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次的親密接觸之後,他以為沈昌珉真會要他學會如何侍寢,事實不然,沈昌珉僅是給予他更多時間讓他學習認字,以及做一些瑣碎的工作而已。有時廚房較忙時,他也會被叫去一同幫忙,借此也學了諸多拿手菜。

然而,他與沈昌珉之間的互動可說是若有似無,多時沈昌珉根本不在營帳內,只留他一人乖乖學字練字,需要時才讓他跑腿去青樓,將紅牌給請來服侍沈昌珉。服侍期間,大部分他都待在外頭等候接應,少部分若是嚴冬之下,他則待在廚房內守候取暖。這樣的日子也過了幾個星期,沈昌珉便給予他另一個新任務。

「這是我養的狼,你每天必須替我餵他,照顧好他。」沈昌珉輕聲說。

他看著眼前體型相當大的野狼,是吞了吞口水問道:「他的名字呢?」

沈昌珉以為他會說些害怕的話,果然人兒的心思不好猜想,他也誠實地道:「老鬼。」

崔珉豪的大眼是慢慢冷靜下來,便過問諸多餵養老鬼的方法,而後也自己將這例行事務接過手來,成為老鬼的第二主子。沈昌珉對此感到滿意,崔珉豪除了有冷靜的頭腦以外,膽子同是過人,從活捉金俊秀與崔珉豪那時,他便看出這孩子有異於常人的膽量。

當然,崔珉豪也極為順從,不論他要求做什麼,崔珉豪第一反應不會是拒絕,除了脫褲子那檔事外,崔珉豪似是認命。

他看著崔珉豪與老鬼相處的樣子,便明白崔珉豪是可塑之才,就如他先前所言,不論是當性奴或是烏鴉,都特有天分。但他不同於其他烏鴉,雖性上的慾望揭露出他對崔珉豪有所遐想,不過想保護崔珉豪的慾望更勝一籌。幾天之後他便要隨皇上回西域一趟,在此之前,他必須教會崔珉豪如何自保。

烏鴉軍團從來就不是為誰效命,他們沒有固定的主子,誰出的錢多,他們便為誰做事。這樣的組織形態也顯露出烏鴉們的個性,他們可當兄弟,亦可當敵人,全憑個人的道德標準做事。

即使他是烏鴉之首,也不表示其他烏鴉必然聽命於他,所有規矩皆以拳頭的硬度定論,他僅是較為幸運的那位,天生的拳頭就比別人大,也殺人如麻。

「後日我便要前往西域一趟,這期間營帳內的事務就由你管理。」他坐在床上,輕聲地又說:「有什麼想用或想看的東西,儘管拿吧。」

崔珉豪僅是看著架上的幾本書,拿了上手後問道:「那我就借這幾本,可好?」

「不需要過問這種事情。」他顯然不耐煩地說。

崔珉豪也閉上嘴來,同是坐上自己的小床,翻著腿上的書籍閱覽著。沈昌珉瞧見他這副悠閒的模樣,心底是不禁佩服他的適應能力,竟然能在烏鴉的營地裡悠閒度日,絲毫無任何警戒之心。可他心底也不免擔憂,這軍營內沒人知道皇上的密令將這人兒置於他底下,自從他擅自將崔珉豪搶來做為自己的掌事以後,諸多烏鴉是感到相當不滿意。

此次他又得陪皇上遠赴西域,自然是給了烏鴉們機會前來欺負崔珉豪。

想至這,他忽然朝崔珉豪勾了手,「喂,過來。」

崔珉豪愣了幾會,似乎以為他又要像上次一樣地對自己,人便坐在小床上是冷靜又驚慌地搖了頭來。

他見狀,也無可奈何,壞脾氣地說:「搖什麼頭,叫你過來就過來。」

崔珉豪也只能將腿上的書籍放好,膽怯地朝他走來,只見他道:「這次去西域是遠行,你將這東西帶好,也許用得上。」

崔珉豪垂下眼看著沈昌珉手中的東西,是一把小巧且鋒利的匕首,也是沈昌珉經常隨身攜帶的小武器。見著這匕首,他似乎明白為何沈昌珉要將這種東西借給他了。

「相信你也知道烏鴉們的脾性,我不在,自己小心。」沈昌珉是將匕首交給他,又道:「若是害怕,讓老鬼陪你身邊也行,他有靈性,會保護你。」

「好、好的……。」

沈昌珉瞧著他那無辜的神情,就想端起那張小臉強吻一翻,可他忍了下來,只道:「去燒水,我準備淨身。」

「是。」

於是就在沈昌珉出發以後,他自是聽話地將匕首隨身攜帶,也裝作一切都正常的樣子,一人在烏鴉營裡頭生活。大部分的人都待他不錯,可總有少部分的烏鴉仍是不懷好意的看著,甚至就如沈昌珉所言,蠢蠢欲動。

為了確保自身的安全,他便照著沈昌珉的話做,睡前都將老鬼帶至自己身邊來,睡在自己的營帳裡。可突襲仍是難以避免,就在他淨身完想前去外頭找老鬼時,門簾一開,外頭卻走來一位有些酒醉的烏鴉。這人他並不熟悉,可從謠言裡判斷,他是沈昌珉的敵手,似乎早已對沈昌珉不滿許久,就連當時沈昌珉救了他那次,這人也一併計入帳本裡頭。

「嘿,小美人……現在大哥不在,換來給我爽爽如何?」

他嚇得雙腿不禁退了兩步,但他是強迫自己冷靜,方才淨身之前他的匕首是放在枕下,他才正想轉過身去拿而已,男人卻將他直接撲倒於地,還作勢扯掉他下半身的遮蔽。

「去哪?你還能去哪?沈昌珉將你獨佔真是太愧對於咱這群兄弟,好東西怎麼可以不分享呢?」

「不!不、不唔--!」

他用力地推著身上之人,可惜男人又將他的嘴摀上,笑道:「乖點,哥哥才不會弄疼你。」

只見他下半身的衣物被扯得精光,但他並未放棄,提腿便是朝男人的肚上踹去,但烏鴉的體態怎可能因此而重挫,這樣的反抗不僅不奏效,還引來了男人的不滿,臉上是挨了一拳,又是一巴掌。他的嘴角流出了血來,眼睛也有些腫脹,可他仍未放棄,身子是朝他的小床爬去。

但烏鴉的速度更是敏捷,捉住了他的腳踝又是硬生地將他拖了回來。

「他媽的!這麼難搞!」

就見男人直接捉住他的腰際,提起他的臀辦來,作勢就要進去了,他緊閉了雙眼,幾乎是快哭了出來。但在他感受到痛之前,他卻率先聽見了男人的叫喊聲。

「啊--!」

他感覺腰上的手鬆了開來,是趕緊朝小床爬去,從枕下拿出了匕首來,轉過身就指著男人。但男人的小腿卻是流著大量的血,他的大眼又看著即時來拯救他的老鬼,老鬼嘴上就叼著男人的小腿肚,最後竟是不屑地吐在地上。

這樣的叫聲自然引起其他烏鴉趕忙前來觀看,瞧見這局勢,不需過問也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的腿幾乎軟了下來,烏鴉們趕緊收拾現場,只見一位經常在廚房內教他煮飯的烏鴉前來扶上他,輕聲問道:「孩子,沒事吧?」

他咬著牙根,大眼便流下了熱淚來。

「在、在中哥……。」

「不要緊,已經沒事了。」金在中替他撿起落在地上的褲子,而後說:「我去拿些藥草來,你的左眼腫成這樣,需要放血。」

「嗯……。」

「老鬼會在這陪你的。」金在中安慰地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