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長,俊秀的身子就越瘦弱

起初還有些力氣可以跟有天聊天,可現在,有時說話對於俊秀來講是吃力的

但俊秀並沒有任何的埋怨,仍是努力與自己的病魔相處…。

發作的時間並不固定,只是一發作起來,俊秀連開口都難,卻只能整身縮在病床,緊抓著胸口的衣領,試圖讓自己的胸口好轉

這樣的一切,有天,全都看在眼。

有天總是靜靜的過去俊秀身旁,就像上次一樣,將俊秀抱到沙發,讓俊秀躺在自己的懷裡休息

也不知道為什麼,俊秀總是可以很安靜的在他懷中睡著,眉頭舒展,可以明顯的看出俊秀已經不是那樣疼痛了。

有天也沒有打擾,就這樣看著俊秀很安詳的睡眠

等到俊秀再次醒來,已經下午了。

「嗯…」俊秀微微的悶哼幾聲

「俊秀醒了」

「哀,這次又讓你照顧我了…」俊秀有些歉意的說著,連自己也不曉得為何被有天抱著,自己可以睡的這麼沉

「俊秀還疼嗎?」有天很認真的問著

俊秀有些不好意思的從有天的懷裡掙脫,然後爬起,與有天坐在同個沙發上

「不疼了」俊秀笑著答

有天沒再問,俊秀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房裡只有電視的聲響。

俊秀慢慢的起身,走到病床旁的矮櫃,替自己倒了一杯水喝,然後做到床上,有天這時突然的開口

「俊秀…」

「嗯?」

「你會死嗎?」

俊秀杯子就停在自己的嘴邊…

「你會離開我嗎?」有天又繼續問

俊秀仍是沒有開口。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問話的人是一架機器…可俊秀卻怕自己說了實話,會傷了眼前這架機器…的心。

有天只是機器阿…。

「可不可以不離開我?」

有天說出了這句話,俊秀的心裡一震。

「有天,這叫做害怕」俊秀將杯子放回,淡淡的說

「害怕。」

「你會怕,怕我從你身邊消失ˋ離開你,對嗎?」俊秀微笑的看著有天

「對」很明瞭的簡答。

「我也怕離開你。」

「俊秀…」有天又喊著他的名字

「我想洗澡了…」俊秀逃脫了話題,起身,拿著自己的內衣褲,緩緩的走向廁所…老實說,現在的他真的一點力氣也沒有

「需要幫忙嗎?」有天也走過去,一手摟著俊秀,好讓俊秀有個支撐點

俊秀愣了幾秒後,開口道:「嗯,那你也一起洗吧」

進浴廁後,俊秀緩慢的脫著衣服,後邊的有天也脫著自己的衣服,兩人將衣服擺在衣架上,俊秀轉身放水開始調整水溫

有天也過來了,一手伸向水源口,一手又摟著俊秀,輕輕的說著:「45度」

「嗯,這樣剛剛好」俊秀便拿起蓮蓬頭,將水往自己的身上沖洗

有天其實沒幫什麼忙,只是就乖乖的當俊秀的支撐架罷了,當俊秀轉身面對著他,才突然發現這架機器人的身型…很精緻

「有天…」俊秀輕輕的說

「你的身材…也太好了一點」

俊秀伸出了手,往有天的身上摸,這樣精緻的皮膚,真的是很棒,昌珉的技術果真是別人都學不來的

昌珉對於機器人的外殼總是追求高檔,只要是出於昌珉的打造,生產出來的機器人外表,完全就跟普通人沒兩樣

俊秀將有天從頭看到尾,身材外型完全就是普通人,該有的都有,自己有的有天一樣也沒少。

「俊秀在看我嗎?」有天問

「對呀,你整身的架構真的很完美」俊秀讚嘆

「俊秀也很完美」有天的臉部又笑起來了

「你少給我拍馬屁!」俊秀拿起肥皂開始搓身子

「俊秀的屁股很完美。」有天像是得到了情報一樣,很得意的說

「啊!你這死變態!你看哪啊!」俊秀有些激動的揍了一下有天的胸口

「我全部都看」有天據實答

「呀!你就自己安靜的看,不要說出來啦!」俊秀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說不過一架機器人

就這樣,兩人洗了很和平的澡…有天再也沒有說什麼,就真的安靜的看著俊秀…。



到了晚上後,俊秀感覺身子有好些,向有天提議要出去病房外走走

當然有天也答應了,於是他們就去了醫院的地下一樓逛逛7-11,有天一路就牽著俊秀,像是擔心俊秀會有什麼閃失一樣

在7-11裡,俊秀挑著自己喜歡的零食,有天則是在一旁看著那些食物

「就這些了,好久沒吃了…」

俊秀將這些零時拿至櫃檯結帳,排隊的時候,轉頭問著有天

「有天有想要什麼嗎?」

「想要?」

「就是你喜歡的呀,可以滿足一下你的欲望的東西,有想要什麼嗎?」俊秀很高興抱著那些零食的解釋著

"想要"其實並不難解釋,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就會有佔有的欲望,這算是人的天性吧。

「我想要你」非常的…簡答!

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所有排隊的人都聽到了,櫃檯小姐手上等著結帳的零食還不小心手滑了一下

「啊!?」俊秀突然臉紅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俊秀將手上的零食拿至櫃檯結帳,頭都不敢抬一下,有天仍是一手摟緊俊秀,又清楚的說著

「我想要俊秀」全7-11裡邊的人沒人敢吭一聲,就這樣盯著櫃檯前那兩人詭異的行進

「你給我小聲一點!」俊秀伸手就捂住了有天的嘴,結完帳,抱著零食就快步的走了出去

「我沒有說錯話,俊秀」有天彷彿要證明自己是說了真心話一樣向俊秀解釋

「"想要"應該是不能這樣用的…」俊秀第一次也不知道自己該從何解釋這貌似簡單的辭彙,可卻又令人想入非非的字眼…

一路上他們沒再說話,應該說,是俊秀要求有天別再說話,免得又讓自己陷入莫名的囧狀

進了病房後,有天將房門關上,就安靜的走回沙發邊

俊秀很懷疑的,一個人回想著上次有天的舉動,有天想奪走自己的初吻呢!還向自己表白…

這到底算什麼…?有感情?還是只是學著電視有樣學樣?

俊秀真的難以辨別。

「有天」

「嗯?」

「你喜歡我嗎?」

「我喜歡你」

「你"想要"我是因為什麼?」

「我喜歡俊秀」

真的是很明瞭,俊秀自己問了都覺得不好意思

「你喜歡在中嗎?」

「不喜歡」

「你還喜歡什麼?」

「我只喜歡俊秀,從一而終」

什麼?這不是自己在看娘HOME的時候對他說的話嗎?

俊秀真的很不解…有天這樣算是能辨別自己到底是否喜歡嗎?

「我只愛俊秀」有天很有磁性的聲音傳至俊秀的耳裡…

俊秀挑了一下眉,認真的看著有天,然後很小心的問他最後一個問題:「你知道慾望嗎?」

「知道」

「跟我說你的慾望是什麼?」俊秀非常非常的認真

「佔有俊秀。」

有慾望,就會佔有,人性的一大賣點。

有天的答案…千真萬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