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朴有天這般狂野的行徑,金俊秀逃了又逃,只不過沒有一次是成功逃出朴有天的手掌。他趴在床上擰住了被褥,身體上的屈辱鮮明,朴有天仍然是妄為地繼續肆虐,根本沒顧慮他的身子是否能夠再繼續撐下去,只有一股腦兒的衝勁。

這回真是沒辦法,他想休息,可朴有天總有辦法讓他無法昏睡過去,所以他決定找救兵,他需要有人來拯救他。估計朴有天這樣的體力,不可能區區七個小時就了事,為了不讓自己真的被玩壞,他第一個想到的求救對象,便是沈昌珉與崔珉豪。

他也不管朴有天是怎樣的瘋狂,只管著在床上匍匐,伸手拿過擺放在矮櫃上的手機,好險他的電話簿沒有多少人,沒幾下就讓他找到了崔珉豪的號碼,然而播了出去。他忍著下身的快感與不適,等著這通電會被接通。

「喂?」

電話通了,他緊抓著被褥,穩著聲音說:「珉豪……救我……」

「俊秀你在做什麼!?」

本來還在揉眼的崔珉豪一聽見電話裡頭恐怖的求救以及爭吵聲,他忽然驚醒,「俊秀你在哪!你還好嗎!?」

朴有天壓住了金俊秀的身子,搶過手機就將手機往地板上丟,金俊秀仍是不死心,對著手機大聲的說:「珉豪拜託你快過來……!」

「不行!」朴有天摀住了金俊秀的紅嘴,懲罰性地就捏住了他的分身,又說:「你怎麼可以偷打電話!」

崔珉豪聽著手機裡頭些微的聲音,他研判那囂張以及銷魂的聲音分別是朴有天與金俊秀,雖說不知道確切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基於朋友的道義,他便馬上跳了下床,換上了運動褲就想往房外衝。

「你幹嘛?」沈昌珉也被他吵醒了,看見他全副武裝準備出動的樣子,沈昌珉皺眉問:「這麼晚你要去哪?」

崔珉豪情急之下用了幾句話就描述了方才的電話內容,沈昌珉聽一聽也覺得放任崔珉豪自己一個人去不妥,於是他也換上了運動褲,倆人便一同開車前往。

「如果沒猜錯的話,俊秀應該在朴有天的房間。」崔珉豪說。

「先去那裡看看吧。」沈昌珉打了一個哈欠道。

他們倆從地下室搭電梯,一路往第五十樓層搭去,當電梯門一打開,就聽見了從房內傳來的聲音。

「放開我……我好累……!」

「我不放!」

「嗯啊──!」

「不聽話!你不聽話!」

崔珉豪與沈昌珉互看了一眼,確定案發現場就在此地,但問題是,他們搞不清楚為什麼金俊秀要打電話過來求救。

「要過去嗎?」沈昌珉問。

「可是俊秀他……他好像很需要幫助?」崔珉豪也懷疑了起來。

凌晨時分做這檔事挺正常的,不過在凌晨時分打電話求救,感覺就是事有蹊翹。

「那去看看吧。」沈昌珉正經的說。

他們倆也就朝著聲音來源走去,一至門口,就見朴有天拋來那兇狠的貓瞳,瞪著他們倆說:「為什麼要過來!」

床上的金俊秀幾乎是體無完膚,雙腿間就容納著一隻兇猛的野獸一樣,讓站在門口的他們差點認不出那個人就是朴有天。

「狼人嗎?可是今天好像不是滿月。」崔珉豪蹙眉問。

沈昌珉則是聳了肩,「不知道,反正先把俊秀弄出來再說。」

沈昌珉率先走了進去,一把就捉住了朴有天的尾巴,用力地往床下扯去,就趁著朴有天被拉出金俊秀的身子時,崔珉豪立馬就將金俊秀給抱上,然而衝出房,帶去了朴有天的臥房裡,將房門上鎖。

「可惡可惡!我的俊秀!」本想追上去攻擊崔珉豪的朴有天,又被沈昌珉抓了回來,一腳就踹在地板上。

沈昌珉還在狐疑眼前的怪物是不是朴有天時,朴有天這時又站了起來,全身赤裸的怒瞪沈昌珉。

「不要多管閒事!」

朴有天衝了過去,便與沈昌珉扭打起來。雖然朴有天的動作快,但沈昌珉的出手也不輕,每打中一下對朴有天就是一個重擊,直到沈昌珉將朴有天整個壓制在床,朝他怒吼:「你到底是誰!?」

朴有天被打了這幾拳,雖然很痛,但卻起了效用,將他從薄荷的誘惑裡拉了魂魄回來,「我、我……我是朴有天啦。」他縮回了耳朵以及尾巴,脾氣放軟了下來,「我真的是朴有天啦。」

沈昌珉放了他的身子,一副你在唬爛我的眼神盯著他瞧,「你最好說實話,不然我馬上拿槍斃了你!」

崔珉豪拿著毛巾為金俊秀擦拭身子,將金俊秀身上一堆粘膩慢慢的擦乾淨,直到擦至金俊秀臀瓣間的穴口,一扳開來看才知道真的不得了。

「這太嚴重了,都腫起來了。」崔珉豪皺著眉,來來回回為金俊秀做些簡單的清理,讓金俊秀的身子能夠好好放鬆。

金俊秀累到眼睛都快睜不開來了,不過卻在睡過去以前,用著沙啞的聲音說:「有天是一隻貓……可以變成人類的樣子……不要傷害他,他怕痛。」

崔珉豪挑了眉,再次抬頭看金俊秀時,金俊秀已睡著了。他替金俊秀捆好棉被以後,便走出了房門,回至沈昌珉的身邊。

「昌珉,有天不是狼人啦,是一隻貓咪喔!」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