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沒有睡,他整天就在懊惱金俊秀所留下來的話。一句他好娘使他重新反省自我,不過重點是,他不太懂什麼叫作娘。而且金俊秀也沒告訴他,希望他變成什麼樣的人種,讓他根本沒有一個方向可以去解決娘這個問題。

他心煩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尾巴甩來甩去,還是想不通。為了不讓金俊秀再對他皺眉頭,他打算今晚去尋求一個答案。

當金俊秀打工完後從麵包店回來後,他不待金俊秀的指令,就乖乖的啃起NG麵包來,不讓金俊秀為他操心。可是他並沒有跟金俊秀說上一句話。這樣的態度讓金俊秀忽覺很抱歉,也許是自己明白對朴有天說了他很娘之類的話,導致朴有天與他生悶氣。

雖然很抱歉,不過他還是覺得朴有天很娘。就為了這點鳥事?

朴有天吃飽後,拿了浴巾就走進浴室裡開始洗澡,直至他們一同去美容院,朴有天都沒與他說過一句話。他站在朴有天的美容專用室外看著落地窗外頭的風景,雙手抱胸,又嘆一口氣。

「在中我問你喔,什麼叫作很娘?」朴有天問。

金在中想了一會,邊為他修眉邊說:「就是明明是個男人,行徑卻像女人。」

「那我有嗎?」

「你喔?」金在中又想了一會,「有時候吧!」

「因為俊秀說我很娘。」他露出了哀傷的神情,又說:「俊秀不喜歡娘。」

金在中挑了一下眉,看著外頭站得很酷的金俊秀,笑說:「看得出來啊,你的助理整個就是男人,而且又很會打架。」

「你知道他打架喔?」

「大家都知道阿,只是老闆娘沒有出面處理,私下將那群愛惹事的牛郎開除了。」

「好險沒有開除俊秀!」

「可能老闆娘讚賞他的行為吧!」金在中笑說。

朴有天聽了這話可驕傲了,自己心目中的小主人能夠被人稱讚,他自己也沾光。但是想起金俊秀今天對他所說的話,他還是很懊惱自己到底該怎麼讓金俊秀迷上他,然後寵他。

「在中,你覺得我要怎麼讓俊秀喜歡我?俊秀今天叫我不要那麼娘。」他又問得可憐,眼神整個就是水汪汪。

金在中撇嘴一笑,覺得這問題很白癡,「那就變MAN啊,你只要變得比俊秀更男人,他會屈服於你的。」金在中替他抓了髮後又說:「也有另一種讓他喜歡你的方法。」

「什麼方法?」

「你可以問俊秀他會怎麼追女孩,然後將他告訴你的方法用在他的身上就好啦。」金在中笑著又說:「他告訴你的方法,一般也是他會接受的方法。」

朴有天覺得金在中說得很有道理,所以他決定找時間來問問金俊秀都怎麼追女孩子。當然,他也要想辦法變得比金俊秀還男人,來讓金俊秀屈服於他,這樣金俊秀就會來疼他了。雖說他的邏輯嚴重出現矛盾,但還是趕緊脫離金俊秀不愛的娘才是最要緊的。

當他整裝完成,走出美容室後,本想開口與金俊秀說點什麼,可他卻收回了自己的聲音。他害怕金俊秀又會因為他的娘所以不喜歡。不過倒是很意外的,這次卻是金俊秀率先對他啟口。

「有天,如果你因為早上的事情生氣,我跟你道歉。」金俊秀轉了過身看著他,這翻話讓他不知所措,眨了眨眼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對不起。」金俊秀又說:「其實做自己就可以了。」

「不不,我要變得比你更男人!」朴有天握拳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臉上就笑了開來。朴有天見金俊秀的笑容,也跟著一起傻笑。

他們一同走出美容院,吃飯的同時,朴有天問了他一些話,「俊秀,你都怎麼追女孩子?」

金俊秀吃著炸醬麵,抬眼說:「我沒追過女孩子。」

「喔。」可他不死心,又問:「那如果要追你會怎麼追?」

金俊秀想了一會,抽了一張衛生紙擦了嘴後說:「當個壞男人吧,讓他有安全感。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不是嗎?追女孩不是你最清楚了?」朴有天歪了頭,不太明白金俊秀為什麼說他最清楚,「你不是很會哄女人?這是你的專業呢。」金俊秀又說。

朴有天思忖,而後搖頭說:「可是你不喜歡。」

「不會啊,如果我是被你哄的女人,也許我會愛上你。」金俊秀微微笑笑地說:「你工作的時候很帥氣的,就是個男人。」

所以金俊秀不喜歡他平常對待他的樣子了?

「真的嗎?」

「嗯。」金俊秀點頭道。

朴有天瞳孔變了顏色,不過眨了一眼後又變成了一般人的瞳孔。他的心情很愉悅,因為他知道要怎麼讓金俊秀愛上他了。

「今天謝謝你的藥膏,很有效。」金俊秀突然說。

「有好就好了!」

「好很快,現在幾乎不痛了。」

他看著金俊秀那微笑的臉龐,自己也跟著一起微笑了。他喜歡金俊秀,因為從來沒有一個小主人對他這麼不一樣。

「是說,你有要準備生日禮物給客戶嗎?」

他回過了神,看著金俊秀又恢復正經的臉,「不知道要買什麼。」

「不如假日我們去挑挑看?沒有的話就算了。」

「好啊好啊!」他開心地說。

金俊秀笑了笑,還是輕嘆了一聲。他眼前這個小老闆,什麼時候才會成熟一點呢?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