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能夠更加瞭解朴有天的作息,他認為自己很有必要待在朴有天的身邊督察,一來能夠防止朴有天閒來偷吃,二來他也許能夠幫上朴有天一點點點點忙。

若在朝廷裡,他能說是什麼也不會,而唯一會的武功能夠貢獻的部門也僅有樞密院,可他這人對於打仗也沒什麼特別技巧,猛衝猛砍便是他一慣的風格。但說什麼他都想盡一己之力為朴有天分擔那堆政務,況且能夠待在朴有天的身邊也沒什麼不好,免得又因見不到朴有天而發怒火,燒了整座宮廷。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逮到機會,他便纏著朴有天,說是要與他一同上早朝,一同奔波,人去哪他就去哪。朴有天一剛開始也不好說服,但並非嫌他在身邊麻煩,連朴有天自己也想過將他帶在身邊與他一同奔波。只可惜,衡量之下,朴有天還是覺得與其讓他跟在自己身邊,不如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還較來的自由。畢竟朝廷之事,說刺激是刺激,可無味的事情也頗多,尤其對於不懂政務的人來說,那更是無趣。

他理解朴有天的用心良苦,可他還是執意要陪在朴有天的身邊,就算無法做出什麼有用的裁決,至少還能照顧朴有天的身子,免得這身軀最後只剩白骨一具。

撒嬌之下,朴有天最後還是答應了。

沒想到一剛開始學習的東西,非關朝廷,而是朴有天最愛的下棋。為此,他還苦惱了幾日,拜師學藝,就只為讓朴有天歇息的時間有人能夠對弈。反正有什麼就學什麼,聽說與學詩詞一般,都同有修身養性之用。既然對他無害,那麼便就花時間來學學。

朴有天在書房裡忙著,他則坐在貴妃椅上,一手拿書,一手出棋子,臉上笑笑,爾後大喊:「有天快來休息!這回我要來打敗你!」

像是研究出什麼眉目似的,朴有天都還來不及收拾,就被他拉上貴妃椅一同盤腿而坐,「這次我不會輸給你了!」

「有請皇后。」

「嘿嘿,拿你的時間來賭!你要賭幾個時辰陪我?」

朴有天笑了笑,想了一會便說:「先一個好了。」

他也開懷大笑,像是不怕沒本一樣的說:「我拿十個!」

反正他本來就很閒,時間還怕他不夠花?

於是對弈開始,前前後後,也才沒幾刻鐘,朴有天喊將軍就將軍,他不服,又吵著再下一盤,朴有天寵他,不小心又多下了三四盤。只可惜結果都相同,將軍這詞喊得差點將他的淚水給喊出,朴有天是心疼,便也不敢再任他所求,接下後續幾盤。

看得出他很懊惱,可那懊惱的神情卻又格外可愛。朴有天回到位置上,只見他抱著書躺在貴妃椅上苦讀,沒多久便睡了過去。

有這麼一個為他犧牲的國母,他還有嫌棄的餘地嗎?他又起身悄悄走至金俊秀的身邊,彎身就是一吻。可惜時間有限,不然他可真想用金俊秀所下賭的三四十個時辰一口氣將人兒給生吞活剝,要不帶著金俊秀出宮去玩耍也好。

隔日一早,金俊秀沒有賴床,就隨著朴有天一同早起去做事。朴有天總問他,累不累,他總是答,不累。若他真覺得累,那麼朴有天又是何種等級的疲憊?

看著朴有天上早朝認真的模樣,至退朝後一人待在書房批奏摺的專注面容,他不曉得為何朴有天的心思能如此專一不受任何影響,為了讓朴有天受影響,他便想了一個具有非常強大的影響力,足以讓他不用碰朴有天一跟寒毛,朴有天也會多看他好幾百眼的方法。

見朴有天埋首於奏摺當中,他輕輕的下了貴妃椅,於是便命小霞去準備一碗蓮子湯,但別逕自端來,他會親自來門口邊拿。下人照做,一碗熱騰騰的蓮子湯出爐以後,他也無刻意避嫌,就將甜湯端了進來。朴有天沒看他一眼,他便將蓮子湯端至貴妃椅上。

他轉過身又看了一眼認真的朴有天,確認朴有天仍沉浸在政務當中後,他則將身上的衣裳一件一件慢慢的褪去,就連褻褲也不打算穿。直到身上只剩件白薄紗,他才將半涼的蓮子湯端至朴有天面前,什麼也沒說,便又回至貴妃椅上。

沒想到朴有天真的連抬一眼看他也無,於是他又想了另一個方法。

他將書給拿上手,假裝散步的模樣,就在朴有天的案前來來回回的走著。薄紗輕飄,該遮掩的地方遮掩不了,見朴有天又沒抬頭,他便走至朴有天的案邊,豐臀便靠上,仍是假裝在念著書。

朴有天這回倒是瞄了一眼,不瞄還好,瞄了才發覺不妙。

怎麼自家皇后沒穿褻褲只穿件薄紗那特大的屁股就在他的面前展露?

臀豐股線是若隱若現,只見金俊秀又挪了一下屁股,誘人曲線更是顯眼,就連翹臀也坐上他的案邊。

朴有天冷靜以對,金俊秀肯定是打著壞主意所以才這麼玩他。

「不冷嗎?」朴有天喝了一口蓮子湯低聲問。

金俊秀轉了過紅腦袋,笑說:「熱著呢,是說你什麼時候才要來下一局啊?」

朴有天微微笑笑,不急不徐將蓮子湯喝完後,便道:「朕好了。」

他開心的從案上跳了下來,率先跑至貴妃椅上,於是擺起棋子,盤腿而坐。

朴有天是端看著他那誘人的體態,見他刻意盤腿,就曉得這可愛國母並不是真的只有覺得熱那麼簡單而已。

「你讓我三步,我賭十個時辰給你!」

朴有天點頭笑答:「那朕賭兩個。」

對弈開始,朴有天的心神似乎沒辦法順利專注在棋盤上,金俊秀的一舉一動是牽著朴有天的心思,他時而開時而闔的長腿,都讓人不禁想往那禁地一探究竟。

金俊秀是神態自若,但他早已發現朴有天的不專心,於是趁機吃了朴有天幾顆棋子。未料,朴有天的實力深厚,沒幾下子又反吃他幾顆。想想這樣不行,於是他又盤起腿來,伸手一動棋子前,便率先將小手探進薄紗內,若有似無的揉著蓓蕾。

朴有天餘光是見他這犯規行為,可卻又無法篤定他真的就是在犯規。

「皮膚癢癢。」金俊秀輕輕的笑說。

這擺明就是要讓人為他抓抓。

朴有天撇過餘光,免得在棋局上分心。可金俊秀怎可能如此簡單放過他?金俊秀是彎了身子,敞開的薄紗折起了縫隙,那一對紅潤的蓓蕾也就在朴有天的面前綻放開來。

他緩緩的移動棋子,又吃了朴有天幾顆棋子,最後還使出大絕,就在朴有天面前隔著薄紗輕輕地愛撫自己的腿間。

恍神之際,眼前這人兒便大聲道:「將軍!」

「你──!」

「你輸給我兩個時辰!」金俊秀開心的說。

朴有天也沒轍,苦笑道:「這局朕收拾。」

可卻沒想到,金俊秀是接將這棋盤放上地,就朝朴有天撲了去過,「我曉得怎麼讓你不專心。」

朴有天也不吝嗇,一掌就摸上他的翹臀,只見他又說:「下次我乾脆不穿衣服,你說好不?」

「不好,你要朕輸多少時辰給你?」

「哪怕只有一個。」他輕聲說。

哪怕只有一個時辰,這對於忙碌的朴有天來說,這一個時辰相對他而言,都顯得特別珍貴。

朴有天曉得這人兒腦袋瓜想些什麼,摟著他笑說:「傻瓜,朕老早將一輩子都交在你手,還怕不夠?」

他也笑了笑,起身為那幾乎沒穿衣服的身子穿衣,可卻被阻止。

「可愛的皇后,你做什麼呢?」

「穿衣服呀。」

「甭了。」朴有天拉過了他,笑道:「你可是輸給朕四十個時辰呢。」

他乾脆的坐上朴有天的大腿,垂頭問:「所以呢?」

「朕就讓你天天裸身,好不?」

「我怕你憋不住。」他嘲笑道。

「朕也只對你憋不住。」

於是棋子散落一地,身上滿是彼此唇印,嬌聲喘息聽也聽不膩。

「可、可以了……。」

「還有三十九個時辰呢。」

「可是……」

「朕曉得,忍忍,這最後一次。」

「那其餘三十九個呢……?」

「朕帶你出宮玩。」

寵溺的深吻,最後卻是他破功的對朴有天說我愛你。反正誰愛誰都一樣,都註定要牽著彼此的手一起走過。

下回棋局不賭時間,他決定要贏朴有天一百次,讓朴有天對他說一百回的『皇后我愛你』。

最好不只一百次,當然,不管幾次,都莫過於一輩子。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