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姻與家室的隱瞞上,他與沈昌珉雖是心照不宣,可倒是合作無間。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有了一定的默契,不過事情至今能如此順利,多半也是因為親家那方不怎麼關心沈昌珉的生活。連天生就遲鈍的他也不小心看出了端倪了,沈昌珉好似與親家那方沒什麼連絡,連個基礎的宣寒問暖也不曾有過,對於沈昌珉的家世他自是感到好奇。

在沈昌珉面前,他就如一隻早已被吃乾抹淨的小綿羊似的,屁上幾顆痣都能清楚算的出來,而他卻對沈昌珉一無所知。從大學就開始同居到現在的他們,他還真沒見過親家來探望過沈昌珉。

他一邊煮飯菜一邊想著這樣的問題,這問題一想就是想至沈遇安上了小學,他依然沒個解答,也時常忘記過問沈昌珉。

三年後的今天,正是沈遇安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入學第一天,小屁孩皆由家長陪同,陪同的多數一般是女性,少數則是男性。而也藉由此次與社會接觸的活動,他才驚覺,同性家庭雖不在多數,但比起以往卻也漸漸地多了起來,社會的氛圍也超出他個人的想像,變得祥和許多。

不過他已有些日子不怎麼與人交際,除了口頭的招呼以外,他並沒有認識任何新朋友,只管帶著沈遇安適應新的環境。

同時,也在沈遇安入學的這一天,他收到了來自沈昌珉的短訊,說是自己受了公司上層的提拔,而躍升為公司的執行長。這樣的晉升是嚇壞了他,沈昌珉還告訴他,今晚他也受了公司的邀請一同前往慶祝晚宴。

看來沈昌珉與他的事情已傳遍了全公司,不然他也不可能會在名單之上。

於是在幫沈遇安辦完入學手續以後,他也趕緊回家替自己與沈遇安著裝,雖不是什麼正式的外衣,可他倆也穿得有模有樣地搭乘了計程車前往會場與沈昌珉會合。

他本就沒見過什麼世面,誰知一下車以後,滿是記者堵在會場門口。他與沈遇安一度不知如何是好,但他仍是牽著沈遇安的手,從口袋拿出手機,才正想打電話給沈昌珉而已,便發現在記者群之中,沈昌珉早已排山倒海地朝他與兒子走來。

「現在是什麼情況?怎麼那麼多記者?」

他抬起大眼來不明所以地問,這話才問出口而已,記者的前來便是給予他一個解答。

他們家仨人盡被記者包圍,瘋狂被問對於沈昌珉的晉升有何感想,亦被問到自己與沈昌珉的婚姻狀況。他這時才明白,原來沈昌珉待的公司不是他所想像中的中小企業,而是大有來頭的金融公司。

對此,他有些罪惡,可他也藉此機會算是對於沈昌珉的工作有些了解。但婚姻方面的問題他並不想回答,如果沈昌珉不發聲,那他也不會發言。他僅是在沈昌珉的引領之下走進晚宴會場,慶祝沈昌珉此次的升等。

這幾年以來他從未關心過沈昌珉在公司的狀況,他只專注於養身料理上,殊不知沈昌珉在職場上是意外地高手,竟能年紀輕輕便拔得頭籌。他理當替沈昌珉高興,只不過這次的曝光,也連帶地讓他初步認識了沈昌珉的雙親,以及改變了一些他的生活型態。

慶祝當晚他並未見著沈昌珉的父母,而是在他們仨人登報之後的第一天,他們才正式地見面。

當晚,他們的公寓是來了訪客,他事先並無預警,還以為是自家父母前來送暖,熟知門打開以後,他是愣了幾秒,對方並未等他的疑問出口,便是直接說道:「你就是昌珉養在家小白臉?」

他的腦中一片空白,還未反應過來眼前的中老年夫婦是誰,就讓闖進他們的家裡來。沈昌珉才正想來找他的人而已,沒料到竟會在客廳狀見自己的父母。事情總是以難以阻止的速度惡化,就連沈昌珉本人也未有機會開口,沈母便道:「你說!你背著我跟你爸養那男人多久了!?還養出了一個孩子來!」

沈遇安小小的身影就站在沈昌珉身後,崔珉豪一見著沈遇安那被嚇著的神情,是想趕緊前去沈遇安的身邊,卻沒想到在經過沈母的同時,他的手腕是讓沈母給一把捉住了,不僅如此,他還硬生地挨了一巴掌。

這巴掌是被打得響,未料這一響是觸動了兩個男人的警鈴,不只是沈昌珉出面制止,沈遇安也大力地用小手直接推開了捉著崔珉豪的沈母,然而將崔珉豪帶至自己的身邊,把手牽的緊,沈昌珉則擋在他倆身前。

「出去。」沈昌珉帶著慍火地輕聲說道。

「你怎麼這麼對你媽媽說話!」沈父前來也想一巴掌甩在沈昌珉臉上,可沈昌珉的反射神經自小就快速,一手就擋了下來,同是說道:「出去!」

「你之後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母是畏懼地看著自己的兒子,但卻不罷休地說。

沈昌珉僅是步步逼近,直至將他們送出家門為止。

待沈昌珉回至客廳後,沈遇安的淚水也不禁掉了下來。崔珉豪是趕忙抱起沈遇安安撫,可沈遇安竟是看著他臉上的八掌印不捨地啜泣。沈昌珉沒說什麼,也同是坐上沙發來,摸著沈遇安的頭,朝崔珉豪問道:「還好吧?」

「沒事啊,有你跟遇安保護我,很安全啊。」他微微笑笑地說。

可惜沈昌珉笑不出來,沈遇安也趴在他的肩上安安靜靜地落淚。沉默幾許,他才開口說道:「之後好好跟他們談談吧。」

「你覺得有可能嗎?」沈昌珉不屑地說。

「試試看嘛。」

怎麼也沒想到,沈昌珉與沈遇安竟是異口同聲地說:「才不要。」

任性到了極點,但卻也暖了他方才驚嚇的心。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