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本以為好事能多磨,可他娶親不久後,皇上的龍體速衰,使他只能囚於宮廷裡寸步不離。從小就與皇上沒什麼感情的他,反倒還多了點恨意在心頭。但為了成就大事,他只能裝作是一個乖兒子,日夜聽著皇上滿腹愴言。如今皇上已快別於世間,心頭掛念的卻還是他這輩子最痛恨之人。

「皇兒,若朕離去,你可答應朕一件事?」

他看著臥病於床的父王,冷聲問:「何事?」

「別誅殺德妃,算朕求你了。」他冷眼相對,沒話,「德妃離去時懷有朕的龍胎,也不知是否有成功產出,但那都是你的親弟或親妹,你可替朕照顧他們?」

他沒有答應但卻也無反對,只是悶聲不作響。

「朕曉得你因皇后而將德妃懷恨於心,但朕知道那件事情絕非德妃所為。」

他忖思,那可有證據否?母后的身體也回不來了,終身癱瘓成了啞人、行屍走肉盡是德妃之計,又是為何死到臨頭父王還想替德妃說情?除非有證據證明德妃的清白,不然此仇他是報定。

「能否替朕好好照顧德妃一家?」

他狠下了心,站起身來,轉身便離去,什麼答覆也沒有。除非母后重活過來,不然德妃他是殺定。

隔日,他一早就來至桃花道上。桃花花瓣隨風飄落,他徒步向前走。不論他什麼時候來,走到特定的地點總能遇上他想見的人兒。崔珉豪趴在地,於他的眼前擺動雙腿,攤著書閱覽。

「珉豪。」

「哥!」

崔珉豪從地上爬了起來,開心的跑至他的面前,笑說:「哥,這本書真好看,我看完等還你。」

他垂眼看著崔珉豪的笑臉,也微笑道:「不急。」

崔珉豪又走回桃花樹下,一屁股坐上地,屈膝便將書本擱在大腿上繼續閱讀。而他卻仍是站在原地裡抬頭賞花,久久沒移過半步。

「哥今日心情不好嗎?」崔珉豪轉過頭看著他,他低了頭與崔珉豪相望,然便走至崔珉豪的身旁,也不拘泥一同坐上盡是塵土的泥地上,「沒什麼。」他輕聲說。

崔珉豪闔上書來,並不相信他說的話,「我不信,一看就知道哥心事重重。」

他看著落下的花瓣,恍惚了一會才道:「也非要緊的事。」

「哥,娘常說要將心事說出來,心底才會好過喔。」崔珉豪抓著他臂上的衣裳,又說:「我也可以替哥分擔一些不愉快。」

他知道崔珉豪擔心他,但他還是沒開口對崔珉豪說這些禁忌之事。這些事情是無可奉告,所以他才一人埋藏於心十幾年。從前就慣於壓抑的他,也沒習慣與他人分享心事,他不喜歡別人知道他太多的事情。

「無事,你趕緊看書,看完我再借你新的。」他說。

「難道真沒法子幫哥嗎?」崔珉豪問。

他臉上笑了笑,玩笑的說:「這法子恐怕你難幫。」

「哥說說看。」

「罷了。」

「你就說說看好不?」崔珉豪不死心,抓了他的臂膀懇求。

他的後腦勺靠著桃花樹的枝幹,轉頭臉上曖昧地看著崔珉豪。伸過一指提上崔珉豪的下巴,眼神就盯著那紅唇瞧。崔珉豪眨著大眼與他相望,似乎還是不明白他想做些什麼。那雙大眼總是那麼清澈無暇,教他如何欺負的下去?

「還是算了。」

「到底是什麼嘛,我是真的想幫哥!」崔珉豪不滿的皺著眉,好似不爽他的反反覆覆。

「真想幫?」

崔珉豪大力點著頭,「當然!」

他伸手摟過崔珉豪的腰,於事將人兒拉過自己,微笑道:「坐來這。」

崔珉豪照做,臀辦就緩緩挪至他的腿中央,坐上地板,抬眼看著他。他摟著崔珉豪的腰際,在崔珉豪的腹上拍呀拍,就像在抱小娃似的一樣。

「哥,我都幾歲人了,還讓你這麼抱我。」

「難為情?」

「有點。」

「那罷了。」

崔珉豪側了身看著他搖頭,「不,哥喜歡的話就多抱點。」

看這人兒似很為他著想,可卻不知這樣的好意讓他占盡了便宜。崔珉豪索性地就朝他胸膛上躺去,不鬧性子讓他乖乖的抱著。他偷偷嗅著崔珉豪的香氣,不自覺就在崔珉豪的頸子上落下輕吻。

「嗯?」崔珉豪忽感觸覺奇異,轉過頭就望著他瞧,「哥你做了什麼?」

「沒什麼。」

崔珉豪那微翹的紅唇顯得更是無辜,可在他眼裡,卻覺是種誘惑。他將崔珉豪抱得更緊一些,彎身就貼上崔珉豪的紅唇。崔珉豪驚嚇的臂膀推著他的胸,可他卻抑著崔珉豪的腦子不給退,強硬敲開了崔珉豪的嘴,唇舌相依。

「唔……。」

美好之事總是稍縱即逝,待崔珉豪在他面前嬌羞的喘氣,他似乎還覺得不夠多。

「哥……咱這樣……」崔珉豪摸著紅唇,卻沒下文。

「怎樣?」

「咱不該有這樣的心思。」崔珉豪冷靜地說。

「是嗎?」他微笑又道:「可這樣才能緩緩我心煩的事情。」

崔珉豪又躺上他的胸膛沒說話,似乎妥協了他的強硬。如果還不到愛,他又何如日日夜夜的想著崔珉豪呢?何止唇辦,崔珉豪的所有他都想要。這並非一時的衝動,而是他早已被崔珉豪悄悄地俘虜。

「那哥的心情好些了嗎?」崔珉豪轉過頭又問。

他看著懷中的崔珉豪,沒有回答崔珉豪的問題,只是細聲在崔珉豪的耳邊問:「你可知道我對你有什麼樣的心思?」

崔珉豪紅了臉,沒有說話,只覺腰上的手臂抱得更穩了。

「你可想知道?」沈昌珉又問。

崔珉豪時不時撇過頭與沈昌珉的眼眸相望,遲遲說不出個答案。只見他輕輕地在崔珉豪頸肩上點點親吻,然而大掌便探入他的衣內,嚇的他直想從他懷中離開。

「不,哥哥這……」

「你可想知道?」他又問。

崔珉豪滿臉通紅,羞赧無法答話。緩緩脫落的衣裳,讓他更是妄為。他細吻著崔珉豪的肩,沒有太大力,盡量不在崔珉豪身上留下痕跡。本是摸著細嫩乳首的大掌不正經地移了位,一路探至崔珉豪的褻褲裡來。崔珉豪半側著身抓著他的臂膀,雙腳一夾,顫著身子不敢說話。

「沒試過?」他輕聲問。

崔珉豪搖了搖頭,仍是不敢應聲。他低頭吻了崔珉豪微啟的紅唇,無聲的安慰,讓他順利將崔珉豪的腿撥了開來,然而占據崔珉豪的私密。崔珉豪發育尚未完全,就如嫩莖一般的嬌小脆弱。他的掌心輕輕的搓揉著崔珉豪的嫩莖,揉捏幾下小囊袋,哄著道:「放輕鬆,別緊張。」

崔珉豪靠在他的胸膛,雙眼看著他將自己身上的褻褲慢慢拉去,露出了那些微發芽的幼苗。崔銀豪難為情的撇開眼來,緊抓著他的手臂。

「害羞嗎?」

崔珉豪不敢答話。他摸著崔珉豪漸漸茁壯的嫩莖,不疾不徐地給予絲絲快感,且快且慢,惹的崔珉豪在他懷中輕喘。他滑著崔珉豪的鈴口,手指又把玩著臀間的小囊袋,這更讓崔珉豪奮力的抱著自己的手臂不放,直至崔珉豪在他的手中綻放,於他懷中顫抖,他才放過崔珉豪的脆弱。

他另一手輕輕拍著崔珉豪的小肚,就如剛開始相同,很有頻率,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樣。崔珉豪拉了自己的褲子,屈了身,安靜的側躺在他的懷中。他看著自己手中的熱液,這回倒是真的緩了他心中的煩悶。可這一次的得逞,卻為他們種下萬劫不復的孽種,悄悄於他們的命運當中,孳生萌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