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一天必要做的事情,就是趁著崔珉豪去洗澡時,拿魔術方塊測驗自己。果不其然,他的大腦一天一天地退化,甚至溝通上也漸漸出了問題。為了避免讓崔珉豪發現,他在公司裡多時間都不開口說話,就連有時崔珉豪問他話時,他也未必會答。

情況如此嚴重,他還是沒打算告訴崔珉豪,其實他的身體已開始有異樣。從房內看出去,他的視野已經看不見廁所處,只剩靠聽力生活。待他聽見崔珉豪從浴室裡出來的聲響,他趕忙將魔術方塊擺回床頭,然而躲進被窩裡裝睡。

他想還是少點互動比較好,免得自己退化的症狀被發現。

他閉上眼去,腦中拼命想著當初的藥物添加量哪裡出了問題,可他發現,許多公式與專有名詞他已經想不起來,更別說從果推論回因。他又開始不耐煩,但又必須裝睡,所以只能強迫自己忍耐。於是眉頭深鎖,鎖得崔珉豪瞧見都替他憂心。

崔珉豪感覺得出這幾天沈昌珉有變化,只是沒法確切知道沈昌珉究竟是變了哪些。他坐在床上看著蹙眉的沈昌珉,本不想打擾,但越看越覺得不妥,於是沒經沈昌珉的同意,便又將他從床上給抱起。

沈昌珉嚇了一跳,腋下被捧著,雙眼便這麼近距離的與崔珉豪的大眼對視。

「可以告訴我……你在煩惱些什麼?」崔珉豪好聲好氣的問。

但他卻不知該如何說起,連該選用何種詞彙,他都覺得很困難。只是同時也訝異,崔珉豪真是他肚內的蛔蟲,確切無誤。

「我……」崔珉豪將他放上腿,垂頭看著他,但他卻撇過崔珉豪的大眼,久久不知該如何說話。

「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他緩緩搖頭,腦子頓了好久才說:「如果變不會去……怎麼辦?」

難得他會以這樣的語氣說話,再加上幼嫩的嗓帶,崔珉豪是心花怒放,又從他的腋下捧起,情不自禁就在他的小嘴上親了一下。

「我又不會不要你,我是你的代理爸爸呢!」崔珉豪笑說。

他有些反應不過來,崔珉豪竟然仗著他小就這麼將他親了下去。但感覺並不差,所以他也沒如往常一樣激動,要崔珉豪別那麼做。這同時是他第一次這麼仔細瞧著崔珉豪的嘴唇,紅紅翹翹的,就是容易惹人索討的嘴形,怎麼以前就沒發現崔珉豪身上有太多使人犯罪的誘因。

慶幸他的腦袋還懂得欣賞,可想必再過幾天,他大概就對崔珉豪所做的一切沒感覺了。

「我想睡了。」他輕聲說。

崔珉豪順他的意,沒再抱他玩,但臉頰及小嘴卻被突襲了好多次。他已然無所謂,畢竟這些縱容,他勢必都會遺忘。

隔天崔珉豪也一樣揹著他一起前去上班,本以為自己別說話什麼事也就都能隱瞞,可卻未料,今天的他特別無法控制自己,就連想上廁所時,他都還來不及告訴崔珉豪,大便先生就從他的屁股跑了出來。

他一度想死,但這一切就是無法控制。

「沒關係沒關係,我有幫你帶乾淨的褲子喔!」

崔珉豪將他抱進廁所換洗,他雖想問為什麼崔珉豪會替他帶乾淨的褲子,不過為了不再露陷,他還是什麼都沒問。

「昌珉……你是不是──」

「沒事。」

崔珉豪勉強笑了笑。下班以後,他覺得有些疲憊,便在回至宿舍當中,睡死在崔珉豪的懷中。

崔珉豪進宿舍以後就將他輕放在床,替他蓋上棉被,一人又繼續其他工作。直至睡覺時分,他見沈昌珉仍然沉睡,也不太好意思將沈昌珉叫醒起來喝奶。左右為難之下,他的大眼瞧見沈昌珉一向放在床頭的魔術方塊。

他將那小型魔術方塊拿在手中,左右觀看,才發現沈昌珉的問題很嚴重。本想直接叫醒沈昌珉問問看是不是他的大腦有退化跡象,但見沈昌珉就像娃一樣睡得香甜,他再如何也就是於心不忍。

算了,不論事情多麼緊急,也未必當下就能處理。

他摸著沈昌珉的捲毛,爾後也鑽進棉被,側著身抱著沈昌珉一起睡。

沈昌珉一路睡至凌晨二三點,睜開雙眼只感受到小夜燈的照明,其餘什麼都不清楚。看來天還沒亮,只是他的肚子已經餓了。他在崔珉豪的懷中翻轉,雖然很想叫醒崔珉豪為自己泡杯奶,可他怎麼就是喊不出口,不願打擾睡眠中的崔珉豪。

『好餓……。』

翻轉之際,他近距離看見了崔珉豪裸露在外的乳首。那件汗衫很鬆聳,所以隨隨便便都能直接瞧見衣內裡的情況。瞧見這翻引誘,他內心很衝動,不自禁便將崔珉豪的汗衫拉得更開,小嘴就這麼含上崔珉豪的乳首。

怎麼還是好餓……。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