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洗完澡後,將髒衣服投進了放在浴室門邊的籃子裡,走向客廳,向有天輕聲說著,他可以使用廁所了。這對於俊秀而言有些尷尬,但是看看有天,有天似乎不怎麼放在心上,反倒笑臉迎迎的,也拿著自己的衣服進了浴室。俊秀看著有天,也算免強的擠出笑容。當有天進了浴室後,他才嘆了一口氣。

反正都是男生,看到又不會怎麼樣。但這是俊秀心裡自我安慰的想法。

 他就不懷疑,有天這個加害者為什麼開了自己的門,還能對他笑的這麼開心?說起來,這也不能怪他,畢竟他的個性內向,出發點總是自我一點。他將沙發上的棉被拿回房間,將房間的電燈打開後將被子放上床。他抬起頭,隨後入眼的是那今天下午花了四小時畫成的有天睡覺圖。

他反覆的看呀看,嘴上又不禁的笑起來,真想不到自己能畫的這麼好。

之後他就拿著吹風機,把自己的頭髮吹乾。沒多久,有天洗完澡後就將浴室的門打開,俊秀聽見開門的聲響,就從房裡望出去,然後輕聲的說:「那個……換洗衣物放那籃子就好了。」

「喔,好。」有天將那些衣服放到籃子裡,然後扯著披在肩上的浴巾擦著自己那溼漉的頭髮。

有天上半身就穿著黑色的汗衫,下半身也是一條黑色運動褲。他擦著頭髮,然後也隨著俊秀的身影進來了俊秀的房間。

「我這裡有吹風機。」俊秀幫有天插插頭,將吹風機給了有天。

「謝謝。」

 有天拿過吹風機後,很順勢的就坐上了俊秀床。他吹著頭髮慢慢的抬起頭,眼前因為自己的頭髮掃著視線,所以放在俊秀房裡的那幅畫他在睡覺的圖就顯得有些模糊。他眼神一直看著,頭髮吹著吹著,就站起身走向那畫架,仔細一看。

「這我耶!」他大叫,順便關起了吹風機驚訝的看向俊秀。

俊秀笑著點點頭,沒錯就是他。

「我剛剛洗澡還在想說,今天我們是不是要熬夜了。」有天說完又開啟吹風機,繼續吹著。

俊秀微微笑笑的,沒說什麼。

 有天吹完把吹風機還給了俊秀,嘴巴一個沒停的說著,自己長這麼大第一次發現他長的還挺帥的,自己睡覺的睡顏也是第一次看見,很新鮮的感覺。俊秀一旁看著激動的有天,臉上也寫著喜悅,畢竟自己畫的作品是被認同了,這對作者而言無非是莫大的安慰。

「我、我打算拿這張當期中考試交了。」俊秀吞吐的說。

「啊?」

俊秀看有天這反應,皺了眉問:「不能嗎…?」

「不是不能啦,只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而已。」有天搔著頭說。

「我覺得……這張我畫的挺好的……。」俊秀淡淡說著,眼神是寵溺那幅畫,這樣子可說是映入了有天的眼,怎麼俊秀那眼神就不是給自己勒?

「那也要模特兒本身資質好啊!」有天心有不甘的說。

俊秀轉過頭,點頭對他笑著:「是阿,多虧你了。」

 有天看著俊秀的笑容,自己的心也被牽動了,如果自己會畫畫,哪怕是畫一千張,畫到手廢肯定這輩子就只畫俊秀的一切。

 俊秀看了房間的時間,也才八點,其實自己平常也沒什麼節目,大多就是看看書,畫畫圖,之後睡覺,生活沒什麼令人感覺驚奇的。正當他陷入苦思,該怎麼讓有天才不覺得無趣時,有天他自動的開口:「俊秀,你餓嗎?」他這時才想到,他們都還沒吃飯呢。

「其實我還好,你餓嗎?」俊秀反問。

「有點,要不我們去夜市?」有天笑著問。

「我知道這附近有呢,可是我沒去過,不知道路。」

有天聽到這話心理揪了一下,他家俊秀怎麼過的這樣平淡,二話不說就拉著俊秀:「我知道路,帶你去。」

走到玄關後才發現自己只有布鞋,後來又走回客廳,從背包裡拿出錢包和人字拖:「嘿,走吧。」

俊秀也拿著自己的拖鞋穿上也就跟了出去。他心想,怎麼這人這麼精明還知道帶拖鞋?有天心情愉悅的去牽自己的腳踏車,心裡笑著說,其實不是精明,是都計畫好的。



 這夜市可真大,人潮也是正時候的多。由於夏天,俊秀光站在外面看就覺得熱了,但轉眼看著那只穿著黑汗衫的有天,倒是很樂的就拉著自己往人潮裡面擠。有天一攤一攤的買,看上去他倒是跟老闆都很熟,有些老闆還會好心算他便宜一點。然後有天一人拎著一包包的食物,之後他拿出沙威瑪咬了一口,瞥頭看看俊秀,俊秀什麼也沒買,就跟著自己身邊看自己吃。

「你不餓嗎?」有天咬著沙威瑪問。

「我、我還好。」俊秀搖頭說,他抬頭看著有天那因塞東西而鼓脹的臉頰覺得有些可愛。

「多少吃一點吧,不然回去會餓。」有天又咬了一口沙威瑪,繼續的往前走。俊秀於後的快步跟上,在他耳邊說:「我怕我吃不完。」

有天停下來,又鼓著臉看著俊秀,含糊的說:「這樣阿,那這個給你。」他很順手的就將自己手上的沙威瑪遞到俊秀嘴邊,示意要讓俊秀咬一口。

「這樣好嗎……?」俊秀伸手拿著,但並沒有吃。

「一起吃啊,你吃不完我就幫你解決。」有天那鼓脹的臉頰笑起來可真像個孩子,他很天經地義的回。

 之後他就沒再看俊秀,他明白,如果自己在跟俊秀耗,俊秀肯定不會吃。他索性的轉身就往下一攤邁進。兩人後來真的就都分著吃,有天都擠進熱門的攤販買小吃,後來俊秀吃多了發現這樣不對,因為自己都沒付到錢。

 俊秀等有天走出來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有天說換他買,有天一下子就明白他家俊秀不想讓自己付錢,於是他只是笑笑的將小吃給了俊秀,然後說,你擠不進去,所以還是我來吧。

 然後他就拉著俊秀的手腕,兩人在人潮裡穿梭。很巧的,這時的他們竟然這人海中遇到了允浩與在中兩人。有天本來不太確定是不是他們,之後問了身邊的俊秀,俊秀瞇了眼看一下。確定是他的直屬學長後,他點頭向有天說是他們沒錯。他們兩人也就先向允浩跟在中打聲招呼,允浩先是看了有天後,又看到了俊秀,眼神明顯的驚訝了一下,勾著有天的肩膀細聲說:「你還真把他帶來逛了!」

「嘿嘿,我可是精心計畫的,本來還以為這計劃失敗的說。」有天吃了一塊小上海,時不時看著後面的俊秀。

「我嚴重懷疑你有泡妞的天賦!」允浩說的相當不可思議,像是不知道有天竟然會有這方面的才能似的。

「俊秀哪是妞!況且老子我暗戀他快一年了!什麼天賦不天賦,呿!」有天白了他一眼說道。

後來他們四人就一起行動,後方的在中跟俊秀也聊的頗高興的。之後他們買了兩碗挫冰,然後找了空曠的地方坐了下來。

「在中哥,今天我畫了有天睡覺的樣子,感覺還不錯。」俊秀吃了一口冰,有些高興的說。

「是嗎?那人就長那樣,會不錯嗎?」在中明顯的調侃,還撇了俊秀旁的有天一眼。

「金在中!沒帶你這樣的朋友,狂損我!」有天瞪了在中一眼,這一眼被允浩給擋了下來,後來又是被回瞪。

「我不認為在中說錯什麼勒!」允浩說。

「呿。」有天不再搭理,不過這時的俊秀卻說話了:「我覺得有天哥長的不錯呀,我打算把那幅畫當期中考試的作品交給教授。」

在中和允浩頓時傻了眼,好吧,他們承認有天是真的不錯,不過對於俊秀會說這些話他們倒是更驚訝一點。

「感覺真不好意思阿。」有天是這麼說,可是心裡可高興的。

「真看不出來你這樣的人也會不好意思。」在中吃了一口冰,冷道。

之後一群人大笑,冰都還沒吃完時,允浩與在中就說他們要先回去,沒交代原因,而他們也沒問,反正就雙方道別,各自走向自己車停的方向。

有天這時回頭向俊秀說:「俊秀我想吃冰。」

俊秀低著頭說:「好。」

 有天的手本來想跟俊秀拿過來自己挖,可眼看俊秀低頭就將冰攪了幾下,舀了一匙,端著就往有天的嘴邊送去。通常反應都很快的有天這時腦袋突然跳了針,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那俊秀替自己挖的那口冰。然後他緩慢的,自己張開嘴,將那口吃進肚子裡。俊秀又端著那碗冰,也替自己挖了一口吃了。

可惜的是俊秀動作太自然,彷彿什麼事也沒有一樣。

有天轉身繼續往前走,之後他們站在自己腳踏車旁,一起解決了那碗冰後有天咳了幾聲,聲音有些低沉的問俊秀:「我們下次再來好不好?」

俊秀將垃圾放到車籃,笑著點頭:「可以啊。」

就這麼,他們不經意的又預約了下一次的約會。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