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沒有在藥退了以後要了他。好似明白他可能僅是一時的害怕與恐懼,所以才脫口而出那翻常人不會說的話。而他呢,他也不好意思再已清醒之後提醒沈昌珉,理由可能與沈昌珉相當,明白那種話通常只能在自己半失意底下的時候才有膽量說出口。

如此,沈昌珉的體諒讓他有了面子,也能夠在事情平息以後偷偷裝蒜,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不過,這筆帳雖他能賒欠,但有些已在暗地裡發酵的事情,他是欠不得,也不敢欠。

這星期他順了沈昌珉的意沒有回自己的小臥房度日,而是暫時性地住在沈昌珉這兒。原因無他,沈昌珉僅是想確保他的身子不會有任何後患。可也因此,與沈昌珉過度接近的距離,讓他發現沈昌珉近日行為詭異。手頭總是拿一堆文書資料,進進出出,好似見不得人一般,卻從未聽見沈昌珉提起。

既然沈昌珉沒告訴他,他也沒膽問,只乖乖地在沈昌珉的小房裡休養,一切由沈昌珉打理。

一星期的日子如梭,眼看明天就是星期一了,看著日期他的心中就莫名地害怕。即便知道池珅已被老闆娘處置,但要他再走進歌舞伎町,心靈上確實有點障礙。但他鼓勵自己,世上多數是好人,況且歌舞伎町也有許多待他好的夥伴,他不該因此為這件事情而膽怯了他大半輩子。

社會上的風險本來就許多,若僅因一次的事故而使往後的日子杯弓蛇影,實際上也只是桎梏了自己。

他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明亮的日光燈讓他覺的刺眼,不禁就想起一個星期前的自己,那時的他也是這麼躺在池珅的床上看著日光燈,可心情卻是大不相同。待沈昌珉拎著晚飯進房時,他也從床上坐起身子來,準備下床吃飯。

「給你,這是你的新手機。」沈昌珉突然說道。

他有些傻愣,才想起自己的手機遺落在歌舞伎町,估計也壞了,但卻沒想到沈昌珉會再替他辦一支,「這支多少錢?」

「你不用管。」

「昌珉……。」

他其實不喜歡沈昌珉如此待他,可在沈昌珉的施壓底下,他明白自己做任何掙扎都不會有效果。不過只是一支手機而已,實在也不需要計較太多而壞了與沈昌珉的感情。只是,他低估了這件事情背後所醞起的大事,並非只是壞了一支手機就能了事。

星期一下午,他換好了制服,就在他出門的同時,沈昌珉也從對面房走了出來,「我跟你去。」

他記得沈昌珉星期一有排很多課,若只是想載他去上班而翹課,平心而論,有些不值得,「不用啦,你不是有課嗎?」

沈昌珉臉色黯淡,他直覺沈昌珉有事瞞了他,果然,他都未問,沈昌珉便說:「我辦休學了。」

他大驚失色,竟向前推了沈昌珉的肩膀,「你休學?」

他可是急壞了,若休學也是因為他,那他又該如何賠償沈昌珉?

「我跟老闆娘說好了,你做我的服務生,我做牛郎。」

他這回真是動了真格,一把就將沈昌珉推進房間裡,關上門來怒道:「你趕快給我去復學!你當什麼牛郎啊!你做什麼自毀前程!」

他才不悉罕沈昌珉這樣的付出,他可承擔不起沈昌珉的未來。

「這是唯一能確保你安全的做法!」沈昌珉也氣了起來,「休就休了,這又沒什麼!」

「什麼叫做沒什麼啊!」他抓了沈昌珉的領子道:「你不能這樣就毀掉自己啊!」

況且還是為了他,這是什麼笑話?

「你不用管!」沈昌珉扯開了他的手,不客氣地說。

「這件事我偏偏要管!」只見沈昌珉一意孤行地要走出房間,他說什麼也必須阻擋,「你不能去!」

他從後抱住了沈昌珉,又將人給拉了回來,一個轉身,又由他擋住了門口,「我就守在這裡,你不能去!」

沈昌珉怒瞪著他,走向前雙手便捉住了他,將他從門口硬生地扯上了床,倆人經過一翻拉扯,他的手腕實在痛的很,但沈昌珉已不管,狠地將他壓上床。

他沒看過這樣的沈昌珉,眼神如此堅定,不可一世,一副就是沒人擋得了我,就連你也一樣的神情。可他也氣,他氣沈昌珉為什麼就是這麼頑固任性,任何事情他都能順,但就這件出賣自己前途的事情他不能忍。

他倆眼神交會,他的態度不想對沈昌珉發軟,但他也認為沈昌珉不可能讓步,那麼事情該如何落幕?

「讓我罩著你好嗎?」

他的大眼難以置信,壓在他上方的人,竟然放軟姿態求他。

「不好。」這不是賭氣,他是真的不願意,「你應該去復學,而且我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弱。」

沈昌珉剛強中帶有柔情,可顯然地,沈昌珉也不願再退,「我不可能再讓你冒這樣的風險。」

只見沈昌珉扯開了他的領口,他的襯衫掉了幾顆扣子,領帶就被扯了下來。他反抗未及,沈昌珉就將他的手腕與床頭綁一起,只道:「我今天會去幫你請假。」

「你敢去我們這輩子就絕交!」

嚇阻無效,沈昌珉依舊走出房門,還替他鎖了門。

他紅著眼眶,深深吸了一口氣。

沈昌珉前程似錦,不該就葬喪在他手裡。

他扯著床頭,卻發現沈昌珉將他綁得緊。

始料未及,最終逃不出的,還是沈昌珉的手掌心。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