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一句道歉,對方不一定就能夠如此賣面子的立即釋懷。

只有三人的晚餐,朴有天將俊秀的部分留了一些下來冰進冰箱裡,至於吃空的盤子與碗,金俊秀便在一旁幫忙洗,有天則幫忙將洗完的餐具用乾淨的抹布擦拭。

從飯局的一開始,有天就不斷地對金俊秀示好,不停地說話又或者為金俊秀增添些飯菜,很樂意地賣著閃光。只是金俊秀並不是很樂意買單,十句話裡頭也才回一句,對於有天溫柔的舉動,也表現得有些彆扭,而非一如往常地理所當然。

金俊秀的心結沒有解開,似乎埋有心事,朴有天這麼想。待朴有天拿自己的衣服出來讓有天進廁所換洗時,便見金俊秀至門口穿鞋,貌似要出門走走。

「要出去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沒有回頭,輕聲答:「嗯。」

門喀了一聲便關上,朴有天也趕緊抓緊腳步跟了出去,「我跟你去。」

金俊秀仍是走他的路,沒有拒絕他。當他追上金俊秀的腳步時,金俊秀的聲音便朝他飄了過來,「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朴有天愣了一會,點頭,「嗯。」

「你為什麼能夠這麼縱容你的貓咪?從我們掉進這個時空裡,你總是不會阻止也不會吃醋,放任他與有天在一起。」

朴有天想了一會,便反問:「你的問題是不是,為什麼我不會擔心俊秀愛上有天?」

這麼唸起問句來感覺很奇怪,但是他們倆都懂分別指的人是誰。

金俊秀回看他一眼,「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一直覺得是不是該離開他,然後讓他跟俊秀在一起。」

「這個問題我在發生這件事情以前就在想了。」朴有天笑說:「不過在發生這件事情以後,我有了答案。」

金俊秀看著路燈的蛾繞來繞去,便說:「所以你一剛開始就有打算讓俊秀愛上有天。」

「嗯,可是後來發現不行。」朴有天也隨著他的眼神望去,他們一同站在燈光下,眼神最後慢慢地看向彼此。

「為什麼不行?」

「寵物的世界很簡單,他們雖然會犯錯,但是還是會放下自尊裝無辜來請求原諒,你知道為什麼嗎?」金俊秀搖頭,「因為他們害怕被主人丟棄。」朴有天輕聲說。

金俊秀的鳳眼又漸漸紅潤,並不是因為生氣或感動,而是自責。

「寵物犯錯,主人可能會丟棄他們,但是主人犯錯,寵物不會不要我們。」朴有天溫柔笑著又說:「所以我很後悔當初竟然會想著將俊秀讓給有天來照顧,俊秀的眼淚很清楚告訴我,就算有天的條件再好,他也不會拋棄我這個主人,不然他大可拿有天來酸我,明明長一樣,一個卻是華麗版,一個卻是落魄版。」

只是思考順序的差異,得出的結論卻是如此不同。比起朴有天,他才是真正不適格的主人,竟還想回到歌舞伎町以後離開有天,又或者乾脆自己回去,把有天留下來送給俊秀。

他咬牙忍著淚水,今天哭的已經夠多了,也哭得不太像自己。他便轉身離去,朴有天則跟在他身後,然而在這區住宅區繞了一圈又一圈。直到他們回到家中時,便見有天失落地看著他們倆人,眼神裡是憤怒與難過。

「你不要偷把我的主人!」有天向前一把就捉住了朴有天的衣領,「就算你跟我長一樣也不行!」

聽見這麼大的聲響,俊秀便也從夢中驚醒,然而從臥房奪門而出,跑過來推走有天。

「放開我的主人!」

金俊秀在一旁看著這場鬧局,混亂當中輕聲說:「有天,過來。」

他伸出了臂膀,小手探了出去,有天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伸過大掌,握住了這隻小手。他緩緩地牽過他來,然而抱住了有天,「對不起。」

有天緊緊的摟住了他,在他的肩上也哭道:「對不起……。」

朴有天則是讓俊秀牽了起來,俊秀也抱住了朴有天,埋在他的頸間裡面。

做主人,一向都不容易。寬容與諒解,是主人的職責與態度。

寵物不僅僅是來陪伴自己,也需要自己用一生來陪伴他們一路長大。








最近也遇上一隻漂亮貓咪被棄養,身體受傷卻還兇巴巴不讓我靠近
可我還是送了他四湯匙的飼料,希望他在車下好好療傷,隔天,他離開了。
緣分很短暫,但如果他再回來,我一樣送他飼料,至少吃飽飽,讓狗追才有力氣逃:")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