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將那頭長髮綑成了一個包,拿了錢袋就往自己的內襯裡塞,一人小人兒便快步地朝著廟會地點跑去。今日的廟會是第一天開始,所以節目會特別多,且廟會也會特別熱鬧。他來至與沈昌珉約好的地點等待,一個人期待的坐上涼亭內的木椅,期待沈昌珉的出現。沈昌珉的轎子沒過幾會也來至了相約地,他下了轎子,一眼就找到了崔珉豪的身影。他不急不徐地朝涼亭內走去,看著崔珉豪的背影輕聲說:「我來晚了。」

崔珉豪轉了過身,臉上笑起來說:「哥!其實我也剛來不久而已啦。」

今日崔珉豪的模樣雖然沒有特別整裝過,不過將那頭長髮給束上後,整個人個感覺就不同了。臉蛋依舊那麼有神,五官也顯得更鮮明。這副令人憐愛的面孔,讓他看了許久,都未曾發現自己的失禮。

「哥咱們走吧,快開始了。今天是第一天,會很熱鬧,但也很多人。」

崔珉豪牽了他的手,一個勁下了階梯,然而帶著他往人群裡衝去。他也不管身後的保鑣是不是跟的上,腳步是毅然決然的隨著崔珉豪走掉了。鄭允浩不急著跟,他與隨扈各自一腳蹬地,各個皆往住戶的屋頂上跳了上去。

崔珉豪開心地拉著他,與他逛著每個點起燈的小攤販。雖然賣得東西沒有宮廷內的華麗,但在燈光的點綴之下,看上去也是挺吸睛。不過崔珉豪似乎對於這些小綴飾不感興趣,盡是帶著他看些吃的。但僅是跟著崔珉豪東看西瞧,他倒是沒看見崔珉豪有買的東西。現在這時辰,應該正是享用晚膳的時候了。也不曉得崔珉豪吃過了沒,只見崔珉豪都會在掌上計算些東西,沒買東西來吃。

「你吃過了嗎?」他問。

崔珉豪認真的看著自己的掌心,想了一會才道:「還沒喔。」他瞧著崔珉豪望了望眼前燒餅油條,只見崔珉豪轉身牽著他又要離去時,他一把就將人兒給拉了回來,「想吃這味的嗎?」

崔珉豪抬頭看著他,苦笑答:「想的,只是我的錢不夠支付。」

「我買給你吧。」他微笑道。

崔珉豪緊張的抓著他的手,搖頭說:「別!哥你別這樣!」

「我也還沒吃晚膳,順道吧。」他說。

於是他逕自的點了兩份燒餅油條,又買了兩盤煎餃以及四粒水煎包,還有兩碗大碗豆漿,「內食。」

「好的這位客官。」

這回倒是換他將崔珉豪拉進攤販旁的桌椅,坐了下來道:「先吃點東西等再逛吧。」

老實說他也餓了,他最不喜歡的就是餓著肚子做任何事情。

「哥點太多了,吃不完的。」崔珉豪看著一道一道上的餐點,汗顏道。

其實他覺得這份量並不多,不過見崔珉豪那小身子,也半安慰的說:「不是想長高?多吃點。」

崔珉豪那姣好的臉蛋又朝他笑了開來。這回晚膳吃得簡單,可他卻覺得美味。見崔珉豪也吃得津津有味,他心上不免覺得嚐到甜頭。他喜歡崔珉豪大笑的模樣,彷彿這世間還不算太糟,總有幾分的美好座落於幾個小地方,而被他發現的美好,就是眼前這枚總是笑得開朗的崔珉豪。

崔珉豪邊吃邊嚷著好吃,還想留點帶回給自家的娘吃。不過他卻直接的又替崔珉豪點了幾份,微笑地告訴他,新點的帶給娘吃,舊有的得自己吃光。但實則他點的份量就是過多了點,所以崔珉豪還是吃剩了。

「我真的飽了……。」崔珉豪摸著自己的肚子說。

他夾了崔珉豪吃剩的部分,沒幾下就將全部都塞進了肚子裡,殲滅了桌上所有的食物。

「哥的食量好大喔!」

「天生的。」他說。

他站了起身將所有的消費一並支付,崔珉豪在他身旁皺著眉,還拉著他的衣角似乎覺得不好意思,「哥這些很貴的。」

他垂下頭看著崔珉豪那愧疚的模樣,笑了笑,搖頭沒有說話。事實上他覺得很平價,反正才這點錢而已,崔珉豪也沒有必要跟他計較那麼多。他什麼都沒有,就只有錢而已。花在能給他滿足的人兒上,他覺得很值得,雖然這錢真的也不是什麼大錢。

「還有想吃點什麼嗎?」他問。

「哥還吃得下!?」崔珉豪驚恐的看著他。

「可以的。」他說。

崔珉豪拎著手上的食物,搖著頭說:「咱先逛吧!餓了再吃。」

「行的。」

總而言之,他還挺喜歡順著崔珉豪。從小他沒順過誰,唯一能讓他順從的母親也已不能再與他親近,這多年來,他不曾為誰付出過自己的用心。直到遇上了崔珉豪,雖然與母親的敬愛不同,但他們同是自己會想呵護的人。多半的時間裡他逛得並不是廟會的熱鬧,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端看崔珉豪的笑容上。

「來喔來喔!各位客官朝這裡看來,想不想測試自己是否與心上人有緣在一起呢?來嘗試這次所舉辦的活動吧!」

他牽著崔珉豪的手,倆人的目光就朝著那最大的攤販看去。

「每個人必須戴上面具,換上同樣的衣裳,各自於廟會裡走散,然後自己去揭開您認為是心上人的面具,就能夠知曉自己是不是真跟您內心所想的人兒有無緣份了。」

他聽著這遊戲規則,心想,那也得自己的心上人有在這廟會裡才玩得起來吧?

「各位客官,本店有各式各樣的面具讓大家選,衣裳就用送的喔,各個尺寸都有!」

上門前去購買面具的人還真多,看來京城內學會暗戀人的草民也頗為多的。

「哥,咱也去玩吧?」崔珉豪抬頭看著他,笑說:「就看咱能不能找到對方。」

這還不容易?瞧這身高跟髮包。

「想玩就玩吧。」他輕聲說。

後來崔珉豪真向前選了想要的面具,他也選了一副,於是順手就付了錢。

「哥你又……」

「少說廢話。」

於是他們換上了衣裳也戴上了面具,崔珉豪便說:「咱反方向走百步,之後再轉身回過頭尋找吧!」

「嗯。」

他轉了過身,每走一步就數一步,不知道自己第一百步時已走至哪去,可當他回過頭看著人潮濟濟的街道,他才知道這遊戲的賣點是什麼。其實就是人潮,在人潮的大海裡撈針。他本想再走進人潮裡將崔珉豪找出來,但看那擠的水洩不通的街道,他心底煞時想放棄。雖說自己喜歡崔珉豪,但他卻不覺得他們彼此有緣份能夠在一起。於是索性繼續將腳步往前走,一個人走回了涼亭來。他走至涼亭內,看著湖畔所映出的月光。今日是月圓,月光顯得明亮許多。

「太子,崔珉豪人在用膳的攤販那。」鄭允浩的聲音從屋頂上傳了下來,只見他輕聲答:「不了,人太多,不想擠。」

鄭允浩也沒再說話,過不久後,他聽見身後傳了一陣腳步聲,身子都未轉過,就被一個不大的手臂抱住了。

「哥!你一定是哥!」

他緩緩的將面具拿下,轉過身低頭看著那笑得開心的面具。只見崔珉豪將面具往頭頂上挪,露出的臉蛋送了他一抹開懷大笑。

「我厲害吧!不管哥躲在哪,我都找的到!」

他摸了摸崔珉豪的臉頰,眼眸深邃的看著這人兒,輕聲說:「看來咱真的是有緣人。」

語畢,煙花隨同在湖畔綻放開來。他們一大一小的人兒,就同站在涼亭內,欣賞眼前的煙花。挺美的,若是他能將崔珉豪納入自己懷中,也許他的感情也能夠綻放得如此漂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