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金俊秀給予的機會,他不知自己該感謝還是回過頭去罵金俊秀雞婆。但他還是忍著性子告訴自己,就當作是一個老師捐獻他微薄的力量,畢竟來參加這是系烤的只有他一人有車,其他人不是搭捷運,就是騎機車來的。

他並不排斥幫助人這樣的事情,只是他很在乎與崔珉豪待在同一個空間裡的感受。他倆一人安靜的開車,一人看著擋風玻璃外的風景,不知道自己該開口說些什麼話才不會讓人覺得尷尬,所以乾脆什麼都不說,於是就越變越尷尬。

「老師,我有點好奇,可以過問你的年齡嗎?」崔珉豪突然一樣想到,又說:「同學之間都很好奇你跟俊秀老師的年齡。」

「三十五。」他很乾脆的說了。

他覺得年齡沒什麼好隱瞞,是年輕是老對他來說也不是很在乎。

「我們都猜你們大概快三十而已,尤其是俊秀老師,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崔珉豪笑說。

若說金俊秀看起來很年輕,他並不怎麼意外,只是一般都被人說他很臭老的他,對於崔珉豪的這般說詞,他倒是覺得自己應該是仗著金俊秀朋友的福氣,所以順道說他看起來也不像三十五歲的人。

「是嗎。」他輕聲說。

崔珉豪有一刻是轉頭看著他的側顏沒說話,他的餘光感受到,可卻裝作不知道。

「你每天都去圖書館嗎?」他問。

崔珉豪愣了一會,搖頭說:「沒有,我考試前一週不會去,因為人太多。」

「如果平常有念,考試前的日子就拿來補眠比較實在。」

「老師你當學生時也這樣嗎?」

「嗯。」只是他有點意外,沒想到崔珉豪也是一個害怕人多的人。但也許只是針對讀書環境來說而已。

「我都大考大玩,小考小玩,不考就不玩了。」崔珉豪笑道。

現下年輕人能有這樣的觀念也不多,崔珉豪正面的態度,應該給予肯定,「這樣才對。」

人生就是要豐富一點比較有色彩,相較以前求學的他,他不愛社團也不愛參加系上的任何活動,平常就是待在圖書館念書,考前回宿舍睡覺。他的朋友一直都不多,走至今與他最親密的,也只有金俊秀而已。了解他的人其實也不用很多,因為他生性就不是一個喜歡太多人知道他的事的人。

崔珉豪本以為他只是將他載去超市而已,可沒想到他卻是帶他來到菜市場。他停好車來,一副就是相當熟練的模樣,帶著崔珉豪進入隨時都有可能迷路的菜市場來。

「跟好。」

「嗯。」

他一慣的穿越人群,然而來至了一攤賣豬肉的攤販。崔珉豪晚了幾步才到,只見他這麼對老闆說:「我要二十盒醃漬肉。」

崔珉豪瞪大了眼,看那一盒也不小,於是趕緊拉著他的手臂說:「老師,太多了啦!」

他冷靜的看著崔珉豪,一副你安心的姿態說:「有五盒是我的。」

他可是這個菜市場的常客,吃到都曉得哪些攤販的肉是最好的吃,一次要讓他吃五盒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兩千四。」老闆娘說。

崔珉豪掏了錢就想給,但他卻早了一步付錢。

「老師……?」

「我請客吧。」他輕聲說。

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寵溺,只是覺得既然自己霸佔了五盒,實在是不想拿學生所繳交的系會費來浪費。

「可是──」

他人轉身就又往菜攤前進,也買了不少不同品種的菜,拎一拎便全部丟上了車。

「老師這些錢大家一起分擔的話你比較不會虧這麼多。」崔珉豪仍是耿耿於懷的說。但他卻冷漠以對,像是消極抵制一樣,有些話他只說一次,不會變更就是不會變更,「剩下的系會費就拿去辦別的活動。」

這樣的壓迫之下,崔珉豪也只能閉上嘴,與他一同回到烤肉的地點。當他拎著五盒的醃漬肉還抱著一顆高麗菜走進烤肉區時,學生是戰戰兢兢前來想替他幫忙,「老師,這些我來吧!」可卻未料,他垂頭朝著學生低聲說:「這我的,你們去前面那幫珉豪。」然而一路走至他的小角落。

他的灰炭似乎已快燃燒殆盡,他花了點時間重新起火,又開始他的烤肉工程。除了肉片以外,他還去拿了一條吐司,一人便烤了起來。隨即烤肉區又開始有了歡鬧聲,他依舊邊烤邊看著眼前的風景,直到崔珉豪又闖進他的視線裡來,他的眼神又失了對溪流的焦點,瞧著崔珉豪與其他學生玩樂。

「夠了夠了,你們先玩吧!」崔珉豪開懷的笑說。

看來這個總召只管著應付這群同學,貌似都沒吃到什麼東西。他看著崔珉豪的身影,崔珉豪本是要回到會長那攤去吃烤肉,可當崔珉豪走過他的小角落時,還刻意的在他面前蹲下身來,似乎要跟他討價還價今天付錢的事情。

「老師,我事後再給你另外十五盒還有四顆高麗菜跟金針菇的錢吧,好嗎?」

他無言以對,只是夾了一塊剛烤好的肉,然而包進了吐司裡頭,遞給了崔珉豪。

「先吃吧,你都沒吃。」他說。

崔珉豪睜了大眼,一副就是為什麼他會知道他都沒吃東西。

「謝謝老師……。」於是他成了崔珉豪的暫時廚師,烤給必須應付同學的崔珉豪吃,也烤給自己吃。直到崔珉豪玩累了,回到他的小角落坐在他面前,他又端了新的食物給了崔珉豪,「老師,這個肉真的不錯吃。」

「嗯。」

「老師,你下學期有要新開什麼課嗎?」崔珉豪問。

他抬起了眼,看著崔珉豪吃著肉片,雙腳泡在溪川裡面,「不知道。」

「有開的話,我想選。」崔珉豪笑說:「我喜歡聽老師你的課。」

他垂落了眼,無聲無息的又將第二盒肉給解決了。於是嘴角,輕輕地笑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