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以後,他總是將沈昌珉給他的飲食計畫表帶在身邊,他的三餐從此正常,就算有時還是吃不飽,但也比以往採取不吃東西的做法好太多。雖說他的嗜睡並沒有因此而改善,但卻也學會挑時間睡覺了。沈昌珉的飲食計畫表很神奇,這一點倒是明白地擄獲了他的心。

今天他與沈昌珉約好晚上一同去參加吉他社的成果發表,當初也想參與表演的他,卻因自己的嗜睡突然嚴重化,所以無法配合團隊的練習,最後他也只能可惜地取消自己的演奏曲目,選擇不參與此次的發表會。而沈昌珉卻剛好參與了演出,所以便在幾天前向他提出了邀請,告訴他,就算他沒有發表,也能夠去看吉他社的表演。

沈昌珉對於他的參與與否似乎很注重,這種感覺跟沈昌珉對待美食的態度很像,所以當沈昌珉向他邀請去參加及他社的成發時,那種感覺總是摻雜著不容他拒絕,也不容他選擇的意味。對於沈昌珉這般有些固執與大男人的態度他是看慣了,所以並不會與沈昌珉計較太多,就是順著沈昌珉替他安排的每日節目而行。

無論是吃早餐、吃冰、看成發,沈昌珉約他做什麼,他也漸漸地不習慣拒絕。

「你今天要來。」沈昌珉身上揹著吉他,垂著頭看著他,又說:「一定要來聽我彈。」

看來他是沈昌珉特別指定得聽眾,雖然沈昌珉給人的感覺總是帶著半點壓力,不過他倒是喜歡沈昌珉對於他的特別欽點。

「我會去的。」他微笑說。

沈昌珉點了點頭,本想轉身揹著吉他就先去成發的地點準備,可沈昌珉連身子都還未轉,腦子便突然想到的說:「你先洗澡,要吃晚餐,我先去準備。」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讓他知曉沈昌珉很重視他這位朋友,甚至會像個管家一樣督促他做好每一樣攸關健康的事項。他看著背對著他離開宿舍大門的沈昌珉,自身停留了一會,直至沈昌珉的人影完全消失在他眼前後,他才走進宿舍為自己打理一切。

時間一到,他拿了自己的隨身包揹上就趕緊前往成發地點,人都還未走至廣場時,他就在不遠處看見了朴有天與金俊秀。他的腳步沒有放慢,邊走邊看著前方朴有天與金俊秀身邊的景象。他不曉得為何朴有天身邊能夠圍繞著那麼多看上去都很上相的女孩,他只覺得金俊秀的臉色似乎不太好,然而沒過幾秒,金俊秀就一人脫離了朴有天,快步前往沈昌珉成發的地點,似乎打算不理朴有天。

後來,他也一個人也慢慢的走到廣場上,本還在找位置坐的他,沒幾下就讓坐在不遠處的金俊秀給喊了名字,「珉豪!坐這裡!」

他轉了過頭朝著金俊秀的方向看去,金俊秀的身邊沒有朴有天,只見朴有天是帶著那群上相的女孩跑去煩沈昌珉。他慢慢地走向金俊秀,然而坐上位置以後,便問:「你跟有天吵架了嗎?」

金俊秀的臉上有些訝異,不過下一秒卻說:「也不算,你也就知道他那油膩的個性,老是會招蜂引蝶,我有時不是很喜歡。」

「不喜歡被女生圍繞的感覺?」他問。

「是不喜歡看他被女生圍繞。」金俊秀苦笑說。

他的眼神靜如止水,可腦袋瓜子卻不自覺的轉過沈昌珉的方向。他的大眼看著沈昌珉與朴有天被更多群女生圍繞住,腦袋又緩緩地轉了回來,對著金俊秀笑說:「我知道那種感受。」

他天生就濃密的眼睫毛,慢慢地隨著眼皮眨動。他與金俊秀安靜地看向廣場上布置好的舞台,金俊秀便突然的問:「你聽過昌珉唱歌嗎?」

他搖了搖頭答:「沒有。」

「他唱歌很好聽,但不愛唱,每次表演都只當伴奏。」金俊秀有些嘆氣的說。

「是喔。」他也跟著嘆起氣來的又說:「他跟我說他不會唱歌。」

「他騙你的啦,明明就會唱得要死。」金俊秀笑說。

至於沈昌珉為什麼要騙他,這點他會去向沈昌珉問清楚。

後來,朴有天乖乖地回到金俊秀身邊的位置上就座,身邊已沒有女孩圍繞,他的眼神朝著那群女孩看去,只看見女孩們繞在沈昌珉的身邊,很開心地與沈昌珉說話。

「俊秀你別氣啦,那些是昌珉的粉絲。」朴有天說,但卻傳進了他的耳中。

他的眼神一直看著沈昌珉,看到連朴有天與金俊秀都看著他,也全然不知朴有天與金俊秀說了些什麼,直至朴有天朝他喊了一聲,他才回過神的看著朴有天,「喂,睡美人,看什麼看那麼出神?」

他的臉上笑了起來,隨口就說:「昌珉的粉絲……好多喔。」

「你不知道喔?他可是冷面王子呢,不過笑起來實在是煞死很多人,那些女生可是花了很多時間一直想接近他的!」朴有天激動又說:「可是昌珉實在是太難讓人靠近了。」

他眨了眨大眼,沒有說話,直到表演開始,他都已沒再說過話。原來那些女孩花了很多時間,而他呢?他的時間,到哪去了?

他的眼神突然茫然了起來,手中拿著的節目表,似乎漸漸地鬆散開來,直到節目表從他的手中脫落,他的世界一黑,時間便跟著他的節目表一同地從手中溜走。

「昌珉……!」

金俊秀與朴有天錯愕的站了起身,看著即時接住差點從椅子上摔落的崔珉豪,眾人是一陣驚呼。只見沈昌珉是冷靜地將揹在肩上的吉他拿下,然而遞給了金俊秀,輕聲說:「我揹他回去。」

崔珉豪安靜的趴在沈昌珉的背上。他並不曉得,其實他的時間,偷偷溜到了沈昌珉的手中。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