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2珉】黑袍子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請讀者慎行點閱。
崔珉豪看見他的身影,自是放下手中毛筆,起身便問道:「大哥想淨身嗎?」

不知為何,這話聽在他耳裡就像是種變相的邀約,好似暗示著他,淨身完以後,就有甜頭得以享用。他自是沒有拒絕,褪去了身上的黑袍,輕聲答道:「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的他,就等沈昌珉令下。可這些日子以來,沈昌珉又未對他出手,只要求他前去青樓找紅牌過來,然而讓他至金在中的營帳內等待。他有時搞不太明白沈昌珉想要什麼,一會要脅他,一會對他好,一會嚷著要吃掉他,一會又將他捧得像塊寶。

他將書本闔上,喝著金在中替他泡得熱茶,小嘴不禁道:「大哥真難懂……。」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是由上至下地來回看著崔珉豪的身軀,若真要說,這小身版的體態並不如紅牌來的精緻,也沒有紅牌身上的花香味,若真要比較,便是乳臭未乾。可即便種種差距顯擺在眼前,他的反應也很誠實以對,他對崔珉豪的一切確實比較有感覺。

人兒是在他眼下難為情地撇著頭不說話,大眼也望著擺放在他案上的殘燭,像是抱著一絲自己會被放過的希望,可又像早已絕望般地不期待自己能再死裡逃生。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夜之後,崔珉豪的作息便也回歸至以往,日裡無需再纏著金在中,夜裡也不再做惡夢,像是又再一次地適應生活一樣。可惜他真正期許的,並沒如期地發生。他可是假惺惺地當了一晚君子,但卻不見崔珉豪對他有任何動情之處,不知是崔珉豪太會裝傻還是真傻,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對崔珉豪是別有用心,可就崔珉豪將之視為無形。

他只能告訴自己,崔珉豪還小,不懂人情世故自屬正常,更別要人家懂得適時為他張開雙腿。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事發之後,軍營裡的氣氛皆是變得詭異,好似明白,若要沈昌珉回到軍營裡頭,必然會是一場腥風血雨。即使每隻烏鴉的脾性難以揣測,但人的恐懼並未有太多的層次分別,總是害怕比自己還厲害的人。

沈昌珉既然能當上烏鴉之首,自有其本事。再者,他虐殺人的手段也相當聞名,不只普通人喪膽,就連烏鴉們也必須捏把冷汗。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那次的親密接觸之後,他以為沈昌珉真會要他學會如何侍寢,事實不然,沈昌珉僅是給予他更多時間讓他學習認字,以及做一些瑣碎的工作而已。有時廚房較忙時,他也會被叫去一同幫忙,借此也學了諸多拿手菜。

然而,他與沈昌珉之間的互動可說是若有似無,多時沈昌珉根本不在營帳內,只留他一人乖乖學字練字,需要時才讓他跑腿去青樓,將紅牌給請來服侍沈昌珉。服侍期間,大部分他都待在外頭等候接應,少部分若是嚴冬之下,他則待在廚房內守候取暖。這樣的日子也過了幾個星期,沈昌珉便給予他另一個新任務。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沈昌珉突如其來的提議是讓他有些慌亂起來,他理當又捉緊自己的羞恥處,趕緊夾上雙腿來,聲音發顫地說:「這太、太勞煩您了……。」

只見他就想跳下這張還殘存著女人香氣的大床,沈昌珉見狀,二話不說便是捉住他的瘦弱臂膀,輕聲道:「既然是我的掌事,照顧你也屬應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後續幾天,男人將營帳裡邊做了一番整理,還特地為他挪了一個位置擺放他的床。這些天來男人與他的對話並不多,男人僅是替他身上的傷口換藥,其餘便只是要他休息。他也不敢多嘴與男人攀談,男人看上去很嚴肅,可更多的是相當有條理,從營帳的整潔度來看,男人似乎有些潔癖。

他這些天都不敢一人走出這營帳,多半都在男人的陪伴底下他才敢前去茅廁方便一下。待他的傷口已結痂後,男人便是難得地在晚膳期間與他對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醒過之初,他的大眼都還未看清眼前景象,頸上的鐵鍊便被扯了過去。他的雙腳都還不及站起,頸間的疼痛使他的身子不得不匍匐於地,前方的守衛是顯得不耐煩,甚至朝他破口大罵,「快起來!」

他咳了幾聲,身子便也緩緩站起,乾澀的喉嚨讓他發不了聲,又見守衛狠瞪著他,他也不敢討水喝,只管跟上前來,隨著守衛一同走出內懲院。他沒過問自己將會去哪,也許即將被殺頭,也許即將被流放,最糟糕的結果他都想了一遍,可當他到了目的地時,他怎麼也沒料到自己竟會落得如此下場。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