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又是一張人生的空白紙。這回的主題對他而言有些挑戰性,即便他早已作好準備迎接全新的自己,可當他將沈遇安與沈昌珉送出家門以後,他才明白要乖乖在家做一個家庭主夫有多麼不容易。

最令他頭疼的並非家務事,而是當他踏進媽媽廚房的那一刻,他忽覺自己有些丟臉與尷尬。教室內盡是女人,有些年紀與他相仿,有些則是較他還年長一些。他搔了搔鼻頭傻笑了一會,便也找了一張沒人使用的桌子入坐。

奇怪的目光其實沒有他想像的多,多則是習以為常,少則是不可思議。但無論如何,在老師的一視同仁底下,他今日學會了如何做蛋塔,也認識了不少大媽級人物。

「小子,今年幾歲啦?」隔壁桌的大媽是傳了聲音過來,他愣了幾會,則是轉過身去禮貌地道:「二十四。」

「怎麼會想來這裡?你結婚了嗎?」

他有些猶豫該不該回答這樣的問題,但見大媽的面容淡定,他也沒有避諱地道:「結了。」

「所以你主內,你老婆主外?」大媽又問。

他故坐鎮定地收拾著那些味道不如何的蛋塔,硬著頭皮答:「他是老公……。」

大媽竟是一絲驚訝也無,相較於其他年輕主婦的眼光,大媽是顯得和藹,也表現的平常。可他早已害怕地冒了一身冷汗,直至大媽抬起眼來朝他笑道:「我家兒子也主內,我要他來這學怎麼做菜,他就是不肯,說什麼很丟臉。比起他,你可真好學!」

聽了這話,他的面部神經是鬆懈不少,臉上也不禁笑了起來。

「我能為他們做的,也只有這樣了。」他低聲道。

因大媽的開頭,教室內的同學們也與他分享起他的故事來。雖然每個人都對於他的戀情感到神奇,但同時地,大家也慶幸他是找上沈昌珉這樣的一個男人。

他在腦中紀錄下這些事情來,打算回家以後告訴沈昌珉,他今天在媽媽廚房被誇獎一事。不過距離沈昌珉下班還有段時間,他離開媽媽廚房以後,便也順道去了『斯特蘭奇』一趟。

金在中總能率先知道他的拜訪,於是在他到達店裡後,金在中已坐在老位子上等著他的到來。

「在中哥!」他喘著氣,一屁股就坐上一旁的位置,「我辭職了!我現在全職家庭主夫喔!」

金在中只是笑笑,「你給昌珉惹不少麻煩吧?」

他的大眼埋不住驚奇,雖先前金在中早已有警告過了,可不管經歷多少次的預言,他就是覺得金在中的特殊能力很神奇。

「是啊,是給他惹了不少麻煩,所以我主動提出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夫。」

金在中喝了口茶,微笑地說:「那很好呀,你可以照顧他們的健康。」

看來這回他難得做出了一項對的決定,他開心地拿了一塊蛋塔給了金在中,特別感謝他這陣子的相助,才讓他得以在每件事情發生之前打一針強心劑。金在中自是收下他的好意,可也不忘說道:「既然是全職的家庭主夫,可以多看點保健書籍,以後會用得到。」

金在中雖未將事情說得明白,但他卻明白金在中建議背後的道理,「昌珉跟遇安是不是身體不好?」

金在中是看了他一眼,「你還真有當家庭主夫的敏感度,沒錯,昌珉跟遇安健康要好好顧,他們認真起來連命都可以不要,特別是眼睛與胃,盡量避免過度用眼,也別喝太多酒,記得要多讓昌珉休息。」

被金在中這麼一說,他回家途中趕緊去書店刷了沈昌珉的卡,帶著一堆保健書籍回家。眼看父子就快回家了,他是將那堆書丟在課桌上,洗了手便開始做飯。待沈昌珉與沈遇安回到家後,他也正好端出幾道不具賣相的菜色來。

沈昌珉看著桌上那堆零亂的書籍,狐疑了一會,沈遇安二話不說就拿了一本翻閱起來。

「怎麼有這些書?」沈昌珉看向飯廳裡的他問。

「刷你的卡買的。」

沈昌珉直接朝他走去,輕聲說:「我知道,但你為什麼買那些?」

「晚點解釋給你聽吧,先洗手吃飯吧。」他也朝沈遇安喊道:「遇安,洗手吃飯了!」

飯局以後,他是與沈遇安一同洗澡、一起做功課、一起看電視,待沈遇安入睡之後,他才拿著衣服進浴室裡梳洗一翻。沈昌珉早已躺在床上等著他,可等待之際,仍不免地拿起尚未看完的小說繼續閱讀。當他披著浴巾走出浴室時,他是趕緊抽走沈昌珉手上的小說,雞婆地說:「你不可以過度用眼!早點休息!」

沈昌珉看著不太正常的他,沒幾下子就明白為何今天他會買那堆保健書籍。

「是不是金在中又跟你說什麼,你才變成這樣?還買那堆書。」沈昌珉似笑非笑地說。

「變成哪樣?照顧好你們父子是我的責任!」他正義凜然地說。

但沈昌珉卻沒將他的認真當回事,「那我現在要做什麼,現在才九點。」

「當然是睡覺啊,你必須強迫你的身體休息!」

他將沈昌珉的小說丟一旁,才正要去吹乾頭髮而已,沈昌珉便將他拉上床,「你應該還記得我說過什麼。」

「什麼?」他被沈昌珉給床咚在床,但大眼卻不知有危機仍是天真的地望著沈昌珉。

「如果你開始當家庭主夫,我每天都可以來一發。」

「不行,在中哥說我不能讓你太操勞。」他理當推著沈昌珉的肩膀,又說:「而且每天都來一發,你不覺得太多了嗎?我會長痔瘡跟得大腸癌耶!」

「我又不是非得進去你體內不可,雖然進去我會更舒服。」沈昌珉很直爽地說了出來,惹得他都不好意思聽。

「但還是太頻繁了啦!」

「你同樣是男的,應該曉得我們這年紀的需求有多高吧?」沈昌珉說什麼就是要咚著他,不肯讓他翻下床去。

「但是在中哥說--」

「我管他說什麼。」

沈昌珉說什麼就是要實踐早已在他心中計畫已久的夢想。他老早就要崔珉豪好好地當一個家庭主夫,任他予取予求,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了,他說什麼也不可能讓金在中那些天殺的預言干涉他的計畫。

崔珉豪理當拒絕不了他,不論什麼時候,沈昌珉就是王,他這個扮演王的男人自是沒有太多選擇的餘地。

其實沈昌珉說得也不錯,正值這二十出頭歲的他們,需求量自是有增無減。但沈昌珉的健康又該怎麼辦?

他喘著氣看著沈昌珉,全身無力地說:「你要愛惜自己啊,尤其是你的眼睛和胃……。」

他將今日金在中告訴他的健康問題重述了一遍,沈昌珉臉上沒有太多反應,大掌只是眷戀著他的身軀,不停來回地撫摸著。

好一會,沈昌珉竟道:「我還是比較想進去你裡面。」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他蹙著眉頭,抬起大眼不滿地說。

「有,但那不是你的責任嗎?」沈昌珉也垂下眼來,一派輕鬆地說:「書都買了,就好好研究怎麼照顧我的健康,你做什麼我就吃什麼。」

他霎是無言,可心底卻不禁發暖。

「要不要再來一回?」沈昌珉又問。

「太晚了。」

「才九點半耶。」

「假日啦假日……!」

終究,沈昌珉還是順了他的意思,放過他一馬。不過在這夜晚裡,他卻睡不太著,滿腦子盡是沈昌珉與沈遇安的健康問題。只是他很慶幸,慶幸自己辭了工作,有了時間照顧這對父子。

他輕輕地閉上了大眼來,才漸漸意識到,有了家庭以後,他的夢想雖是變小了,但卻也變得重要。

對於這個家庭,他責無旁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