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父是運用了在建築業的龐大人脈,順利地摘下他營造業的工頭資格,逼著他離開營造業這行。對此,他並無任何抵抗,所有莫須有之罪他皆是概括承受,能說他自私想自保,可也能說他是無私,不想再讓崔珉豪受到任何傷害,亦不想見崔珉豪繼續飽受一場不會有結局的愛戀之苦。若他希望崔珉豪過得好,他的離去便是最能確保崔珉豪過得好的選擇。

好在他在都市當中存下了不少錢,夠他撐過幾個年頭,他想利用這幾年東山再起,薪水可能不比工頭多,可他別無所求,能足以安逸度日,他不會排斥任何工作。

短短的幾個月,他幾乎是刻意不接崔珉豪的來電,也在這幾個月當中,他是換了手機,陸續找尋新的落腳處,打算搬出都市中心,好好地重新來過。他沒將這事情告訴任何人,甚至朴有天與尹斗俊也不知他後續有何打算,他並沒想讓誰知道的意願,可就在他尋找新住處之際,他遇上了白雪。

白雪是意外他會出現在這種破舊且遠離都市的公寓,當然他也如同白雪一般地意外,不解白雪為何會選擇住在這種荒郊野外的破公寓。

「不只是我一個人住這裡,奧羅拉、辛德瑞拉、還有一些童話的巫女都住在這。」白雪看他的神色便能猜出他近期的際遇,可白雪卻什麼也沒說,只道:「你想住嗎?雖然這離都市有些遠,不過很安全,我們公寓目前沒有男人,你來的話可以保護我們。」

他笑了笑,反正人都來到這裡了,白雪也乾脆地帶他入內看房。雖這棟公寓以老舊,但那僅就外觀而言,裡邊的每個小房間都像是重新裝潢過一樣,並不會讓人感到任何不適。

白雪為他挑了一間雙人房,方便他日後化為大野狼時,臥房裡還有足夠的動線讓他移動身軀,「這間就算你五千吧。」

「嗯。」他沒什麼精神地看著新住處,白雪也不拐彎抹角,直問:「失戀了嗎?」

果然是看盡所有人種的白雪公主,他也沒有刻意隱瞞,只道:「嗯,小紅帽偷拍了我跟他的親密照,然後將那些照片寄給了他的父母親。」

「所以他們知道他家兒子在跟大野狼談戀愛了?」白雪抽著菸,輕聲問。

「是啊,嚇壞他們了。」他苦笑地聳肩,也沒再繼續說下去。

白雪雖總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說問總能直接切上要點,「離開也好,不然被白馬知道,他一定又會拿你來提升自己的業績。」白雪又吸了一口菸,又問:「那孩子還喜歡你嗎?」

他並沒有給白雪一個解答,而白雪也沒想繼續過問的慾望,倆人便各自在公寓前道別,接續完成他們一天的工作。他大概花了一個小時就將所有的家具及行李搬進了破公寓裡,這期間還遇上為公寓打掃的辛德瑞拉,雖他們並不熟識,但辛德瑞拉是歡迎他的入住。

他便決定在此處重新生活,就當作這輩子從沒遇過崔珉豪一樣,他只想守好自己的節操,好好在都市裡工作。後來他徵得一樣工作,是維護山林的工作,防止山老鼠亂砍伐樹木,雖這工作不比工程來的有趣,但顯然是適合他想安逸的日子。

就這麼,他與崔珉豪斷訊了一個多月,本以為崔珉豪已經死心,誰知正當他在森林裡維護秩序時,一道令他睜不開眼的強光像是吸塵器一般,將他吸了進那道光裡,再次睜眼後,他竟在崔珉豪的家中,一切都還來不及反應,崔珉豪就狠狠地抱住了他。

「你真的很不夠意思耶,偏要珉豪許願你才會出現嗎?」朴有天忿忿不平地說:「你也用不著這麼孤僻啊!好好溝通不行嗎?」

他被朴有天吼的一愣一愣,什麼話都來不及說,朴有天便走出房去,「你們好好溝通一下,如果沈昌珉再跑,珉豪你再來找我許願。」

門就這麼被無情甩上,崔珉豪是緊緊抱著他,不停道朝他道歉:「對不起,是我沒將事情處理好……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處理的很好。」

他在崔珉豪面前總是當不了童話中的壞脾氣大野狼,聽著崔珉豪的道歉,他是覺不捨,但他很明白,縱使崔珉豪再怎麼聰明,他們之間的感情也難再破鏡重圓。

「珉豪。」

他輕輕地將環在他腰際上的臂膀推了開來,垂頭看著那雙含淚的大眼,崔珉豪是無辜,但他卻難以再給予有如童話的保證。他只希望崔珉豪過得好,若所有人都知道崔珉豪與他這隻大野狼交往,很有可能下場會與他一樣,遭受到人類不平等的待遇。

可他確實是狠不下心朝崔珉豪說難聽的話,他始終忠於崔珉豪的那雙真摯大眼,這眼神曾經讓他在都市裡燃起感情的慾望,而也是他第一次對於一個人,會渴望地交出最完整的自己。

他輕輕地摸著崔珉豪的髮絲,情不自禁地,便吻上崔珉豪哭紅的小嘴。

倆人是在曾經差點讓他壓垮的床上纏綿,雖他明白自己不該貪戀,可他就是眷戀著這一切,甚至希望能帶著崔珉豪走高飛,尋找另一個平等的世界。

「昌、昌珉……不要放棄我好嗎……?」

他心疼得緊,但他沒辦法保證這一切。

待崔珉豪在他的摧殘底下睡了過去以後,他是穿起了衣服,去了醫院找到了朴有天。朴有天見著了他,當然對他無法理解,甚至不開心他竟會這麼狠心。

「我想許願。」他說。

朴有天頓時語塞,似乎能猜出他想許什麼願,於是雙手就擺在屁股後,搖頭道:「我才不會幫你實現!珉豪都那麼勇敢面對,你這隻大野狼沒道理那麼孬啊!」

他是什麼也沒說,離去前只道:「如果你不能讓他失憶,那至少別讓他再找到我。」

「你為什麼──」

「我拜託你了,我不能連累他。」

他最後甩身而去,沒幾會便消失於街道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