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是向學校申請了小間的教室,說是想討論功課用的,學校本是不外借,可來借的人卻是成績最好的高材生,學校也很配合的就賣給沈昌珉一個面子。這間小教室只有沈昌珉與崔珉豪倆人使用,說起來他們倆人其實也沒有熟到能夠單獨相處的地步,沈昌珉一剛開始是覺得有點陌生,可連續輔導幾天之後,他也漸漸的不覺得尷尬。

後來,金在中得知沈昌珉在學校的夜輔裡,晚飯一直是拒絕在學校購買,他寧可餓著肚子回家吃飯,也不願吃金在中以外的手藝。金在中心中是不捨,所以都會交代鄭允浩將晚上的便當送去給學校的沈昌珉享用。本來沈昌珉是拒絕的,不過也在鄭允浩的強勢之下,他勉強的接受了他們家這對老夫夫的關心。

而崔珉豪則是個不挑食的孩子,不管買到的晚飯有多難吃,對他而言能填飽肚子也就足夠了。只是沈昌珉總是會看不過去,不用親口嚐試味道的他,雙眼用看的大概就知道那便當色香味俱全不怎麼樣。但崔珉豪卻是吃的津津有味。

「等。」沈昌珉用著筷子夾住崔珉豪正要送往嘴中的青菜。

崔珉豪是不明白的看著他,沈昌珉只是將那口菜往自己的嘴中塞,然而輕巧的將自己的便當推了過去,「你吃這個。」

「啊?」

沈昌珉是將崔珉豪眼前那份不怎麼樣的便當與自己的便當交換,崔珉豪是覺得有些傻眼,不過他見沈昌珉沒幾口就將便當裡的菜色快速的全部吞進肚子裡,他也不可能再將那份便當搶回來吃了。崔珉豪垂下了眼來,看著沈昌珉給他的便當,他便默默的夾了一口菜,送進了自己的嘴中。

「唔。」崔珉豪睜大了自己的眼看著沈昌珉。

「你在發育,要吃這個。」沈昌珉指著自己的便當說。

沈昌珉沒有將崔珉豪的便當吃完,他只將配菜都給解決,剩下的飯也就餵廚餘桶了。崔珉豪吃著沈昌珉的便當,臉上是越吃越有笑容,「學長!你們家的便當真的很好吃!」

沈昌珉擦拭著自己的環保餐具,點著頭輕聲答:「嗯。」

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想與崔珉豪的便當交換,也許真的是崔珉豪的便當太爛他看不下去,也或許是有別的心思成分在。而且他心中甚至還考慮,想回家求求看金在中願不願幫崔珉豪多準備一份的晚餐,因為他不想再見到崔珉豪吃學校那些不怎樣的飯菜過活。況且在他明白崔珉豪一天的運動量以後,他更是覺得崔珉豪在飲食攝取上需要改變,才會有更多的體力耗在學校的課業上。

「學長我要吃完了喔?」崔珉豪吃到只剩最後一口飯說。

沈昌珉點頭同意。

「可是你剛剛吃的很少。」崔珉豪眉毛垂下來說。

不過沈昌珉卻是揚起眉毛,有些愉快的從自己的手提袋拿出了小熊餅乾,然而擺在桌上。他的意思很明顯,他不希望崔珉豪去擔心他的胃,畢竟他一直都是有所準備。崔珉豪也在看見那包小熊餅乾後,很率性的就將沈昌珉的便當給啃完了。

他們倆人將教室的垃圾都整理乾淨後,在洗手台上將手洗乾淨後,變回到了這間小教室裡頭。由於夜輔的時間還沒有開始,他們倆人有點無聊的各自坐在教室裡頭,崔珉豪是將下巴趴在桌上,大眼就瞄往隔壁的沈昌珉看。

沈昌珉的作息很難讓人適應,吃飽飯馬上就能進入狀況的他,讓崔珉豪不禁讚嘆。怪不得沈昌珉會是全校第一名,除了吃飯的時間以外,沈昌珉幾乎的時間都是拿來唸書。可崔珉豪就不行了,吃飽的他很想躺在床上翻滾,等消化的差不多就想外出去運動,運動完以後就回家洗澡,之後看個電視,打個電動,就可以上床睡覺迎接隔天美好的未來。

這也就是為何崔珉豪的成績會這麼不好的原因。不過就在沈昌珉的調教下,崔珉豪的作息漸漸的被改變,甚至被沈昌珉的作息感染,回家洗完澡後還會再看一點書。可這也是因為隔天沈昌珉會問他一些課業問題,要崔珉豪做答,所以他才不得不準備。

崔珉豪將眼神收了回來,過了十分鐘以後,他才拿出教科書安靜的在沈昌珉身邊學習。沈昌珉的專注能力很驚人,他就像是一個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人一樣,念起書來就與外界隔絕了。崔珉豪也很努力的想讓自己進入狀況,不過他總是會再隔三十分鐘後看沈昌珉的臉龐一眼。他本想收回眼神繼續看自己的書,可他卻沒辦法再次專注,他心底比較在意沈昌珉擺在桌上的那副眼鏡。

「學長。」崔珉豪伸手點著沈昌珉的肩膀說。

沈昌珉轉過頭看著他,沒說話。

「你近視是不是很深啊?」

這一直是崔珉豪的疑問,他總覺得如果自己沒走近一點與沈昌珉說話,沈昌珉可能不會知道他是誰。而事實上沈昌珉就是如此,他近視很深,但卻又不喜歡臉上掛著眼鏡的感覺,所以通常遇上熟人他也不會打招呼,因為他根本就不曉得前方不遠處的人是他熟悉的人。

沈昌珉只是點點頭,然而又轉回頭看著自己的書。

不過崔珉豪卻是站了起身,在這間沒人管的教室裡走動。他一人很皮的走至教室的門口,然而笑問:「學長你看的到我嗎?」

沈昌珉又抬起頭來,看著那團如柱子一樣的人影。說真的,他看的見,只是眼前全是模糊的世界。

於是,沈昌珉很誠實的就搖著頭,表示他看不見。

崔珉豪朝著沈昌珉的方向走了幾步,要笑問:「這樣勒?」

沈昌珉還是搖頭。

「那這樣勒?」

搖頭。

「你近視真的很深耶。」

沈昌珉看著站在桌前的崔珉豪,他臉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垂下頭來看著桌上的課本,背著課本裡頭的內容。本以為崔珉豪要放棄測試他的近視程度,不過他是猜錯了,崔珉豪並沒有死心。

「那麼,這樣子呢?」

當他再次抬起頭來時,他眼裡有些驚訝。

他的眼眸裡全裝滿了崔珉豪的臉蛋,他與崔珉豪的鼻尖似乎也快碰上了,崔珉豪就在他面前笑得很開心,但他卻一點也不敢喘氣。他覺得若自己現在吐氣,那樣的熱氣肯定會燒傷崔珉豪的臉蛋。不過……眼前這樣的大眼與笑顏,他並不討厭。

「你看見了嗎?」崔珉豪調皮的問。

「看見了。」沈昌珉低聲回。

崔珉豪將自己的身子往後拉,他見崔珉豪的臉蛋是越來越模糊,這時他的心跳才漸漸的回歸原有的頻率。崔珉豪身上的氣息很特別,不比一般男孩子的味道,反倒有時是多添加了一些淘氣與可愛的氣息。

沈昌珉是又垂著頭看著桌上的書,只是他卻沒辦法將書上的內容記進腦袋裡。他總覺得自己的眼前全是崔珉豪的幻影,精神已經沒辦法集中。而崔珉豪則是在一旁悠閒的拿著沈昌珉的眼鏡玩,那厚度嚇人的鏡片,崔珉豪調皮的將沈昌珉的眼鏡戴上,然而在小教室裡頭暈頭轉向的走著。

「哇哇,頭好暈喔!」

崔珉豪轉了幾圈以後,又轉回了沈昌珉的書桌上,他就彎腰趴在沈昌珉的書桌,戴著沈昌珉的眼鏡看著沈昌珉。

「學長我看不見你的臉了!」

沈昌珉伸手就將崔珉豪臉上的眼鏡拿下,低聲說:「對眼睛不好。」

崔珉豪的大眼看沈昌珉認真的神情,他最後是笑了起來,也對著沈昌珉輕聲說:「學長,其實你長得真的很帥。」

沈昌珉沒有說話,但他卻不知道自己的臉色該往哪擺。

「真的很帥。」崔珉豪又再說了一次。

沈昌珉的頭是垂的更低了。

他的心律開始不整,最後有股蔓延的炙熱攀上了他的頸脖,他總覺得,自己好像發燒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