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的他們,住一個星期不到,沈昌珉便帶他回到金在中的住所去了。原本計畫好的事情這次又泡湯了,但沈昌珉似乎不怪他,只要他這兩個星期好好的睡。沈昌珉說,與期待在那會令他難受的地方,不如帶他回到金在中這裡,吃也吃得好,睡也睡得佳。

沈昌珉的設身處地,他感激,但同時也自責。想必沈昌珉是犧牲了不少自己想做的休閒娛樂來陪他,他能給的不是有限,而是幾乎什麼都沒辦法給予沈昌珉。

回到金在中這裡,還是沈昌珉從車上將他揹上樓來,然後輕輕的放上床。雖然一心想給予沈昌珉一點回饋,但說到底,他還是只是一個嗜睡者罷了。不過同然是睡,在不同的地方,睡夢中的他心境也會跟著不同。熟悉的環境令他覺得安心,所以睡起來通常也比較徹底。

沈昌珉坐在床上拿著書嗑,一邊看書一邊看著崔珉豪有無異樣。有時崔珉豪會踢一下被子,有時會轉側身臥睡,但無論是什麼模樣,他總覺得崔珉豪的睡言很安詳,就是個標準的睡美人。他的雙眼盯著自己的書上瞧,約略過了一個小時後,他才將書闔上,下了床梳洗完後,又爬回床上來。他拉起了棉被,為自己與崔珉豪一同蓋上。

崔珉豪回到家中後,從中午就睡到現在了。本想叫醒他,但他想,反正崔珉豪只要肚子餓就會自懂醒過來,所以也不用刻意打擾崔珉豪的美夢。

他看著崔珉豪面對他的容顏,輕輕地撥開了崔珉豪的亂髮,然後看著那一覽無遺的臉蛋。崔珉豪的面容偏帥氣型,看起來陽剛,但睡覺時就像個睡美人一樣,容易讓人趁虛而入。但他曉得,崔珉豪的心並不比面容來的剛毅,因為他知道崔珉豪容易多想,也容易受傷。

看見崔珉豪在老家時的模樣,他就曉得崔珉豪的心中想了些什麼。肯定是聽了那時在客廳他們仨人的對話,所以眼淚才會潸潸落下。崔珉豪連哭也沒有聲音,這就是標準的壓抑。

他能做的不多,就是給予崔珉豪一個安靜的環境讓他好好養病。他也不是用著犧牲自己的心態來照顧崔珉豪,因為他曉得崔珉豪這輩子都還不起自己對他的好,而他也不需要崔珉豪來還,他要的很簡單,就是崔珉豪的健康可以康復。

他看著崔珉豪精緻的五官,最後他就如一般的男人見到美人一樣,把持不住的吻了崔珉豪的唇。這種親密在他們之間不常發生,也許是彼此個性的問題,所以他們沒辦法像朴有天與金俊秀一樣,每天親個兩三次,一個星期做個五六七八次。

除了個性以外,當然他們之間他也不允許自己這麼對待崔珉豪。一個睡著的人,要掠奪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但是他卻遲遲的不敢行動。如果影響了崔珉豪的健康,這可就不好了。他這麼想。

他輕輕地吻了一會,崔珉豪卻小有動作了。他以為崔珉豪可能會醒過來,不過結果卻沒如他預期的發生,崔珉豪一樣很沉穩的繼續睡。於是他又吻了一口。他與崔珉豪之間幾乎沒有細縫,棉被糾纏住他們,讓他越來越妄為。

「唔……。」

見崔珉豪有了聲響,他放過了崔珉豪。崔珉豪皺了一下眉頭,便緩緩的睜開了眼來。

「你還沒睡?」崔珉豪睡眼惺忪,抬眼看著他問。

「剛要睡。」他說。

「嗯。」

崔珉豪拉了棉被,縮了身子以後又打算將那雙大眼給閉上了。

「唔……。」

於是他又吻了崔珉豪。崔珉豪半瞇著眼沒有反抗,直到他放過了他為止。

「我知道要怎麼讓睡美人醒過來。」他說。

崔珉豪眨了眨眼,笑了出聲,「你在我身上研究到了什麼?」

「哼。」

「你吻了幾次?」崔珉豪問。

「三次。」他老實說。

「那你下次試試看,我平均要被你吻幾次才會醒。」

「我賭一次就醒。」他淺笑說。

崔珉豪閉了上眼,輕聲說:「謝謝你,總是在我身邊。」

突然的感言還真讓他不曉得該怎麼接話,但他知道崔珉豪所說的話是針對什麼而來。

「再抱歉我可能現在就要了你。」他說。

崔珉豪抬眼看著他,臉上沒有任何的恐懼,只是一抹淡淡的微笑,「做了你就得養我一輩子。」崔珉豪說。

所以若是再抱歉,他就要使用這種低俗的手段來將崔珉豪困在自己身邊一輩子。只有一輩子才有辦法證明他絕對是不離不棄,不管父母說了些什麼,外界拋來了什麼眼光,只要做了,他就不會放棄崔珉豪。

「那現在來做吧。」他說。

崔珉豪依舊是側躺在床看著他,「其實不用急著要養我,我們都還年輕,你也許會遇到更好的女性或男性。」

說到底,崔珉豪還是不想成為他身上的包袱,又或者不相信他能夠陪在他身邊一輩子。

「哼。」他躺正了身子,輕聲說:「我不信你會心甘情願看我愛別人。」

「是有點難度。」崔珉豪的臉頰蹭上他的肩說。

「睡吧。」他說。

崔珉豪靠在他的肩上,安靜了一會,便偷笑幾聲,「把睡美人吻醒,不做點什麼不覺得不甘願嗎?」

他轉過頭看著崔珉豪,哼了一聲,於是說:「到頭來不都是要做!」

「小聲一點啦。」崔珉豪躲進了棉被裡,輕聲說。

「你等等就不要自己叫得太大聲。」

「如果很痛,我一定叫的很大聲。」

「是如果太舒服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