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嫁來宮廷的第二天,這回他是拖著小霞問東問西,不問還好,問了以後他是心灰意冷,很想包袱款款騎馬回邊疆。

他與小霞站在小橋上,他的臉色以及氣色都不佳,看著橋下的小池塘的魚兒游來游去,他是心有戚戚焉的朝著魚兒們呢喃:「你們也覺得大海比較好吧?被關在這小池塘裡,不也跟我一樣快悶死了。」

小霞聽著金俊秀的話,說實在的,他只是一個小女婢,再如何也無法幫金俊秀的忙。城裡有多少的佳麗擠破頭都想擠進皇宮來享受,可沒有人知道,原來宮廷的生活就如金俊秀所說,是枯燥乏味,進了宮廷後以後好好的一個人也就成了囚鳥了。想飛也飛不出去,想逃也逃不了。

金俊秀嘆了口氣,他轉過身來,雙手一蹬,屁股就坐上了小橋的邊緣上。可他的這麼一個行為卻又被小霞給阻止了,他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又踩上橋梁,皺著眉說:「連坐在這裡也不行!」

「娘娘,您就別倔強了,宮廷的規矩很多的。」小霞斗膽的說。

「我知道很多,今日聽完你的介紹我都快瘋了,你們這麼過活不覺得悶嗎?」金俊秀反問。

「呃這……。」

對於小霞來說在宮廷內他當然不覺得悶,每日有一堆做不完的工作,都得東跑西走的也沒時間去嚮往自由。可對於金俊秀來講,他什麼事情也不用做當然會覺得無聊。金俊秀見小霞沒有回話,他突發奇想的說:「不如這樣吧,我幫你做點什麼吧!」

「娘娘這可不行--」

「好比抓雞殺雞剖牛啦,我樣樣都行呢!」

金俊秀一個勁的就替自己下了決定,也不管小霞的意思,拉著小霞的手腕說:「快快,快帶我去!」

「娘娘這得殺頭的!」小霞反拉著金俊秀的手,雙腳踏於原不從金俊秀的願。

「誰殺你頭我就替你砍了他!」他的武功蓋世,至今還沒有人打得贏他呢。

拗來拗去終究是讓金俊秀給得逞了,小霞滿是無奈的帶著金俊秀來至他所工作的地方,他看著許許多多幹著活得下人們,沒有猶豫的一腳就參了進去。可問題是大家看見他這皇后各個下人是不敢靠近,就連小霞也不敢妄為。就在沒有人願意分配工作給他的時候,他失落的想往離去的時,轉身就不小心的撞上了一枚正在繁忙的男人。

這男人手上端著沒喝完的藥膳,這些殘餘就潑濺在金俊秀的身上,男人睜大了眼來,趕緊下跪道:「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金俊秀看著眼前這年輕的男人,年紀似乎是比自己還要來的小一點,他的臉上突然有了笑容來,和藹的說:「你不該死,不過……」他一手就將男人從地上給拉了起身,清清楚楚的看著男人的面孔說:「不過你來給我些工作,我快無聊死了。」

「欸?」

「你欸啥欸,是說,你叫啥來著?」

「呃,小的叫崔珉豪。」

「幹什麼吃的?」

「醫官。」

金俊秀點了點頭,臉上笑得開心說:「你天天來找我報到,告訴我要煎哪些藥材,我替你煎吧!」

「娘娘這萬萬不可,您不可以做這粗重的工作。」崔珉豪緊張的說。

「你不讓我做,」金俊秀拉了起自己華麗的衣服,讓崔珉豪看得更清楚他衣裳上面的藥漬說:「你就是死罪!」

崔珉豪睜大了眼來,搖著頭心想:『咱的國母竟為了沒法幹活而要判我死罪?』

「呃……小的明白了。」崔珉豪妥協了,於是他立馬順從金俊秀的要求,將手中的托盤遞給了金俊秀道:「娘娘,麻煩您幫小的將這個還給廚房吧,然後再替小的抓一隻雞來,等會得燉雞湯。」

雖說崔珉豪心底是很緊張,他並不曉得金俊秀是真想做還是假想做,不過若真想幫忙的說,宮廷裡能夠多一個人手這也是再好不過了。

金俊秀聽見崔珉豪的要求,他是捧著托盤轉過身趕緊朝著廚房走去,他還不忘的大喊道:「你在這等我,我馬上替你抓一隻又大又肥的雞過來!」

「好的。」崔珉豪微笑答。

看來最不怕死的就是崔珉豪,而最怕無聊死的就是金俊秀了。

可能夠在宮廷裡找到自己的容身處,金俊秀很高興,也很開心。下人們看著他們的皇后大笑的樣子,各個是有那麼幾刻是看的恍神,總覺得那樣的笑容是替宮廷的生活添加了許多色彩。

崔珉豪的一個破例,漸漸的開始也有下人敢與金俊秀互動,可大部分的下人卻還是不敢讓金俊秀做太多的工作,就怕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經過了忙碌的一天,金俊秀在要回宮殿時休息時還特地跑去的內醫院向崔珉豪道別,不過最重要的,是金俊秀想提醒崔珉豪,必定得每日來找他,並且給他一些工作。

今晚,經過崔珉豪的允諾,金俊秀連睡覺都有笑容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