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崔珉豪搭車回至家中後,崔母並不在家中,他想自家母親可能又跑去隔壁的吳媽媽那打牌了,自己便是隨便弄了點冰箱內的剩飯剩菜填飽肚子,也準備起明天去菜市場擺攤的食材。

 

崔母這回難得回得晚,回到家中都已九點多了,剛好在客廳看電視的他,一見到母親便如同往常般跟對方打招呼,可崔母的反應卻有些冷漠,樣子看上去也不大對勁,崔珉豪直覺地認為母親應該是知道了自己的事情,自是下意識地保持了距離。

 

他今夜沒怎麼睡,而是將自己的懷疑傳簡訊給沈昌珉,估計崔珉正是將事情告訴了崔母,以至於崔母看見他時,眼內多了一份陌生。

 

『你還好吧?要不再觀察一陣子看看?』沈昌珉回道。

 

『我沒事,反正我早料到我二哥會跟我媽打小報告。』

 

『這也沒辦法,你哥的衝擊需要有宣洩的出口,找自己的媽媽談很正常。』

 

『實在沒料到事情的發展會這麼快。』

 

沈昌珉看著螢幕,苦笑地打著字,『你這關過了,還有我爸媽這關呢。』

 

崔珉豪這時才意識到沈昌珉背後也有家庭問題要處理,趕忙地回道:『萬一我們都說服不了他們呢?』

 

『我們就自己過自己的吧。』

 

崔珉豪心底雖是混亂,但他同時也已做好最壞的打算。

 

果不其然,崔母這些天來即便與他一同擺攤,可氣氛卻不比往常,更是多了一道戒心。雖他心底也不好受,不過他並不想率先去過問母親是否已經知道自己與沈昌珉的關係了。照他對於自己母親的了解,一般崔母若能自己將情緒處理好,她也不怎麼與誰分享心事,總是自己默默地治癒著現實帶給她的壓力。

 

反正作為兒子的他,只要做到他當初不想讓母親太累的初衷就好,至於其他的事情,那是他的人生,他的選擇除了影響沈昌珉以外,也不會涉及誰的人生。

 

他照樣與沈昌珉保持聯絡,但為了不讓自己反覆地因為同一件事情心煩,這陣子他在網上看了很多西式甜點的食譜以及影片教學,嘗試透過製作新的甜點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也考慮了崔母有糖尿病的問題,因此找了些糖尿病患可以吃的輕甜點食譜,打算嘗試看看,若是成果不錯,他也想轉賣甜點商品,替他們的攤販換點新花樣。

 

果然透過摸索新的事物,他是全然忘記了自己被迫出櫃的事情,甚至拿著自己的輕甜點給崔母品嚐,未料,崔母是難得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還鼓吹他,一起轉賣甜點試試看,總比每天都得與油鍋相處的好。

 

崔珉豪自是同意崔母的想法,便道:「找幾天我把正常糖份的蛋糕拿給昌珉吃吃看,看看味道怎樣,不錯的話,我們就來試賣好了。」

 

沒想到崔母一聽見沈昌珉的名字,臉色瞬間變得有些嚴肅,這也讓崔珉豪確定了崔母對他的忽冷忽熱果真是因為自己的感情問題。但他始終沒有戳破,他就是要以行動明志,不論家裡的人如何看待,他都不會輕易放棄沈昌珉。

 

崔母也未問起他與沈昌珉的關係,僅口頭說道:「如果要帶蛋糕給他,要想想怎麼保存,不要帶過去就扁了。」

 

崔珉豪聞言,是笑得開心,「這個我知道的,我大不了買個紙盒裝,手提不會有問題。」

 

崔母也笑笑,便道:「媽媽看你跟昌珉在一起很開心哦?」

 

「是啊,他喜歡我做的食物,而且還會提供我不錯的意見。」崔珉豪微笑說。

 

「他看上去也乖乖的,應該滿好相處的吧?」

 

崔珉豪想了一會,要說沈昌珉乖嘛,他是不予置評,可相處方面他們沒什麼大問題,「還可以吧,就衛生習慣的要求比較高,其他也沒什麼。」

 

崔母點了點頭,溫柔地說:「你們也長大了,都能把自己照顧好了,媽媽也會把自己照顧好,不讓你們擔心。」

 

「你一直以來都是呀,我們才不擔心呢。」

 

「媽媽的意思是,如果你會想跟昌珉同居,就去吧,不要被我綁在這裡。」

 

他怎麼也沒料到崔母會突然談論起這個話題,居然還想到了未來的同居問題,這問題對他們而言還相當遙遠,甚至目前根本並未有什麼打算。

 

「沒什麼綁不綁的,我們還要一起試賣甜點呢,而且我現在也沒有想跟他同居的打算。」崔珉豪看著盤子裡的甜點,細聲地說。

 

崔母沒有說話,僅是看著眼前這位已經長大的男孩,溫柔地笑著。

 

此時此刻的崔珉豪,幾乎是欣喜若狂,晚間便也忍不住地打電話給沈昌珉,告訴他崔母默認了他們的關係,甚至還同意他們同居。這意想不到的發展,對於他們來說已是最大的恩惠,在電話另一頭的沈昌珉同是高興的一時間說不出什麼話來,僅道:「真想抱抱你。」

 

「我也是。」崔珉豪又說:「我下週會過去,讓你嚐嚐我做的蛋糕,我想賣蛋糕試試看,這樣夏天就不需要跟油鍋奮鬥了。」

 

「可以,你也可以來我這裡做,有需要準備什麼我幫你買吧。」

 

「對吼,那我之後再傳給你清單吧。」

 

「好。」

 

對於崔母的認可,沈昌珉也算是鬆了口氣,只是,他並未告訴崔珉豪,他倆的事情也在大學裡掀起一陣風雨。在那場聯誼以後,所有目擊者便在社群平台大肆廣播這件奇葩的事情,難堪的不只他,系花與崔珉正亦是被牽扯其中。

 

他明白縱然網路的與論囂張,可現實中卻沒人敢真正地面對面與他談論起這件事情。但崔珉正就不比他幸運,向來廣結良緣的崔珉正,反倒是過得沒他清閒,一有機會便會被逮住詢問自己弟弟被他把走的事情。

 

他知道崔珉正相當氣他,他也承認自己追了人家的弟弟沒先告知也有錯,但他與崔珉豪談戀愛嚴格說起來,並不需要崔珉正的同意,崔珉正實在沒必要因此與他斷絕來往。

 

當然另一個憎恨他的人就是系花,對於系花討厭他,他無話可說,反正自己本來也就沒多喜歡那女孩,但令他不解的是,明明他才是那個被迫出櫃的人,怎麼最後卻搞得像系花才是受害者一樣?

 

他這陣子是沉默地任著這一切發生,也意外發現,其實同性戀已非校園內所關注的焦點,而是系花的情感波折成了眾人的茶餘飯後,甚至還引起廣大腐女腦補,被寫成了同人小說放在社群平台上供人觀賞。

 

這樣的屈辱系花當然忍不了,為了不讓沈昌珉爽爽過日子,系花這一狀是告到了沈昌珉的父母那邊,任誰都知道沈氏家族歷代皆是醫學世家,甚至對於國家的醫療政策都有相當貢獻,鬧出了這樣的醜聞,也代表了沈昌珉可能不會延續家族以往的傳統,與同樣具有醫學類背景的女人結髮。

 

醫學界的利益是龐大的驚人,他們醫學世家自是不可能任由沈昌珉選擇他想結婚的對象。只是,系花的通風報信對於沈氏家族來說是言之過早,沈昌珉雖是通過大學聯考考上了明星大學的醫學系,可他也必須順利畢業後,考上醫師執照才能成為醫療商業上的談判籌碼。在此之前,對於沈氏家族來說,沈昌珉想搞上同性或異性都無所謂,只要別搞出病就好。

 

沈昌珉倒是早已明白自己在家中的定位,所以他一直以來並不急著將崔珉豪介紹給家裡人知道,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讓家族的人見上崔珉豪,甚至早已打算與崔珉豪遠走高飛了。

 

但系花的打小報告仍舊令他覺得不舒服,尤其在他接收到自家老媽傳來的確認短訊後,他更是想找系花好好理論一翻,不過就在他有此念頭之際,崔珉正竟是率先找他談,還破天荒地跟他道歉了。

 

「我不知道那女人那麼狠,居然還打電話去醫學中心找你媽講。」崔珉正一臉歉意,又道:「當初我不應該幫她逼問你的,不過說真的,她也真敢,你爸媽是什麼人物她難道不清楚嗎?」

 

沈昌珉一臉冷漠,輕聲道:「誰知道她圖什麼,聽說他們家也蠻有權有勢的。」

 

「搞不好他覺得自己是你未來的婚配首選,所以才這麼敢吧。」

 

沈昌珉笑了笑,不在乎地說:「或許吧,但我對她實在沒興趣。」

 

「我弟知道你的家世嗎?」崔珉正認真地問。

 

「不知道。」

 

「你有打算讓他知道嗎?」

 

「目前沒有。」

 

崔珉正苦笑,瞧沈昌珉無奈的態度,他也放下了自己當時怒罵他與崔珉豪的身段,好脾氣地說:「那時候說同性戀不應該存在,很對不起,我也告訴我媽了,反而被臭罵一頓,說我這麼說,會傷到你跟我弟。」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你傷我就算了,我就在想,你怎麼捨得傷害你弟?你除了成全什麼也做不了!」

 

「欸!你不要以為我現在認同你們,你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哪天珉豪哭著回來,我跟我大哥絕對會掐死你!」

 

「反正是沒有那一天。」沈昌珉放鬆了心情,又道:「我現在也懶得去想什麼,只想好好準備證照考試,考過了,珉豪就可以享福了。」

 

崔珉正不以為然,嚴肅地問道:「那你們家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你爸媽是不可能讓你跟珉豪在一起的。」

 

「到時候再說吧,我也不知道。」

 

「你到時候不能臨陣脫逃喔!」

 

「知道。」

 

「是說……我們家珉豪,是受嗎?」

 

沈昌珉揚眉,還真沒料到崔珉正會對於他們在感情中的定位有興趣,「看哪方面吧。」

 

「還能哪方面!就那方面啊!」崔珉正紅著臉羞恥地說。

 

「那方面的話,是吧!但如果是生活上的一切,他是攻吧,他做主比較多。」

 

「不!我的寶貝弟弟居然──」

 

「不要說得好像我技術很差阿,我沒弄疼他過!」

 

「我不想知道細節!」

 

「那你還問!」

 

於是他們重歸於好,沈昌珉還因此坑了崔珉正一頓燒烤,然而在微醺的夜裡,他承諾崔珉正,這輩子肯定對崔珉豪不離不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