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一騎車回家放下了背包,打開了電扇,坐在那小客廳裡,吹著涼風。他腦子裡就想著剛剛有天牽自己那模樣,總覺得就是有種說不出的心動。這樣的他也覺得過於奇怪,畢竟自己跟他也才認識一天,雖說有這麼互動可說是好的開始,可對於有天想入非非這卻不是什麼正當的行為。從以前就這樣,看到漂亮的東西自己就想占有,想想,這種壞習慣應該改改的。

 可他自己卻也從沒想過,漂亮這樣的詞彙也有套在人身上的這麼一天。以前的自己因為覺得足球漂亮,於是存錢蒐集了每一屆世界盃的足球樣式,但現在這『有天』,用錢哪買的到阿?

他第一次因為畫畫的事物感覺心情很煩悶。

 過一會,俊秀敲敲自己的腦袋沒再想,就起身往廚房走去,替自己煮了兩菜一湯,雖說不是什麼高招的料理,但不過能填飽就行了。他拿了衣服就往浴室裡洗澡,將今天流的汗都一並洗淨。他出了浴室吹乾頭髮後,整身躺在床上,腦子就想著該怎著畫有天,應該約個時間出來讓他畫畫,可是彼此又還不是熟到可以約的地步。

 俊秀甩了甩頭,於是那雙手又不由自主的從背包拿起了畫冊和鉛筆,心裡沒個底就隨意的亂畫。畫完後,才發現自己畫了兩隻牽一起的手。他仔細的看著自己產出的畫,總覺得這樣的感覺,跟今天看在中和允浩走一起的感覺很像。

但是感覺這種東西,有時候就是難以用文字說明。

這時候他的手機突然的響了,他趕緊起身從背包裡找著手機,拿起上邊顯示著:『有天哥』

有天?俊秀心理是一撼。

「喂?」

「俊秀嗎?」

「是。」

「沒事沒事,我只是確認一下自己有沒有輸入錯誤而已。」有天笑著說,感覺心情好像不錯。

「嗯。」俊秀搔搔頭,不曉得怎麼回應

「俊秀阿…你不覺得畫家應該跟模特兒培養一下感情嗎?」有天挑挑眉,沒安好心的說。

「啊?」

「要不要星期五,我去你家讓你畫,還是你來我家畫我?」

「我、我有想過。」俊秀吞吐的很,但他還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想過什麼?」

「你如果沒辦法持續不動三小時,那麼你就做移動式的模特兒,我可以捕捉畫面。」俊秀終於擺出了畫家的架勢了與他的模特兒約談了。

「我可以試試,如果沒辦法的話,那就讓我做移動式的吧!」

「好。」俊秀笑著點頭。

「你家還是我家呢?」

俊秀歪著頭想了一下,還是自己的環境好辦事,於是說:「我家好了。」

有天心裡正歡著,天助我也無恥的說:「星期五我都沒課呢,早上我練球,下午去你家喔。」

「沒問題。」

「那麼晚安囉。」

「晚安。」

兩人掛了電話,俊秀看著手機發楞然後是笑了開來,有天則看著手機笑的詭異。



 今夜,為了慶祝有天順利的拿到俊秀的手機號碼,有天高興的告訴在中跟允浩說晚餐他請。也就才在剛剛,他打了電話跟俊秀說話,約好星期五去俊秀家畫畫,沒想到事情這樣順利的完成。

有天臉上笑的更是令旁人覺得驚恐,在中跟允浩心想,俊秀真可憐。

「跟你認識這麼久,就沒看過你這麼認真追一個人。」允浩喝了一口啤酒,鄙視的說。

有天笑笑的收起手機,不怎麼在乎的說:「以前都是別人倒追我的,我什麼時候追過人了?」

「你怎麼會看上俊秀啊?」在中喝著麻辣湯,就是想不通。

「那為什麼允浩會看上你啊?」有天反問。

「這哪有為什麼……。」在中低頭喝著湯,悶悶的說。

「所以嘛,我看上俊秀哪有為什麼。」

這倒是講的還真有他的真理在。

「我說…你們才認識一天,你就發出這樣強的攻勢,就不怕嚇到俊秀啊?」允浩挾了一口菜,塞進嘴裡。

有天也喝了一口啤酒,笑著說:「不會的,相信我,俊秀反倒會感激我這麼主動。」

「怎麼說?」在中問。

「因為他想約時間畫我,可是又害羞說不出口,而我這麼主動幫他安排,他會很高興的。」

「你他肚子裡的蛔蟲啊?這麼了解。」允浩白了一眼說。

「我可是觀察過他的。只要是他喜歡的東西,他就會馬上行動,只不過這次比較不一樣,因為我是人。」

  有天得意的說著,這暗戀俊秀暗戀了一整個上學期可不是什麼功課都沒做的,他可是一直以來都不停的關注俊秀的行動呢。而在中聽聽,感覺也有道理,俊秀雖說比較內向,可對於追求自己喜歡的事物是真的挺瘋狂的。就好比說擺在俊秀房間裡的那一排足球。

「不過你答應我不會隨便打他主意的!」在中突然的大喊。

「現在當然不會,我會等到他跟我說他喜歡我,我才會行動的。現在嘛……就是不能讓俊秀給跑了!」

聽了那句話,允浩與在中兩人內心一陣惡寒,隨後兩人又搖了搖頭。怎麼感覺俊秀成了以前這隻大野狼嘴邊的羊肉了?

「你們別這種臉嘛!不過還是很感謝在中當初不給我俊秀電話,替我製造這樣的機會囉!」有天高興的喝下啤酒,自得其樂。

「我們家在中有先見之明!」允浩隨後也喝了一杯。

但在中卻心想,當初……自己是不是應該給的?可以避免俊秀被眼前這匹狼生吞活剝啊。可一切都為時已晚了,還真是可憐了俊秀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