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當天,他在崔珉豪的半強迫半懇求底下回至老家過一樁僅持續不到三分鐘的母親節。他不曉得崔珉豪打哪來的勇氣,明明回老家最有障礙的就是崔珉豪,可崔珉豪今年卻破天荒的來求他,希望他能帶他回老家一趟。他不明白崔珉豪在想些什麼,但瞧崔珉豪沒什麼恐懼,便也勉為其難答應。

週六他們先替金在中慶祝母親節,週日一早,他便開車載崔珉豪回至他的老家。

這家他已好久沒有回來,自從與金俊秀以及朴有天一同合夥開設診所後,他更是比大學期間還誇張,幾乎都沒回過老家。一方面是認為沒什麼必要,另一方面則是擔心崔珉豪。他害怕崔珉豪若受到他父母的言語刺激,嗜睡症會再度復發。並不是他不願意照顧崔珉豪,而是好不容易無藥而癒的病症,能夠避免復發的話,那他當然是盡其所能的避免。畢竟他們想做的事情很多,若身上再帶著這症頭,很多事情也就難以實現。

車程約略兩個小時,他將車停好,便與崔珉豪一同下車。

就算人都已站在門口面前,他還是再三過問崔珉豪的決定。在推開門進去以前都還有反悔的機會,只要崔珉豪不想進去,那麼他隨時都能將崔珉豪載回他們的住處。

崔珉豪臉上是苦笑,明白他的憂心,但仍是不變自己的決心。

「我想試試看。」崔珉豪微笑說。

試什麼?難不成還對屋內這兩位長者抱有期待嗎?

「這麼多年他們都不同意了,你還想試什麼?」他不屑的說。

不是他不看好,而是事實就擺在眼前,無論爭執多少次,崔珉豪這媳婦注定只能在金在中那才有辦法娶過門。想在這裡?想都別想。

「反正都來了,就試試。」崔珉豪仍是微笑說。

這回的堅持他雖覺莫名其妙,不過還是拎著崔珉豪一同進屋內。

先前他已先連絡過這二老,所以四人也算是已做好心理準備。果然一進門客廳就掃起冷風,不歡迎他們倆入內。

「翅膀硬了都能飛了,怎麼還會想回來?」沈父瞄他倆一眼,鄙視的說道。

崔珉豪站在他身後,即便沒有回頭觀望,也知曉崔珉豪有所畏懼。

「你以為我想回來?」他也沒好氣的說。

崔珉豪拉了他的衣角,示意他別太衝,便站向前提起勇氣道:「是這樣的……這是我替沈伯母買的母親節禮物,兩張去威尼斯度假半個月的機票,我希望──」

「我不需要。」話都未說完,沈母便一口拒絕。

原來吵著他要回老家,就是要替他送母親節禮物啊。

結局是這般收場,崔珉豪的臉色也沒太過失望,似乎早已知道結果會如此。所以崔珉豪特別乾脆,拉著他便向沈父母道別,倆人則又回至停車位。

「根本不需要花那些錢替他們買什麼機票!」他很不爽,而且是極度不爽。

崔珉豪聳聳肩,笑說:「總是要當個好兒子啊,問一下也許他們會覺得很感動。」

「別幻想了。」他開了車門坐進駕駛位,待崔珉豪也入座以後,他又問:「那兩張機票怎麼辦?送金在中他倆?」

「其實這禮物我已先問過在中哥的意思,但他們也沒空去,所以才想說問問你的父母。」

他嘆了口氣,發動車後隨即離去。

「我們自己去吧。」崔珉豪突然說。

他停下紅綠燈,撇頭看向崔珉豪,「你確定?」

「我們曾經約好要一起旅行喔。」崔珉豪提醒道。

他轉回頭看向十字路口,輕聲笑道:「說走就走。」

「嗯,說走就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