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的人生的第一次模擬考,金俊秀決定將自己的作息調整回來。

每天提早去跑步,為的是省點時間,好讓自己的學科分數能好看一點。不過第一次模擬考的成績出來後,可以說是不盡理想,對金俊秀的打擊也很大。感覺自己這樣的節省跑步的時間好像也沒有好去哪。於是他也決定,不如就算了,認真念書什麼的都是狗屁,他也不想課後補習了。

朴有天不是不知道金俊秀的作息又更動了,他還是站在金俊秀的位置旁,從五樓的窗口看著金俊秀跑步的神態。他知道這次的模擬考似乎讓金俊秀覺得很不爽,所以已經有好幾天,金俊秀都沒與他約補習的事情,但他自己卻也沒有堅持什麼。

他這人從來就不會管他人死活,更不會去逼一個不想念書的人去念書,這是他一直以來的作風,可這回,他不曉得為何,自己心底卻有些話想跟金俊秀談談。

所以他當他看見金俊秀從操場離開後,他也走回自己的位置將水瓶放在桌上,然後走出教室下樓。他一路來至學校的盥洗室,門也沒敲的就走進去。裡邊只有一個人在使用,他知道那人是金俊秀,而他也就坐在門口邊的木椅上,等著那人。

金俊秀使用的沐浴乳那香氣就從浴室間傳了出來,坐在不遠處的他也聞到了。他看著那間頻頻冒出煙霧的浴室,從霧化的玻璃能瞧見金俊秀在搓磨自己的身子,然後又是一陣的流水聲。待水聲停止以後,他看著那浴室的霧化玻璃,金俊秀在擦身體,沒多久後,他就看著那人將玻璃門打開,走了出來。

「啊!媽的,你嚇誰啊!」

金俊秀下身只圍著一條米色毛巾,一出浴室就看見一個人坐在木椅上,照理說這種時後不會有人來,所以他出來會看到有人坐在那,自然是嚇的不輕。不過朴有天也沒說什麼,只是站起身看著金俊秀走過來。

「你幹嘛來這啊?」

金俊秀走過他的身邊,然而往後邊的隔離間走去,那裡是金俊秀放盥洗用具還有衣服的地方。朴有天也跟著他一起走去,他看著金俊秀將櫃子打開,然後拿出乾淨的制服。他自己便在那間隔離間又找了木椅坐了上去。

「為什麼不補習了?」朴有天問。

金俊秀沒有避諱,他直接在朴有天面前將自己的浴巾拉下,但卻是向朴有天側著身面對他的自用櫃。他不急不徐的慢慢的將四腳褲穿上,然而輕聲說:「投資報酬率不高。」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身材,他不是刻意的想看,只是金俊秀沒有任何的遮掩,他的雙眼也沒有吝嗇的就瞧著金俊秀的身子瞧。看都看光了,可他也沒說什麼,只是回說:「你才努力幾個星期而已。」

金俊秀穿上西裝褲,也沒有回看朴有天,冷冷的說:「幹嘛啊,你好像真的老師一樣耶,會管我念不念書。」他接著又將汗衫跟襯衫都穿上,然後拿了襪子也走來朴有天坐的木椅邊。

朴有天看他也坐上木椅,最後眼神是又看回金俊秀的自用櫃,沉著音說:「我也可以不管你。」金俊秀能不能上的了體育大學,老實說干他屁事。想爭取還是放棄,其實金俊秀爽就好,說實在的,他沒有立場去管,也沒有必要管。

但是當他說出這句話時,他內心是有些的掙扎。因為他曉得其實他們的交集也只有補習,如果金俊秀不繼續補,那麼他能預料,他們之間的關係可能也就到此為止。一直沒有朋友的他不是難相處,只是他不會去挽留什麼,誰去誰留,無論是何者,他都懶得去把握那樣的緣分。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側臉,他知道朴有天會這麼說是不滿自己這樣消極的態度。他隱隱約約也曉得朴有天似乎是生氣了,縱使朴有天臉上沒有寫『我生氣了』這幾個字,但金俊秀就是知道他生氣了。

也許是他一直以來都耗掉朴有天相當多的時間,朴有天願意幫他,所以犧牲了很多自己唸書的時間來教導他,而最後不是朴有天放棄他,是他率先放棄自己,說什麼他對朴有天也過意不去。

「不要生氣啦,我的小老師。」金俊秀將襪子穿上後,盯著朴有天的側臉笑說。

朴有天其實覺得金俊秀這樣稱呼他,他感覺很噁心,不過他還是沒有對金俊秀說出自己的感覺。他看著金俊秀那紅頭髮還濕著,於是說:「把頭髮吹乾。」

他們之間的話總是沒有特別多,不過他們卻懂對方想表達什麼。

朴有天不說,不是他什麼都不在乎,只是在乎這樣的感覺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所以這就是為何他會來學校的盥洗室找金俊秀談談。

金俊秀或許有自己的道路要走,不過不管那條道路在哪,再怎麼近也不會比眼前的考大學還要近。所以他才會想來告訴金俊秀,考大學不是什麼大事,但卻是眼前最要緊的事情。如果連眼前的考試都處理不好,那麼他也會擔心,以後金俊秀還有什麼事情是除了跑步以外他能做的好的?

他看著金俊秀吹的那頭紅髮,雙腿交疊的坐在木椅上等著他。

「所以我們下課要繼續補嗎?」金俊秀音量調大了,因為吹風機的聲音很大,所以他是對著朴有天喊著問。

朴有天看著他,腦子想著,最近朴敏英也一直約他複習的事情,他已經拒絕好多次了。不過既然都是要補習,不然就約一起吧。

「來我家,因為會有另一個人加入。」

金俊秀替吹風機收了線,他將吹風機放回自用櫃裡頭,邊問:「誰啊?」

「就上次那個女生。」朴有天說。

金俊秀第一個就是想到朴敏英這個女孩。雖然他們沒有見過幾次面,不過女生當中,最常來找朴有天的,就是那個朴敏英了。朴有天很受女孩的歡迎,但最黏朴有天的,而且會常常問問題的,也只有朴敏英了。

「那個女生叫什麼名字啊?」

「朴敏英。」

金俊秀拎起自己的髒衣服,點點頭又說:「他感覺很常來問你問題。」

「我們以前是國中同學,他念資優班的。」朴有天也站起身,與金俊秀一齊走出隔離間。

聽見是資優班的,其實金俊秀很想拒絕晚上的讀書會。朴有天雖然也在普通班,不過他的成績那麼好,晚上又是一個資優班的人,他不是很想加入這場讀書會,就怕自己進度慢,托累他們。

「我看你們自己複習就好了。」金俊秀突然的說。

「為什麼?」

「跟你們資優生一起,我很有壓力。」金俊秀垂下了頭,默默的說明自己心中的不適感。

「不然我拒絕她。」朴有天說。

金俊秀停下了腳步來,他不知道自己是何德何能能讓朴有天去拒絕一個長的那麼漂亮的小妞。他總覺得朴有天應該選擇跟那位資優生一起努力,而不是停下進度來與他拖磨。

「不要啦,人家想問你功課你還拒絕她。」

「但是比較起來你比較需要補習。」

金俊秀聽這翻話,他苦笑。自己有那麼糟糕嗎?原來朴有天是以程度來衡量所以才排除掉朴敏英的啊。

「算了算了,女生不能隨便拒絕的,我跟你們一起啦!」金俊秀最後就這麼決定了。

拒絕這種事情,不應該是由女生來承受,女生有時候很脆弱,所以若要打槍,是要打槍男生才是。因為男生可以越挫越勇,女生是拿來被疼惜的。金俊秀這麼選擇是有他的考量的。

他知道朴有天這人總是很直接,所以為了不要讓朴敏英身受其害,他只好硬著頭皮跟他們組讀書會。

也就如此,本來打算放棄課業的金俊秀,他還是犧牲了跑步時間,去朴有天他家惡補。

他放學來到朴有天住的地方,一見到這間豪華的公寓,他才知道原來朴有天是他媽的有錢人。比起自己,他沒有外宿,還是住在家中,自己家的老本湊一湊應該還沒有這棟公寓價值的一半吧?

他隨著朴有天走進公寓裡頭,朴敏英似乎因為有事情所以說會晚點到。

而他就在朴有天的公寓裡頭亂晃。黑白相間的擺設,還有一塵不染的櫃子,這一看就知道朴有天是個有潔癖的人。

「你家真乾淨。」金俊秀走來電視機前面,看著放著電視的矮櫃,真的是一點灰塵也沒有。

朴有天只是替他也替自己盛了杯水,細聲說:「因為我有孝喘。」

他轉過身看著朴有天,看著慢慢喝著開水的朴有天,他心中有種感覺……原來他一直都不是很了解朴有天的狀況。只知道第一次見到這人就是覺得他很虛弱,而且虛弱的像死人一樣。沒想到朴有天的身體還真的是有罹患病痛。

他慢慢的朝著朴有天的方向走去,也拿起餐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便說:「原來喔,不過沒關係啦,以後有什麼不舒服你可以跟我說。」

他覺得他們是朋友,所以他有義務去注意朴有天的身體狀況。

朴有天只是輕輕的笑了一聲,沒表示什麼。

於是他們兩個男生,一起等著朴敏英。金俊秀因為一整天都沒有睡,在沙發上坐久了,他就開始打瞌睡。朴有天在一旁看電視,他有發現金俊秀的紅腦袋開始點頭了,於是他站起身走至金俊秀身邊,搖了他幾下。

「喂,俊秀,你要不要去房間睡?」

金俊秀被搖那幾下眼睛又睜了開來,他嘆了一口氣看著站在眼前的人,便說:「喔。」

所以朴有天就把他帶來自己的房間,然後將他丟上床,自己也就走了。

金俊秀在他的床上滾來滾去,最後把棉被給捲上,側了身後就又繼續睡。他鼻息間有股淡淡的男人香,他知道這個是朴有天的味道,就跟不久前在朴有天的脖子上聞到的氣息是相同的。但之後他還是睡去了。

朴敏英在趕過來已經是七點半了,朴有天等待的期間有外出買晚餐,所以朴敏英來到公寓時,也順便吃了朴有天買回來的晚餐解飢。

「疑?你不是說那個紅髮同學也要來?」朴敏英邊吃邊問。

既然要來怎麼就沒看見人影?

朴有天愣了幾會,才開口說:「他在睡覺。」

「是喔,那他睡哪啊?」

「我房間。」

這回倒是換朴敏英愣了幾響。

「你的房間……不是不給別人進去的嗎?」

他抬眼看了朴敏英,朴敏英的臉上有些奇怪,也有些惋惜。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朴敏英這個問題。

沒錯,一直以來他就不喜歡讓別人進去他的房間。所以就連朴敏英想休息,他都只是讓他隨意的睡在沙發。

不只朴敏英很意外,就連他自己也很意外。

但金俊秀仍是睡在他的房間裡,沾染著他的氣味。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