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陸陸續續不少人拜訪,這段期間他只是跟在沈昌珉身邊,一同在店裡幫忙。這是他從未預料想過的生活,也沒想過自己也能有如凡人的這天,不僅與人類近距離接觸,有時更得面對面地與客戶溝通。他本以為沈昌珉應該屬於不善交際的人種,可當自己與沈昌珉站在一起比擬時,沈昌珉的交際能力卻是遠勝於他,並不如當初他想那般冷漠無情。

反倒是自己,身為神的自己,就算觀察凡人已久,可卻意外地不知如何與凡人互動。

後來他僅是安靜地跟在沈昌珉身旁,有誰問起他,沈昌珉僅說他是自己的老朋友,沒有過多的介紹。他也不介意沈昌珉如何編造自己,他的任務僅是觀察沈昌珉周圍的人群,看誰與沈昌珉有緣分,然而替沈昌珉在茫茫的人海中篩選出適合的對象。

他發現許多前來書店的女客人其實都對沈昌珉頗有意思,只可惜他卻不見沈昌珉對誰有興趣,許多女孩的害臊與扭捏已是說明了一切,可沈昌珉的興致卻僅專注於他拿在手上的書本。

「我從不知道這本書的封面是這顏色……這是紫色嗎?」沈昌珉眼中帶笑地問著他。

雖是覺得沈昌珉錯過了那些女孩的暗示有些可惜,可他卻選擇保持沉默不想點破,即便現在是以人的姿態存在,他也不可干涉太多沈昌珉對於姻緣期間的主導權。

他笑了笑地翻轉著自己手是的書本,低聲說:「是紫色沒錯。」

沈昌珉的眼神霎是溫柔地看著他手上的書本,但他未覺沈昌珉抑是以相同的眼神望向他去。

而後他與沈昌珉則來至了二手書區,忙著替最新收購的二手書歸納與上架。有了他的幫忙,沈昌珉明顯快樂很多,就連書店的工讀生也發現了沈昌珉的雀躍。沈昌珉雖是沒有解釋理由,但在一旁的他卻再清楚不過。

對沈昌珉來說,能看見封面的顏色,比任何東西都要有致命的吸引力。他看著沈昌珉那張好心情的臉,自己也不自覺地感到愉快。

「你先前在凡間都在做什麼?只是飛在空中觀察你的當事人嗎?」沈昌珉突然地朝他問地。

他點了點頭,笑道:「是啊。」

「這份工作你做幾年了?」

他想了一會,便說:「大概兩三百年吧。」

沈昌珉愣了幾許,「所以你也差不多兩三百歲?」

「應該吧,我只是個資歷很淺的小神。」他微笑道。

沈昌珉並不在乎他資歷的多寡,眼神僅是盯著他的面容瞧,不可思議地說:「你看起來比我年輕很多。」

「因為我是神。」他得意地笑道。

沈昌珉見著他那抹笑容,不禁恍惚。也許是從沒看過搭配顏色的笑容,所以才如此令他無法自拔。他竟是不規矩伸過大掌來輕撫了崔珉豪的臉頰,這番舉動有些驚嚇了崔珉豪,可崔珉豪的反應卻也出奇冷靜,任著他端看自己的臉頰,一動也沒動。

「我覺得有顏色的五官很漂亮。」沈昌珉收回了手來,輕聲說道。

他聽見這話,也僅是笑笑,「我可以理解。」

不過明白沈昌珉僅對於顏色有興趣的他,也不禁擔心沈昌珉會浪費了這段姻緣,而無法在這期間內找到適合的對象一伴終生。可惜這部分他不可干涉,他終究得等待,等待一個願意讓沈昌珉敞開心房的人出現。

時間至下午,沈昌珉的換班時間到後,他倆便也一同回家,順道在外解決了晚餐。回至家後,沈昌珉還替他換好新的寢具,並且在他的小房間逗留了一會,才回房休息。

他看著放在自己房內的生活用品,心底是覺得有些多餘。神其實不需要那麼多用品,對他來說,毛筆與紙便是一切,他只需要紀錄沈昌珉的生活僅此而已;他不會餓,也不會因為不洗澡而身體發臭,沈昌珉大可省下這些錢,他沒有非要體驗凡人的生活。

可就算他再如何覺得多餘,他還是狠不下心拒絕沈昌珉的好意。

他看著鏡中的自己,如此平凡與不具特色,就連經常去月老廟參拜的信徒,也不一定會發現其實月老的人像旁,還藏有那麼一個他。

如此沒沒無聞的他,經過了兩三百年,也習慣了隱形生活。

只是這一切卻在遇上沈昌珉之後,讓他有了些許不同的改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