子的一樣的開始與朴有天說起話來。朴有天是隨意的拿了一本書也躺上床,邊看書邊回應著俊秀的問題。

「主人我明天想吃雞腿。」俊秀趴在床上,看著朴有天側顏說。

「可以啊,看你要吃炸的還是烤的都行。」

「我要吃炸的!」俊秀笑起來又說:「我還想買魚乾。」

「可以的。」朴有天翻著書答。

俊秀就這麼把他一星期想吃的東西全部都說了出來,朴有天手上的書是看沒多少,他就受不了的轉頭看著一旁的俊秀。俊秀對他說話的聲音很可愛,聲音很輕很溫和,又有一點小小的沙啞,明明聊的事情並沒有特別的好笑,可看見俊秀的臉蛋,他是不由自主的微笑起來,然而按耐不住的伸過手捏住了俊秀的鼻子。

「你最近很愛說話喔。」朴有天笑說。

俊秀覺得朴有天捏自己的鼻子那種沒辦法呼吸的感覺很新鮮,他用著有點鼻音的聲音說:「對啊,因為我想跟主人聊天,電視說這樣可以減輕老公在外的煩惱。」

朴有天放開俊秀那圓圓肉肉的鼻子,湊近了俊秀的臉蛋說:「你真可愛。」

「主人也很帥啊。」俊秀不好意思的說。

看來俊秀是從電視上的談話節目學到了不少東西,雖說有些事情是沒辦法一概而論,但至少這時刻的朴有天真的覺得自己是放鬆了不少,他自身也喜歡俊秀像是牙牙學語般的找他聊天。

俊秀的紅尾巴是左右的輕輕甩著,沒多久以後,俊秀便趴上了朴有天的薄胸膛,蹭著朴有天內衣,有點疲憊的說:「主人明天上班要加油。」

這回俊秀不是慫恿他別去上班了,似乎是接受了他得上班養家的事實了。俊秀趴在他的胸膛上,沒多久後便也睡了去了。他知道貓一天睡眠的時間有多少,今天的俊秀幾乎都與他在外奔跑,自然是沒有睡到多少,所以俊秀會這麼快入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朴有天看著臥房內的日光燈,由於俊秀趴在他身上,他也沒辦法移動身子,於是他也很乾脆的在燈光下閉上了眼,替自己與俊秀蓋上了棉被。他輕輕的抱著俊秀,過沒多久以後,他們便各自的入了自己腦中的夢鄉。

朴有天隔天一早整理的差不多以後,出門前仍是替俊秀蓋了棉被,才拎著公事包外出工作。

俊秀睡醒之後大約已十點了,他一人在家乖乖的刷牙洗臉,看到家中有雜亂的地方他就會幫朴有天做個整理,雖說他的打理技巧沒有朴有天那麼純熟,可至少也能讓這麼一家看起來比較不像是沒人在管。

俊秀一到中午就拿著朴有天替他所準備的錢包還有鴨舌帽一同帶出門,他順利的買到他心目中想吃的午餐,在街上也跟許多貓咪打交道,他才漸漸的了解這個市區裡頭還有什麼好玩的東西。不過由於時間的關係,俊秀只能跟那些貓咪們揮手道別,趕著搭市區公車回家。

看來要俊秀一個人生活已經漸漸的不成問題了。俊秀滿意的將自己買回來的午餐吃光後,學著朴有天將垃圾分類,最後又回到了他與朴有天的臥房。他沒有開冷氣,只有開天花板上的掛扇,因為他知道朴有天每個月都要繳交水電費,所以在這方面他特別的替朴有天節省電費。

他是無聊的看著旋轉的掛扇,又看著這間臥房的所有裝飾物,然而,很不幸的,他的貓瞳是瞄中了衣櫃上的情趣禮盒,那禮盒是喚醒了昨日他未被滿足的好奇心。

於是,他從床上站了起來,墊了腳尖伸手就將禮盒拿下。

「嘿嘿,我要把它打開來玩!」俊秀興奮的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