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路睡至晚間,看看手腕上的手錶,剛好是晚上八點。臥房裡很安靜,望出門外,客廳裡燈光也沒有亮,不需要猜想也知道沈昌珉人在何處。他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機,上頭許多未接電話,還有幾封小短訊。

『今天的實驗很重要,好好休息,今晚可能不會回去。』

其實不必刻意告訴他,他也自是明白沈昌珉不會回至宿舍。

睡了一整天,身體終於覺得不那麼疲倦,只是想起自己的狼狽,心頭還是會有些悶痛作祟。為了不讓自己再多想什麼,他便起身前去將客廳裡散落的書籍整理好,然而動身前往常與沈昌珉一起逛的美食街。

這條街一剛開始對他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的回憶,而是直到沈昌珉向他告白,他才慢慢對這條街有感情。他邊走邊回想著他與沈昌珉的相處,似乎沒特別有趣,可卻能讓他對沈昌珉愛得死去活來。不過現在的他有所回憶,同時也代表著,這條街即將成為一段過去。

他同樣買了一慣愛吃的鹹酥雞,一杯飲料,就解決了一頓晚飯。

待他回至宿舍以後,清洗了自己,也順便再複習昨晚所看過的藥學理論。即便沈昌珉的冷落讓他沒什麼太大的動力,可既然還得繼續上班,他就不能夠過於怠慢。他告訴自己,就算之後與沈昌珉漸行漸遠,他也必須充實自己,為自己以後的去路做打算。

於是到了晚間十一點,他仍沒看見沈昌珉的身影,心底也不再是那般難過,隨手關了客廳的燈,打算回房睡覺去。放在他身邊的枕頭與棉被,他看了看,最後便將那些東西全然歸還回沈昌珉的臥房裡,好讓自已有辦法收拾對沈昌珉的依賴感。

這樣子才能在沈昌珉不需要他以後,讓自己有辦法全身而退。

隔天一早,他出了宿舍就很剛好地遇見從金俊秀宿舍裡走出的沈昌珉,沒有過於訝異,他只是望了一眼,便轉身先行離去。沈昌珉沒看見他的身影,他也不希望沈昌眠瞧見。一大早若要他面對有些尷尬的氣氛,他怕自己會吃不消,而修復好的心情與態度也會隨之瓦解。

他加快腳步,快速至公司裡頭,將手上那些書歸還給圖書館以後,便前去員工餐廳吃早餐。他猜沈昌珉應該會帶金俊秀去那間他們常光顧的早餐店吃早點,為了以防萬一,他刻意避免了那間早餐店,回歸至員工餐廳吃飯。

只是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與沈昌珉碰頭。待來他至實驗室以後,本以為會有點尷尬,但卻沒有。這尷尬的氣氛就在沈昌珉與金俊秀聊天的氣氛當中慢慢退散,唯一沒有差別的,就是他仍被晾在一旁,好似沒人知道他已經來上班一樣。

他只能在一旁慢慢等待,等至沈昌珉與金俊秀發現他以後,他才微笑開口道:「今天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金俊秀很開心地拿著實驗數據給他看,與他分享著他跟沈昌珉的實驗結果,並且告訴他目前他們仍在進行一樣偉大的實驗。前前後後,他感受的到金俊秀的喜悅,可惜卻聽不見有一絲需要他協助的請願。

「恭喜你們。」他微笑道。

看來還是沒辦法,他的能力仍不到邊,即便知道他們的成功,他也無法發表任何有點水準的心得。

「你的身體好點嗎?」沈昌珉突然問。

金俊秀這時才想起他昨天請假的事情,「對啊,有去看醫生嗎?」

「沒有,我睡一覺就好了。」他搖頭笑說。

後來實驗室又恢復以往,他看著那忙碌的倆人,總覺得自己也不該如此被動,應該主動參與。他提起了勇氣走至金俊秀的身旁,聽著他們的討論,也看著他們實驗,在一旁的他覺得自己好似聽得懂一些,只是目前金俊秀與沈昌珉遇上了難題,他也只能安靜地陪他們一起思考。

這些天念的東西並不是沒有用,但要說熟悉度的話,也許他還比不上金俊秀與沈昌珉,不過他就是想嘗試看看。於是他好奇地拿了桌上的燒杯,想著腦中的式子,最後不由自主地就將計算好的藥量加了進去。

沒想道融合一起的藥物起了化學反應,雖沒爆炸,卻也將實驗帶至最壞的結果。

金俊秀看著那瓶燒杯,倒沒什麼生氣,只是嘲笑顏色像是女巫調出來的藥水。但沈昌珉卻沒那麼好應付,劈頭就朝他開罵起來。

「你到底在做什麼!」

他與金俊秀都嚇了一下,愣了一會,才無措地答:「我……我只是加了──」

「這裡不需要你。」沈昌珉搶過了他的燒杯,不耐煩地說:「我研究這麼久,現在統統都要重來了!」

金俊秀覺得有點尷尬,嘴角似笑非笑,輕聲說:「這又不是什麼大問題……。」

沈昌珉顯然不這麼認為,又說:「反正不要亂動我的實驗。」

照理說,若是以前的他讓沈昌珉這麼罵,他一定不會覺得有什麼感覺。但不知為什麼,這次被這般指責,他的打擊卻比以往還大。

他順沈昌珉的意回至辦公桌,假裝沒事地看著他們的實驗數據。

他一路撐至中午,同樣告訴金俊秀目前他不餓,刻意打發掉他與沈昌珉後,一人便前去人事單位撰寫離職申請書,然而離開這間公司。

走出公司以後,被他壓在眼眶底下打轉的淚水才慢慢地滑落。

他想起上回居住的小屋租約期間還沒屆滿,也想起他學生時期就考過的藥劑師執照。

看來他已成功替沈昌珉將金在中所說的『陰霾』給抹去,什麼情人遊戲,他想也沒必要繼續。

想來想去,他是該開始走自己的路,找回具有價值的自己。








看似幼稚,但我卻覺得這很重要。
即使對方是一個值得依賴的人,人還是不能停止發現自己的價值。
因為沒有人能夠確信是否到最後還會有彼此,也許只剩自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