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太過於匆忙,崔珉豪的出現也不是時候,沈昌珉處理完傷口也無其他時間得以照料,便得隨金俊秀再次進城為青樓準備食材,這翻忙碌之下,他是跳了出身告訴沈昌珉別心急,受傷的人兒是他的跟班,然而瞎掰一堆走失理由,便從沈昌珉手中接過照顧之責。

雖然沈昌珉是半信半疑,不過也只能姑且相信,既然認識,照顧起來也較放心些。

「這就交給你。」沈昌珉臭著臉說。

金俊秀臨走前是替沈昌珉向他道歉,「爺別與他計較,這人兒就麻煩您了。」

他還是喜歡金俊秀酥軟的聲音,不管聽過幾次,他都會選擇原諒對他有相當敵意的沈昌珉。

然仍是沉睡的崔珉豪,沈昌珉有交代,由於箭上有抹藥,被射中的動物都會進入昏迷狀態,所以崔珉豪可能得睡上幾個時辰,這期間務必觀察崔珉豪的反應。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被交代事情,看來這也是讓他得以好好表現機會,能來間接向金俊秀證明,其實他不是什麼都不會的貴公子,照顧人等事兒他還算可行。

他待在沈昌珉的房間,坐在一旁看著崔珉豪沉睡的臉,說真的,要非他深知催珉豪的本性,不然在他眼理崔珉豪也算是美人一枚,甚至讓他有些忌妒。只是崔珉豪有個很奇特的地方,就是睡起覺來彷彿與世隔絕般,沒什麼憂慮的事情。

待他打完盹且出臥房在村內來回走走兩三趟後,崔珉豪終於給他睡醒了。

「唔……。」

「臭小子,別再給我添麻煩!」

一句話衝了過來,崔珉豪的腦子便醒了。他簡單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崔珉豪的記憶沒受損,沒幾會也釐清了現狀。

他為崔珉豪盛了杯熱茶,便道:「有件事我想麻煩你。」

「何事?」

然而他又接續將今天與金俊秀在城內遇見的事兒告訴了崔珉豪,想讓崔珉豪為他寫封恐嚇信,當然是越恐怖越好了。

「還傷了您的龍體,這哪還需恐嚇。」崔珉豪揉了揉腦子,忽覺頭有些暈眩,於是又喝了口茶道:「您可有紙?」

看來他這皇帝也當的挺命賤,老被崔珉豪使喚不用錢的,但他也隨和,沒幾下便從村內討了張不大也不小的紙。崔珉豪提筆神速揮毫,然而遞了給他,「行了。」

「這快?」

「您過目過目,相信會滿意。」崔珉豪有自信的說。

於是他攤開了紙張,裡頭只有一字,『殺』。

他笑了笑,摺好紙張便道:「一目了然呢。」

「寫多狗官也未必會懂,捐官文化盛行,他可能還不識字呢。」崔珉豪調侃說。

他聽了也搖頭,於是又長嘆了口氣,「都我的問題。」

崔珉豪知他生性易犯憂鬱,於是閉上了嘴來,躺上沈昌珉的地鋪,揮揮手將他隨意的打發走。

他一人就在村內鬼混,東跑跑西走走,認識認識村民,也熟悉村內的生活模式。晚飯雖有崔珉豪與他一同陪同,可他倆人生地不熟,吃完也沒多徒留,他向崔珉豪交代了浴堂的去處,便各自乖乖回至臥房。

洗完身子後,他又學著金俊秀教他的方式擰髮,一回生二回熟,這次他倒是做的不錯。

本想等金俊秀回村內以後再睡,可誰知他撐得不久,躺上地鋪拉了破舊的棉被便一度睡死。

再次醒來時,似乎是夜晚,而他的身邊則多了個人替他拆解手上的繃帶,扯的他的傷口有些疼痛。

「弄疼爺啦?」金俊秀微笑看著他,小心翼翼替他換藥。

見著金俊秀那頭濕潤的紅髮,他曉得金俊秀以洗完身子了,時辰都已至清晨,洗完就該睡,還替他換什麼藥。

「這不打緊,你還是趕緊休息。」他低聲說。

為了讓金俊秀方便一點,他坐了起身,動也不當讓金俊秀為他擦藥。眼前這人兒相處雖不久,可他曉得,無論他怎麼阻止金俊秀想做的事情,金俊秀不是個容易聽話的人。

「換完再休息。」金俊秀說。

於是他的手又再次成了一坨圓渾球樣,金俊秀才放過了他。

「還是沒進步。」金俊秀揶揄自己的笑道。

他也笑了笑,搖著頭,「我覺得挺好。」

只見金俊秀站起了身子來,走至他身後,然為他鋪上新的地鋪,攤開了新的棉被,「這我今天為您買的,新的喔。」金俊秀笑說。

這是好意,可他心底卻覺得有些難受,「你睡新,我睡舊。」

金俊秀當然是搖頭,但他卻更靈機,神速的躺上金俊秀陳舊的地鋪,裹上金俊秀的棉被,幼稚的背對金俊秀,假裝睡了過去。

可金俊秀哪那麼好妥協,兩人便因新舊問題而糾纏了起來。金俊秀撲上了他,扯著自己睡慣的棉被,但金俊秀的力道卻敵不過他用一手施上的力,你來我往的搶奪,最後金俊秀身子沒個打穩,整個人就往他的身上倒去。

他抬眼看著身上的金俊秀,而金俊秀垂眼盯著他的桃花眼瞧,這一瞬間他們才發現彼此的距離是過人的近,在他還不覺得有任何不妥時,金俊秀就趕忙起身。

「這可不好玩,等撞上您的手,傷口又裂了。」金俊秀有些不高興的說。

既然人兒不高興了,他也只能做做樣子順從。

「不如這樣,咱一起分享。」他說。

金俊秀本是搞不懂他的意思,可經過他的指點以後,發現這方法還挺管用。他倆是換了方向睡,下半身躺舊的,上半身躺新的,棉被就一起蓋,這問題便和平的解決了。

只是他內心的情感卻沒得以平息。

待金俊秀吹熄了蠟燭,他雙眼適應了黑暗,他還一度不睡覺的朝著金俊秀的臉但瞧。

他雙鳳眼生的很美,唇也翹的剛好,若是方才藉機討個甜,那該有多好。但他明白,這樣的美好只是一時,他可不想讓金俊秀討厭他,覺得他是隻禽獸。以後要禽要獸的機會不是沒有,所以忍耐方為良策。

寂靜的夜裡,萬物皆平息,他看著看著,便也睡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