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早睡的金俊秀,是連晚餐也沒起來吃,就一路睡至早上五點。他拖著一身痠痛的身軀,勉勉強強地走進浴室裡洗了澡,吹乾了頭髮後,則又爬回床上繼續睡回籠覺。

這期間朴有天也無進臥房裡來叫醒金俊秀,早上十點時僅是開了臥房門看看胖人兒還在休息,他也輕巧關上門來,身穿一件薄外套也就出門去了。今日是美好的假日,昨天金俊秀也告訴自己想好好浪費卡路里一番,與其吃炸雞那種沒營養的東西,不如帶金俊秀去品嚐他所開的西式餐廳,也順道向金俊秀介紹自己的事業。

今日會這麼臨時起意,也是因為昨天金俊秀的熱情。先不論昨晚的親密是否遺憾沒能做到底,但他能順利地躺上金俊秀的床,這能說已是給他一個最大的獎勵。跟金俊秀相處這麼久了,金俊秀可不曾邀請過自己進入他的私人臥房,也或許是沒想到,可對於他來說,這是金俊秀對他有所信任的證明。

他也該告訴金俊秀自己的老宅邸位於何處,當出租男友這麼久了,他不曾邀請過誰去他的家裡。他永遠都將家裡整理得乾乾淨淨,為了就是等那麼一個人,等那麼一個值得住進他心房裡的人出現。

他好心情地來到餐廳,先是與員工打個招呼,後是看看營收帳目,而後再前去廚房裡找他花大錢聘請來的大主廚。他告訴主廚,今天他會帶一個重要的人前來用餐,希望能煮一餐熱量不會太高,但能讓胃鎖住美味的餐點。雖這樣的要求有些強人所難,不過主廚倒是答應的爽快,還說今日會再特別喬一個位置給他倆有獨立的小空間享用。

他開心地再前往另一家他所經營的咖啡館,一進店內就飄出咖啡香來,店長見他造訪,雖是戰戰兢兢,可也替他泡了一杯黑咖啡,讓他鑑賞店內的新手藝。他滿意地指定這味咖啡,交代店長,下午時分他會帶一位朋友前來這裡品嘗咖啡,屆時還幫他們留兩個位置。

大致上的行程都交代完畢後,他也踏著輕快步伐又回至金俊秀的小公寓。

金俊秀仍然在沉睡當中,他是利用了這段時間,將客廳做了些整理,待時間來至十二點,他便躡手躡腳進金俊秀的房裡來,一個勁朝金俊秀身上撲去,下巴就蹭著金俊秀的肉肩,低聲說:「俊秀,起床了。」

金俊秀是蹙著眉睜開了眼,見著他雙寵溺的眼神,竟是耍了些任性,翻了個身,哼了幾聲,「嗯……我好累。」

金俊秀的聲音向來輕柔,這麼輕哼幾聲,聽得他又想開始不規矩。不過今天的行程他早已計畫好了,再如何也得忍耐,要獸性大發也必須等至晚上。

「我要帶你去吃好料的呢,還不快起來。」

他是在金俊秀身上蹭來蹭去的,金俊秀一聽見要去吃好料的,便也直接從床上坐起,現實地奔進廁所裡梳洗一番。他也不管身體是如何痠如何痛,腳步也就隨朴有天一同外出去了。

他隨著朴有天一同前來一間要價不菲的西式餐廳,連要走進去時他都有些猶豫,小手便拉了朴有天,輕聲說:「這太貴了,我們去吃麥當勞就好了啦!」

朴有天的大掌卻是反握他的小手,笑道:「這是我的店,我們來吃不用算錢的。」

他的鳳眼瞪得大,就在朴有天的牽引之下,入座了視野最好的位置。他仍是不敢置信自己這一生會有機會進來這種餐廳吃飯,就算是場夢,也未免太奢侈了點。只見朴有天與這裡的店員熟絡,甚至大廚也出來為他們介紹餐點,讓他一度傻了眼。

「這、這真的是你開的?」

「真的呀,我之前不是跟你說過,出租男友只是我的副業,我的正業就是開餐廳、咖啡廳、服裝店呀!」

他當然知道朴有天對他說過這些話,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朴有天所經營的店面會是走這種高級路線的。

餐點陸陸續續由大廚送上來,從沒吃過這種料理的他,也不曉得如何下手,他就學著朴有天的吃法,彆扭地吃著。朴有天見狀,是覺得他太可愛,於是說道:「你用你最舒服的方式吃就可以啦。」

但他怎麼能讓朴有天丟臉,若是讓旁人看見他是別種吃相,不也太丟朴有天的面子了?於是他硬是要學朴有天,學到最後,朴有天是看不下去,乾脆挪了位置餵他吃。

他本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朴有天選的位置剛好與其他客人的位置有些距離,且朴有天喬了位置以後,也擋住了飄來的目光,他就在朴有天的遮掩底下,一口一口地享用著這些料理。

他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笑容,小手也放任地擱在朴有天的大腿上,像個小皇帝般地讓人服侍著。

「如果以後你想破攻吃點好料的,我就帶你來這裡。」朴有天切著瘦牛肉,微笑又說:「可以吃得健康、開心,熱量也不會太高。」

金俊秀是感動地捏著朴有天的大腿,抿了抿嘴後,輕聲說:「謝謝你。」這麼用心地對待他的每一天。

他的生活幾乎是在遇上朴有天以後變得多采多姿,也開始對自己有了信心,更是在感情裡,找到了自己的歸屬地。他感謝自己能遇上朴有天,也感謝朴有天願意愛他。但朴有天何嘗不是如此?

「俊秀,我也謝謝你願意對我敞開心房。」朴有天這話是說得輕,但卻飽足了誠意,聽得他眼淚都快噴出來了,「等會我也想帶你去我家,認識我生活的地方。」

他從未想過,原來進入一個人的生活裡並非輕而易舉。也是透過朴有天的話語,他才知道自己一剛開始都將朴有天給擋在門外,縱然生活一起,可卻都是不同世界的倆個人。

有時心的距離若太遙遠,就算兩人的生活很近,也未必能感受到彼此的溫度。

而後朴有天又帶著他前去一間咖啡廳,他倆吃了甜點、拿了咖啡以後,便在街上邊喝邊走地前去朴有天的老宅邸。

朴有天已有好多個月不住家裡了,可一進家門,金俊秀仍是讚嘆不已,裡頭的東西皆是擺放整齊,縱然沒人住,也無一絲灰塵,讓人覺得舒服。最重要的是,朴有天的品味很不一般,裝潢也別於其他豪宅,有種令人更為驚豔之感。

金俊秀是脫了鞋子來,看的都呆掉了,就連朴有天從身後摟上他的肥腰,他也未予回神,鳳眼只是盯著朴有天的豪宅看。

「能嫁給你的人,一定會很幸福的。」金俊秀就端著咖啡杯,小嘴說出了傻話來,聽得朴有天都差點噴咖啡,「你這麼有格調……誰會不想嫁你呢?」

朴有天是貼緊了他的背脊,手臂摟牢了他的肥腰,在他耳邊輕輕笑問:「那你呢?想嫁我嗎?」

金俊秀回了神來,臉上也不禁笑開來,羞赧地說:「等我瘦到七十公斤……。」

朴有天是嘆了氣,「你一百七十公斤我也要!」

「兩百七呢?」金俊秀笑問。

「也要!」

「那九十公斤呢……?」金俊秀輕聲又問。

朴有天沒有猶豫,直道:「當然也要。」

於是今夜,金俊秀就在朴有天的地盤底下,正式地被吃乾抹淨,又被吃乾抹淨,又再被……。

總之,金俊秀瘦了零點五公斤。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