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跟有天回到住所後,俊秀將垃圾丟進廚房的垃圾桶,然後看了時間,已經快十點了。其實這時間對大學生而言還有點早,況且明天還是假日。

有天突然在客廳裡喊:「俊秀,我要開冷氣跟開電視了喔!」

 俊秀從廚房走出,說聲好後,又走進了房間將他們倆的浴巾拿著就丟進浴室旁的籃子,他一個人走向後邊的陽台,打開了洗衣機,將所有的衣服都丟進去後,倒了洗衣粉,按著預約清洗。有天室看著俊秀一個人就在房裡跑來跑去的,雖說自己真的有那麼一點像老公一樣無所事事,他也很沉浸在這樣的氛圍,但畢竟自己還是客人,也不能這麼隨便

他也起身走到陽台,叫了一聲:「俊秀。」

俊秀嚇了一跳,轉頭看著他,有點小抱怨的說:「嚇死我了……怎麼了?」

他忍住想抱俊秀的衝動,緩緩的走到俊秀身旁,輕聲問:「需要幫忙嗎?」

「不用阿,都用好了。」俊秀搖搖頭,臉上掛著有點稚氣的笑顏,讓有天更是覺得,自己以後肯定會好命!

然後他的手很不規矩的就輕摟上俊秀,半摟半抱的在俊秀身後撒嬌:「陪我看電視啦…。」

 俊秀點點頭,將籃子放在陽台邊,走出陽台,紗窗拉上後,就往客廳走去。有天就這麼似抱非抱的黏在俊秀身後,其實他想把俊秀摟緊,但又沒種摟。以俊秀的角度看呢,其實他也不是沒感覺自己就這麼被有天掛著,可他不曉得,為什麼自己並不想撥開有天的手,就寧可讓他掛。俊秀就這樣半拖著有天來到客廳,有天之後也依依不捨的放開俊秀,兩人就坐上沙發轉開電視一起看。

「俊秀你有什麼推薦的節目嗎?」有天悶悶的問。

「其實…我平常不太看耶。」俊秀也盯著電視看,頻道不停的被有天轉下一台。

「好吧,感覺上現在應該也沒什麼好看的……。」有天也盯著電視,然後一台一台的轉。

看看時間,還真早阿。於是有天有一下沒一下的盯著,剛好轉到一台XX電影台的,螢幕上就顯示『朕的男人-霜花店』。

有天看了一下後,開口就說:「看這個好了,它也剛開始,聽說這部什麼……韓國巨作什麼的,應該是不錯。」

俊秀也點著頭說:「我看過海報。」

 很好,於是兩人也就無知的就展開了這部電影之旅。開頭其實也沒什麼,就交代了一下為什麼皇上會男男的原因,他們兩看著也不覺得怎樣,反正男男風潮,這個世界還不就挺盛行的嘛!本來還覺得有點無聊的有天,漫不經心的看著,突然間,螢幕上就跑出了兩個男的在床上坐著,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的親吻。皇上坐於床上,那小受就坐在皇上的腿上屁股抵著皇上的私密處,然後小受兩條腿就勾著皇上的腰輕輕的搖擺。有天瞪大雙眼看著這樣清楚,他的內心揪了一下。他家純潔的小朋友可在旁邊也盯著呢。

雖說重要部位沒拍出來,可這露骨的程度也可以媲美色戒了。

 有天心想,一定要等這部片子廣告,然後趁機轉臺!但他想想又不對。從影片開始到現在,都沒有廣告耶,該不會這電影台是跟HXO同類的作風吧。真的,連到了皇后出場演床戲廣告始終沒出現。現在行了,換皇后出來跟小受搞了,自己要轉台也不是,不轉也不是。他們兩也就皮繃著,有天手指動也不敢動,俊秀連聲氣也沒喘,臉上都給憋紅了。

就這麼撐到最後,有天鬆了一口氣,影片也進入了片尾曲,他才扯著那有些乾枯的嗓子說:「劇情還不錯…。」

「沒想到是『色戒』等級的…。」俊秀也有些害羞的說。

「不過皇上真可憐。」有天將話題轉移到了劇情,就盡量別談床戲吧!談一談搞不好自己都想拉俊秀上床了。

「是阿,就這麼含著淚死去。」俊秀感嘆著。

有天看著俊秀,感覺俊秀還挺入戲的,於是也開起了玩笑:「俊秀會像那小受一樣這樣對待皇上嗎?」

俊秀躺上椅背,似乎認真的想了一下:「不知道,但是皇上不應該讓小受去幫他行房。如果我是那小受,我肯定當下就揍皇上。憑什麼愛我又要讓我去跟別人做那種事?對不對?」

有天轉頭有些驚訝的望著俊秀,大概能明白那樣的心情,乾乾的回應:「是阿,愛一個人,應該不太能接受對方去跟別人做那種事。」

俊秀笑了開來,有些淘氣的說:「如果以後我的另一半這樣要求我,我肯定淘汰他。」

有天內心開心的大喊,放心吧,那你穩淘汰不了我的!

然後俊秀又自己補了一句:「但他如果自己去跟別人做那種事,我也淘汰。」

這下有天又欣喜了,放心放心,老子我就吃你一人!

他家俊秀可真有強大佔有慾阿…。一部戲演完了,兩人距離也拉的更近了,但這距離,目前還是滿足不了朴有天。



兩人關了冷氣關了電視,輪流到廁所裡刷牙洗臉,有天拿著毛巾問俊秀:「這個掛這裡嗎?」

「嗯。」俊秀刷著牙點頭。

「這個毛巾可以就放你這裡嗎?」

「嗯?」俊秀明顯尾音拉高,問為什麼。

「下次我來就不用再帶了嘛!」有天笑著說。

下次阿……於是俊秀心裡也有些高興,點頭又允了一聲。好,就放著,下次他來還可以再用。

 之後呢,也就是有天最期待的第二戲碼,跟俊秀一起睡覺!嘿嘿,終於……這一刻終於被他矇混一天給矇混來了。他最期待的就是與俊秀睡一起了。他們兩人關了房間的燈,開起了小燈,躺上床後,有天還是找了話題聊:「俊秀怎麼會睡雙人床啊?」怎麼感覺都像是為了他準備的。

「不是呢,其實是自己的睡相不好,會亂滾……。」俊秀又紅了臉,不太好意思的說。

睡相不好?那正好嘛,就滾去他懷裡就好了。

「所以床是重新買的?」有天好奇的問。

「對,其實這個地方,是我阿姨的啦,也就是房東。」俊秀側了身,轉過頭面向有天,笑著又說:「以前他們都住這哩,比較大,現在他們搬出去了,不住了。」

「所以這間的沒有房租囉?」

「嗯,阿姨只跟我收水電費。」

「這麼好喔!怪不得我覺得你家設備很齊全呢!」

俊秀笑了幾聲,然後平穩的說:「但是就是大了點,有時候真的會覺得孤單。」

「這樣喔。」有天就想伸手摸摸俊秀,可又很沒種的將那樣的感覺抑制下來。

「所以我很期待你搬進來跟我一起住喔!感覺你人真好,應該是不錯的室友。」俊秀的頭就枕在自己的右臂下,朝著他傻氣的笑說。

有天看著俊秀說話的唇瓣,他突然的想吻俊秀嘴唇。他吞了口水,還是得故作鎮定說:「我也很期待,有個伴也不錯。」

 俊秀舌頭不經意的舔了一下嘴唇,有天看的更是渾身燥熱,這一起睡是好還是不好?可他就還是盯著那唇看,很有感想的說:「俊秀你知道……上嘴唇比下嘴唇厚代表什麼嗎?」他又吞了一口口水。

「不知道耶,你是下唇比上唇厚耶。」俊秀摸了自己的唇,那手很頑皮的也指向了有天的唇說。

「你那種的,代表比較不會接吻。」有天指著俊秀笑著說。

「是喔,那你這種的是比較會接吻的意思囉?」俊秀舉一反三的回。

有天其實是亂說的,所以也沒想過俊秀竟然會這麼回應。但他那桃花眼有些迷茫的看著俊秀,爾後嘴巴輕吐:「要不要試試?」

俊秀眼睛瞬間睜大,有點消化不暸他的問句,皺著眉問:「什麼?」

有天冷冷的答:「沒事。」

 然後棉被蓋上頭,沒多久,俊秀就從棉被裡又聽到有天說話:「趕快睡覺吧!」俊秀也摸不著頭緒的,蓋上棉被,又看了埋在棉被底下的有天,伸手就是把那棉被往下拉,有天的頭就探了出來。

「悶著睡不好喔。」俊秀輕聲說。

有天只是悶悶的嗯了一聲。

後來他們互道晚安,誰也沒再吭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