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讓我練練你的名字吧!』

『娘……!為什麼要殺死娘!』

『你不是哥,你不是我認識的哥……哥在桃花道那等我呢……。』

他睜開了眼,看著在天花板上不停打轉的電風扇,現在是早上八點。他從床上坐起了身來,輕輕地嘆了口氣,手指揉著自己太陽穴。同樣的夢究竟要做幾次才甘願?崔珉豪這人,明明連見過一次面都沒有,可為何這名字以及這人的身影卻不斷的出現在他的記憶裡?崔珉豪到底與他有何糾葛?古裝就算了,自己貌似又是崔珉豪的恨人一樣,他不免懷疑這些古代夢該不會就是一般不按科學根據走的、人所通稱的『前世記憶』吧?對於這種東西,他一點也不信。

就算他真的殺過崔珉豪的全家,又不斷地照三餐強暴崔珉豪,那又如何?難道夢中的崔珉豪就會走進現實裡來找他報仇嗎?這該死的惱人夢,他希望從今以後就別再夢,每次這夢出現都會影響他的睡眠品質。不過說句老實話,看見那名為崔珉豪的人在自己面前哭的那麼慘烈,他的心上卻很做作地竟然會覺得疼。但是這種沒有科學根據的東西,他想想,還是算了吧。

時間一到,他開車來至K大,將車子開進了校園的停車場,拿了自己上課所需的課本後下了車,首先第一要事就是去學生餐廳買早餐。來至早餐店的專櫃點了想吃的餐點後,他秀出了本校的教師證,付了打過折扣的錢,然後拎著早餐走出學生餐廳,在校園內找了一個涼爽的公共座椅享用他的早餐。他看著校園內的風光明媚,這美好的夏天雖然熱了一點,不過他卻喜歡所有生物綠意盎然的樣子。花朵綻放紛飛的樣子,很容易讓他想起心中的某些記憶。不過這些記憶卻都跟他的夢境有關。

桃花道……。

他看著落在他身邊的花瓣,雖然身後的大樹並不是桃花樹,但同是身為花瓣的它們,總是能輕而易舉的提醒他過去幹過了哪些事。只是這樣的過去,時空背景不同,人事物也不同。他收了剩下的垃圾,全部裝進了塑膠袋裡,一個人就在校園內徒步地走著。他拿著課本半遮陽,一路來至物理系的系所大樓,爬上了樓梯,來到了他的上課地點。

這是新學期,也是上課的第一天,很理所當然的沒什麼人。他率先開了電腦,登入教師系統找尋本堂課的選修名單,他並沒有閱覽選修的有哪些人,只是開著螢幕耐心的等待這群特愛遲到早退的學生們。他站在講台上翻開自己帶來的書本,從胸前的口袋裡抽了一支原子筆,便在目錄上作了記號。略略地安排這次上課的進度,一邊安排,一邊等著那群遲到的學生。他不知道後續進來的學生有哪些,眼角的餘光只曉得來的學生並不多。他看了看錶上的時間,於是抬起頭來算了一下學生人數,其實也不少,約略二十幾個。

「學校說第一週要點名,我們先點名,中間不下課,要上廁所的自己去。」他低聲的說了一些規矩,爾後又問:「還有什麼問題嗎?」

學生沒有說話,他也低下了頭看著電腦螢幕,念著選課名單上的名字。每念一個人,他都會台眼瞄一會,算是為後續的平時成績打上印象分數。不過當他念至位於中間的一個名字時,他的聲音是頓了一會,才將那名字念的完全。

「崔……珉豪。」那學生舉了手來,他抬起頭與學生對望,一望卻望了五秒之久。

他撇過了眼,又繼續將名字喊下去。怎麼會……怎麼會真的有這個人的存在?他納悶的問自己。將點選好的出席名單送進系統後,便慢慢的將電腦視窗一個一個關起,然後回到電腦桌面。

「今天就從質點組動力學開始上。」

待他開始上課後,學生們陸陸續續從後門入座。站在講台上的他其實也慣於學生的零散風格,所以他並不在乎學生幾點出現,又是幾點離開教室。他上課其實很無趣,因為他不會與學生聊八卦,只會將進度的不停往前推。學生吸不吸收的了不干他的事,到了大學,學風自由,念不念通通是自家的事情。

不過這回他的一慣態度卻有些動搖。他上課不再僅是盯著黑板上的式子解說,他總會不自覺地朝名字也叫做崔珉豪的學生看去。兩個小時下來,他與崔珉豪不知對到了幾次眼,但他只能裝無事,反正老師與學生對到眼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也索性利用這點,多看崔珉豪幾眼。

好像,跟夢中被他所欺負的人兒,根本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難不成是真的要來找他算帳的?但是他能確定,崔珉豪並不認識他,他們是第一次見面。鐘聲一響,他喊了一聲下課,收拾著講台上的東西,餘光卻瞥見有位學生拿著課本朝他前來,似乎想來問他問題。

「老師,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他轉頭看向來者,腦中的記憶飛快的在他的腦中竄流。崔珉豪十四歲時他就命墨梟軍殺了崔珉豪的家人,十五歲那時,他就像個變態狂一樣的照三餐霸占崔珉豪身子,然後是十六十七十八歲……。他總覺得自己與崔珉豪的故事很多,淵源也很深,但眼前的崔珉豪,那雙大眼卻清澈到他看不見他們彼此的過往。

「你問。」他說。

崔珉豪很認真的向他提出了一些式子的問題,還有對問題的看法。崔珉豪說的很多,但多半他都沒聽進去,只是盯著崔珉豪的側顏瞧。

「老師?」他回過神來看著崔珉豪那雙疑惑的大眼,才發現他根本就不曉得方才崔珉豪問了他什麼,「把你的問題傳來我的信箱吧,我會給你詳細的回答。」他說。

他從胸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支筆,然後在崔珉豪的課本裡留下了自己的連絡方式。

「謝謝老師,老師再見。」

「嗯。」

他走出了教室,才莫名的後悔自己留下了聯絡方式。

他們,不該再相見。因為一切不可能若只初見,只會有一輩子的憎恨與埋怨。

他回過頭再看一眼物理系的系所,眼前的情景回到了過去,是一幢當初禁閉崔珉豪的木房。他轉了過身繼續走,一片花瓣落在他的肩上,久久沒有飄落。







又一篇出來滾利息,也許可能只有這麼一篇吧,其實這篇是來提醒我,孿生不能讓二珉太好過,結局絕對要悲!
看看就好囉:)))))))
我好喜歡這種2珉的氛圍///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