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是與朴有天做了條件交換,不過金俊秀卻不把這件事情當作一回事。

日子照常過他想過的,每天就是去內醫院纏著崔珉豪,向他討著工作。雖說崔珉豪是經過了朴有天的威脅,不過見金俊秀是如此堅持要幹活,且金俊秀是向他拍胸脯保證,絕對會罩著他的性命,比起朴有天,若要他選邊站,他總覺得金俊秀比較可靠一點,朴有天似乎是弱了些。

於是乎,崔珉豪的性命是在金俊秀的保護之下,他便照三餐的將自己的工作分配一些給金俊秀幫忙,他們倆也因此熟絡了起來。

「娘娘,您就不怕皇上真的只愛你一個嗎?」崔珉豪包裝著藥材,看著正在煎藥的金俊秀問。

金俊秀一手拿著扇子,蹲在火窯旁緩緩的來回搧著,一副無關要緊的說:「哎呀,他做不到啦!」

「娘娘為何如此篤定?」崔珉豪不明所以的問。

金俊秀是站了起身來,轉身看著崔珉豪笑說:「他可是有心上人呢,會娶我是逼不得已,而我會嫁他也非我所願啊。」

「這麼悲慘?」

「他比較慘,還得割愛呢。」金俊秀聳了聳肩,又轉身蹲了下身顧著他的藥湯。

這麼說起來,皇上跟皇后的感情肯定是不甚好,金俊秀才會向朴有天開出那麼奇怪的條件來。當初眾多下人們還在猜疑呢,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金俊秀開了這麼奇怪的條件,果真是感情不睦。不過金俊秀似乎是不介意自己的人生是許給了朴有天,似乎他比較介意自己的活動空間。在崔珉豪的眼裡,這回的國母可真是個爽朗的自由人。

金俊秀是替崔珉豪煎藥,一碗煎過一碗,直到小霞急急忙忙的衝來內醫院找他時,他才停下了他的煎藥工,看著小霞問:「怎麼如此著急?」

「娘娘,今日皇上想吃的魚城裡買不到,可皇上卻是堅持要吃那珍貴的魚。」

「他是在鬧什麼彆扭啊?」

「這小的不明白。」小霞輕聲說。

然而在金俊秀一問之下那條魚的品種後,小霞告訴了那珍貴魚的名字以及長相與特徵,金俊秀是東想西想,終於想到了一個能夠解決小霞難題的方法。

「我想到了!」金俊秀開心的看著小霞又說:「宮廷裡的人造池不就一堆這種魚嘛,我替你去抓一條!」

「萬萬不可,娘娘您這尊貴之軀可不能如此。」

「不然你們敢抓魚嗎?」金俊秀挑眉問。

這時候認真的分類藥材的崔珉豪是抬了起頭來,插話說:「不是敢不敢抓魚的問題,是跳下那池塘就是死罪。」

「連這也要罰!?」金俊秀咋舌。

所以在一翻的掙扎之下,金俊秀還是選擇自己親自跳下那人造池抓條肥魚上來烹給彆扭的朴有天的吃。全天底下敢如此違規又不怕被罰的大概就只有金俊秀,他才不管宮廷有什麼詭異的規矩,反正他是為了朴有天的胃著想才這麼做的,若真要罰他,那麼他第一個會揍的人就是朴有天。要非朴有天如此挑嘴,宮廷的人也不會被搞得人荒馬亂。

在沒有人阻止的了金俊秀的情況下,金俊秀是大膽的來到宮廷裡的人造池,他站在池塘邊脫掉了身上冗贅的華麗服飾,脫來脫去最後他的身上只剩下了一件白衫而已,胸膛的膚色是清楚的顯露於外,在場的下人們全是看得傻眼,不敢太大聲的說:「娘娘是男兒身?」就連在一旁的崔珉豪也不例外的驚訝。

雖然是很驚訝,但看金俊秀一副就是沒有隱藏自己身分的行為,下人們也終於曉得為何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感情會如此不好了。

金俊秀是像個孩子的捲起自己的袖子以及褲子,他高興的就走進了池塘裡,彎著身子鳳眼仔細的看著在他腳邊游來游去的珍貴魚。

「嘿嘿……就你!」金俊秀快速的抓了起來,他將紅髮往後甩過肩,又微笑的說:「要怪就怪朴有天挑嘴,希望你投胎去有錢人家喔,對不起了。」

這條魚就這麼被丟上岸,下人們是趕緊拿著新鮮的食材忙著烹菜飯去了,而金俊秀卻沒有因此而上岸,他的腳很涼,鳳眼垂了下來看著這池裡的景色,一個人便在這小池子裡遊走。

「這挺涼爽的呢,若是夏日過熱,可以來這裡玩水。」金俊秀開心的轉過頭朝著崔珉豪說。

崔珉豪當然是聽聽就算了,能夠玩的大概只有金俊秀,也只有金俊秀才有這麼一樣權利惡搞宮廷了。

「娘娘上岸吧,會著涼的。」崔珉豪說。

才說完這麼一句話,金俊秀就坐在池塘中央的大石上濺著水說:「這若是不玩就太可惜了。」

沒有人管得著金俊秀的行為,所以最好的管教方式就是任著金俊秀。

「娘娘,您的家鄉兩個男的能夠結髮嗎?」崔珉豪突然問。

「當然可以了,我這次來就是來文化交流的。」金俊秀理所當然的說。

所以他並不覺得自己是男兒身嫁來這裡有什麼好奇怪的,也許是文化不同,所以每每不同的下人知道他是男兒身就搞得好像見鬼一樣,他覺得有些誇張。

「那……皇上知道您是男兒身嗎?」

金俊秀停下了自己玩耍的行為,他愣了幾秒才轉回頭看著崔珉豪,「呃……我不曉得,不過應該是知道的吧。」

畢竟他與朴有天沒有過肌膚之親,也或許是朴有天知道他是個男兒身所以才沒有與他有所親暱,不過若是因為朴有天還愛著小青所以沒有與他親暱,那朴有天有可能就不曉得他是個男人的事情。

「皇上若是不知道,之後知道了,會不會休我婚阿?」金俊秀看著崔珉豪問。

「呃,這小的不能保證什麼。」

「趕快休趕快休,這樣我就能夠回家鄉了!」

崔珉豪是嘆了口氣,他們國母的小腦袋是裝著什麼,還真是有夠難以猜想的,竟然會想拋棄皇后這尊貴的頭銜,還給自己一個自由。

金俊秀心中是做好了決定,他決定明日就什麼華麗服裝也不穿,也不抹胭脂,然後待朴有天上完早朝後去他的宮殿找他,好好讓朴有天看個清楚自己的身分,然後再逼朴有天休婚!

金俊秀快樂的看著紅紅的夕陽,一切都很滿足的笑了起來。

『耶耶,我要回家鄉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