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崔珉豪看見他的身影,自是放下手中毛筆,起身便問道:「大哥想淨身嗎?」

不知為何,這話聽在他耳裡就像是種變相的邀約,好似暗示著他,淨身完以後,就有甜頭得以享用。他自是沒有拒絕,褪去了身上的黑袍,輕聲答道:「嗯。」

只見崔珉豪又將毛衣給套上,一切自然得很,小人兒便往外去燒水了。如此自然的互動,又不禁讓他以為,飯後甜點這樣的想法可能僅是自作多情。但話說回來,紅牌呢?若崔珉豪並非打算獻出自己,沒道理紅牌不在這裡。

待崔珉豪將熱水準備好以後,他也沒多問紅牌的下落,僅是跨進木桶裡,在熱水內放鬆自己的身子。崔珉豪又是褪去身上的衣物只留件便衣在身外,同是自然地收拾案上的文房四寶,將一切東西回歸原位,還他一個像樣的書桌。

他疲憊地洗著身子,今日烏鴉的訓練可說是超出些負荷,但為了保持烏鴉軍團的品質,再如何的嚴冬他們同是不許偷懶,必須操出自己的極限來。他洗去自己一身的汗水,最後是在自己臉上潑了一把熱水,精神才覺好些。

「要我替大哥清洗嗎?」崔珉豪突然問道。

從作為他的掌事以來,崔珉豪不曾提出如此建議,這是讓他徹底明白崔珉豪的鬼靈精,語氣竟是篤定地回道:「去床上等我就好。」

看來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之間也有所謂的默契。崔珉豪這回也不如先前訝異,冷靜的思路幾乎是發揮至極,果真心照不宣地爬至他的羊毛大床上,乖乖等待。然而就在他跨出木桶外時,他赤著身子走至崔珉豪面前,輕聲問道:「你確定?」

崔珉豪看出了他的猶豫,也許言語的反饋不足讓沈昌珉確信,他很乾脆地下了床去,輕輕將沈昌珉推上床,然而跪在沈昌珉的腿間,作勢就想直接含上那已有些硬度的大傢伙。

沈昌珉是差點沒被他嚇死,趕緊端了他的下巴,問道:「你有經驗?」

崔珉豪愣了一會,搖了搖頭。

沈昌珉輕笑了一聲,拇指摸著他的紅唇,輕聲說:「試著舔我的拇指看看。」

崔珉豪竟是聽話地伸出嫩舌來舔著沈昌珉得指尖,然而慢慢地含了進去,只見沈昌珉又說:「牙齒不能碰到手指。」

於是崔珉豪照他的意思做,沒幾會,確定崔珉豪抓到了初步的訣竅後,他便說:「含上它。」

就見那小嘴一張,真是將他的大傢伙含進嘴內青澀地服侍著。雖說技巧上不如紅牌如此多花招,但他也確實看見了崔珉豪的努力。見著那蹙眉的表情,他霎時是不捨,就在人兒用力地吮上他的鈴口時,他是扶著崔珉豪手臂,輕聲道:「夠了,起來吧。」

崔珉豪似是有些痛苦,小手就輕輕抹著紅嘴,有些勉強地將嘴中的味道給吞了下去肚,看得沈昌珉都覺得有些罪惡,畢竟男人的味道不是那麼好品嚐。

他輕輕地將崔珉豪拉上床來,二話不說地便吻上人兒的小嘴,好清清嘴中的味道,也順道扒落了崔珉豪身上的衣服,以便啃食人兒的吋吋肌膚。崔珉豪的身子雖有些僵硬,但他也明白,崔珉豪已盡可能地釋出最大善意來接受如此霸道的他。

這讓他顯得自己特別幼稚,也突顯出崔珉豪的心理年齡,遠遠超越一個十四歲人兒應有的反應。他不知道崔珉豪背後的故事,但能易見的是,崔珉豪大概與他相同,都曾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才能有如今別於同齡之人的面貌。

長大是一件殘忍的事情,當情勢所逼、環境所迫,那時你不得不強迫自己長大,接受現實的洗禮,就如同他們一樣。

他狠狠地吮著崔珉豪的蓓蕾,也用力在人兒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與味道,這次前所未有的喜悅,也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地霸占住他內心的最最想要。

第一次見面就覺崔珉豪不簡單,願為朋友捨身取義;再次見面便發現,這人兒也與他一樣,都企圖在亂世之中找一席之地,他豈有不幫一把的道理。當然,他也有私心,就算皇上沒給予密令,他也絕對會將崔珉豪置於自己底下,保護好他。

他同是含上崔珉豪的小傢伙來,雖這也是他第一次服侍男人,但在被服侍的經驗上,他至少懂得一些技巧,好不弄疼崔珉豪。

「啊……大哥不行……」

怎麼就不行了?既然人兒能這樣待他,他自是也能這樣對待人兒。

這樣的衝擊是直接擊碎崔珉豪的理智,不同與手的把玩,嘴與舌的逗弄更是讓快感提升了一個層次。他的身子都不禁弓起,小手也輕輕捉了沈昌珉的黑髮,欲拒還迎。

「啊嗯……」

他忍不住地碎吟起來,聽在沈昌珉耳內像是種鼓勵一般,讓他更是欲罷不能。

「嗯哈……不……不——!」

沈昌珉捉著他的腰際讓他無處可去,就在最後那一吮吸,他止不住地便釋放在沈昌珉的嘴內。他實在羞恥的要死,可沈昌珉卻是輕鬆地將熱液吐在手上,都未待他回神,就將熱液盡數抹在的穴口外。他的雙腿被扳的特開,穴口的顏色盡是一覽無遺地呈現出來,看得沈昌珉都想直接闖進去。

只是,當他看著人兒那樣的小身版,他心底卻又是不忍使壞,只管找人兒的小嘴欺負,狠狠一吻。

崔珉豪實在是快喘不過氣來,他的小手是推著沈昌珉,離開唇辦好好地大口喘著氣,輕聲道:「大哥不進來嗎……?」

沈昌珉是瞪大眼來,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只見他在羊毛床上摸索了一翻,便拿出金在中給予他的小東西,小嘴又道:「用這個,比較好進來。」

他當然知道用那樣小東西比較好進去,但問題不在於好不好進去,而是他敢不敢進去。

「我……」他霎時被崔珉豪的主動震懾到無法好好說話,崔珉豪是看穿了他,便道:「進來吧大哥,我沒事,不會壞掉的。」

雖然沈昌珉的大傢伙讓他看得實在有點膽怯,但今夜的目地就是為了緩沈昌珉的心煩他才如此踴躍,沒道理沈昌珉又想臨陣脫逃。

就見沈昌珉仍是沒有動作,他竟是將瓶子打了開來,就在沈昌珉面前將液體往自己的身下倒去,然而自己吻了沈昌珉的唇,又牽引沈昌珉的大掌來至自己的幽穴,要沈昌珉有所作為。

既然人兒都如此獻出自己了,他理當沒有拒絕的道理,便是送進一指入崔珉豪的小穴,慢慢地拓展,而後又是二指,陸續地緩緩抽插著。

崔珉豪是蹙著眉頭坐在他身上,環抱著他,將所有的不適感隱忍下來,直至沈昌珉服著大傢伙深埋進他的體內,他才被放回床上,緊捉沈昌珉的肩膀等著下一波攻勢。

「你真緊。」沈昌珉輕吻了他,便在他耳邊說道。

他沒有說話,僅是認真地適應沈昌珉的尺寸,忍的額頭都冒出汗來了。沈昌珉也不粗魯,竟是陪著人兒等待時機,又親又吻地緩解人兒的痛苦。待崔珉豪的喘息較為平息以後,他便試探性地抽了幾下,確定崔珉豪較不難受後,便是用力地挺進那小身子。

「大、大哥……」

「喊我名字。」

只見崔珉豪咬了下嘴唇,忍著身子的疼痛感,眼角都飆出了淚水來,「唔。」

沈昌珉聽見那些微的啜泣聲,竟是安撫他來,親著他的臉頰道:「等等會好點的。」

「你怎麼知道……?」

看來崔珉豪也有大膽的時候,回話早已沒了主從的束縛,居然還有些譴責的味道。

「我看過書。」

崔珉豪幾乎要將他的手臂捉破皮了,未料他的話意外地實現,就在他換了一個角度後,竟是不經意地找到了書上所說的敏感之點。

「好像在那裡……。」崔珉豪輕聲說。

就連崔珉豪也證實了他的看法,於是二話不說,他便直搗那點上去,意外地發現崔珉豪的小傢伙竟又抬頭了。

「這裡是吧?」

「大哥——!」

「喊我名字。」

「……昌、昌珉……。」

「乖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