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醒過來以後,昨夜睡在他身旁的人已不見人影了。他不知道朴有天是什麼時候起床的,明明昨晚喜宴是喝得爛醉,頻頻的對著他奚落,沒料今早起床卻能不見朴有天的蹤影。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朴有天又朝著他碎碎念,他沒有什麼耐性來聽朴有天的苦言。

不過他一早醒過來就是一場災難的開始。宮廷的女婢們是立馬前來為他梳妝打扮,只是在打扮以前,他的貼身女婢全是驚呼一翻。

「娘娘您是男兒身!?」小霞不怕死的瞪大眼睛說。

他不能理解為何這群女必會如此驚訝,難道沒人知道他是男人嗎?

「我本來就是男兒身,怎麼?」他不太拘泥的回話。

「可……那麼娘娘如何跟皇上行房呢?」小霞又問。

這種事情他沒有試過,不過在自己的家鄉裡頭,他倒是耳聞過男人與男人之間是如何搞的,「昨夜我跟皇上純粹睡覺。」他說。

女婢們面面相覷,似乎是能夠體諒為何朴有天昨夜沒有碰他了,怪不得今日朴有天一早走出宮殿時面色是難堪。

女婢們的疑問沒有很多,他們是訓練有素的準備替金俊秀梳妝打扮,可當女婢們將所有輸裝道具以及一堆的胭脂粉擺上金俊秀的梳妝台時,金俊秀是排斥的皺緊了眉頭,裝可憐的說:「我能不能不抹胭脂不擦唇脂?也能不能別在我頭上擺放那麼多裝飾?」

「可……小的怕皇上會覺得咱服務不周。」事實上小霞是想告訴金俊秀,當皇后得不能夠不梳妝打扮,容易被外人理解成是種不得體的象徵。

「放心,是我不上妝不是你們不周。難道漢人的習俗,皇后都該濃妝豔抹?」他問。

小霞又與其他女婢相互的對看,其實皇后化妝不是漢人的習俗,而是只要是女人通常都會梳妝打扮。可現在眼前的皇后並不是個女的,但若不幫金俊秀整理,就怕皇上會說話,其他王爺也會有意見。

「是,是漢人的習俗。」小霞篤定的說。

金俊秀是無奈的皺上眉,若真的是習俗,那他只能配合了,畢竟這場婚姻就是來文化交流的,他沒有理由拒絕漢人的文化。

「那好吧。」他妥協道。

就這麼,他配合著女婢乖乖的化上妝,又層層的穿上華麗的服飾,打扮起來看上去就不像個男人,也怪不得昨夜他嫁進宮廷裡來沒有人發現他是男兒身一事。

金俊秀梳妝打扮完,也吃了早膳後,一個人無聊的就走出了自己的宮殿,看著眼前諾大的庭院。他的身旁本來該有小霞的陪伴,不過以前在邊疆沒有人會跟著他,所以他也不願意小霞天天都著他的屁股走,自然是讓小霞回房休息,或者去做點別的事情。可是這麼一來也只剩下他一個,沒人可以聊天,也沒人跟他介紹宮廷的規矩,他就這麼一個在庭院裡走馬看花,看著眼前這假山假水。

「真無聊,這裡的東西都好小。」

他垂著鳳眼看著眼前的湖泊,雖然是有山有水,但體積就是比邊疆的真山真水還要小許多,一點浩瀚無垠的感覺都沒有。

「漢人都這麼作做嗎?」他悶著音咕噥說。

他蹲了下身,鳳眼看著湖泊的水面,水面是倒影出了他自己的面容,他看了半響,自言自語的說:「其實我化妝也挺好看的。」但是就是覺得自己的面容毛細孔是堵塞且無法喘氣了。

「皇后在此做什麼?怎麼不休息?」身後突然有陣聲音朝著他說話,他沒有起身只是轉過了頭看著他,鳳眼與男人乾瞪了好一會他才說話,「要你管。」

他知道朴有天的慰問似乎是不懷好意,畢竟在江湖走跳也十幾年了,是否誠懇的問答他聽得出來。

「皇后對朕哪裡不滿了?」朴有天也沒好氣的問。

「全身上下都不滿,你怎麼不去找你的小青?」

朴有天聽見金俊秀這麼說,他眼裡有著埋藏不住的訝異,心急的問:「你是如何知道小青!?」深怕金俊秀對小青不利,朴有天的聲調是大聲了起來,而且有些渾厚。

「新婚夜時你告訴我的。」金俊秀朝著朴有天向前走去,他站在朴有天的身旁,側了臉輕聲說:「而且我昨天也告訴過你,你可以納小青為妾,不過你好像醉了,似乎不記得昨夜咱的對話。」

「你不准動小青。」朴有天低聲且警告的說。

金俊秀一點也不怕這樣的要脅,他態度無所謂的道:「你的感情干我屁事。」

朴有天瞪大了桃花眼看著金俊秀,金俊秀只是挑了眉,拍拍屁股人也就走了。

看來入嫁的皇后脾氣不甚好,答話也不甚拘泥,然而更嚴重的,氣勢是逼人。彷彿若他這個做丈夫的讓金俊秀一個不開心,金俊秀恐怕會選擇炸了整個宮廷似的。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搖頭晃腦哼著歌走回宮殿的背影,他心中不禁警惕,他的皇后,惹不起。

 

----未完----

朴妻奴,耶耶,朴妻奴。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