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在高興的情緒底下,無論是腦子還是身體,總會多了一份膽量來讓自己為所欲為。這就有如減肥一樣,吃的時候不覺罪惡只覺高興,吃完以後,欲望滿足了,可也後悔了。現在的他,就有如在減肥中的水深火熱一樣,他好後悔舉了一個爛例子來回答崔珉豪的問題。應該說,那不能算舉例,而是他以自己活生生的體驗來告訴崔珉豪,其實他還愛著他。

躺在床上的他,本來應該要早早入睡,但卻是翻來覆去,輾轉難眠,直至時間不知來到什麼時候,他才疲憊的必上眼睡去。明天是校慶,他這輩子從沒參加過什麼校慶,可因金俊秀的邀約,又加上崔珉豪是學生會的總召,零零總總的理由加上來,導致他非去不可了。

告白的這件事情,他還沒有告訴金俊秀,但金俊秀卻告訴他崔珉豪已經恢復單身這翻好消息。他想,如果他沒有開口說,這輩子可能不會有人知道崔珉豪與小女友分手的消息他是第一個人知道。其實也沒什麼好宣傳的,反正分了就是結果,一個足以讓他沒了理性且不小心告白的結果。待他再次爭開眼時,手機鬧鈴沒有響,他意外的比鬧鈴早起。

今天是校慶,照理說當老師應該沒什麼事情可做,而且校慶的園遊會是持續至下午時分,他現在這麼早起也不知道時間該往哪耗去。記憶中金俊秀好像有提醒他應該幾點到校的樣子,因為校內有活動,叫他務必得去。好像是十點開始吧。

他打了一個哈欠,隨隨便便的啃了幾片土司,喝了幾杯牛奶,刷牙洗臉,於是坐在書桌前發著呆。目前是七點多,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他開了筆電繼續他的論文,順便上網收信件。大至上的閱覽,不小心看見了一個他熟悉的名字。沒想到幾天前崔珉豪有寄信給他,他趕緊打開來看,裡頭是一些物理問題,不過最後一句卻是題外話。

『老師,關於我問你的那個網路上問題,我想明白了。』

你明白了……但是我不明白你究竟明白了什麼東西。

一大早就要如此強心臟,他覺得自己已不知折了多少壽來應付崔珉豪的出現。本來想拿起手機告訴金俊秀今天他不想去了,可腦中想起崔珉豪失落的模樣,他又有些不忍心。但其實他真的不用如此自以為地認為自己已在崔珉豪的心中有了地位,他告訴自己,真的不用有這樣的期許。

前前後後,他最後還是決定去了,反正崔珉豪都邀了,他還是別拒絕的好。待時間過了三個小時後,他準時十點在學生會所指定的地點集合,來玩這遊戲的人其實並不限校內學生,還有外校的以及在校閒來無事的老師們。

據說這遊戲是從古流傳至今,好似是每個人得換上相同的服裝,戴上自己所選的面具,然而各自離開集合地點時數百步後,開始找尋自己想找的對象。若是找的到自己心儀的對象,那麼就代表彼此是有緣的。聽著遊戲規則,他好像覺得自己曾經玩過。

反正照做就是,離開以前,金俊秀還要他別去找他,提醒他得去找崔珉豪的身影。說真的,人如此多,他要從何找起?他一向不喜歡人多的遊戲,也不愛人多的地方,所以離開後,他早已超過了百步,一步一步的朝著學校最少人去的山頂涼亭爬去。因為到處都是坡,所以沒人愛爬上來。對於他這種性格的人,離群索居是最好的選擇。無論他的骨骼是否已不如以往的健壯,他還是穩固了每一步,將自己帶往山頂的涼亭上去。

爬上以後已經喘吁吁,好險他身邊帶了瓶水,沒水就會死的他不由得地灌了起來。這個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來過,估計是不多。除了蟲鳴鳥叫以外,再者就是蚊子多,所以應該沒什麼人喜歡來。才這麼想而已,他身後便也傳了一陣腳步聲,接著是來至他身後的喘息聲。

「是、是沈老師嗎……呼呼……?」

這孩子的聲音他認得,但他沒轉過身去。他想起以前,原來他以前也玩過這遊戲,那時也是崔珉豪找到了他,並且朝他的懷中奔了過來,而他也將崔珉豪揉進了自己懷裡。停頓了些許,他才緩緩轉過身,看著面容戴著一副笑臉面具的崔珉豪。

他將自己哭臉的面具拿下,微笑的點頭,「嗯。」

「我就知道我一定找的到老師,每個人都覺得你最難找。」崔珉豪將笑臉面具往頭頂上提,笑道:「但不管老師躲在哪,我都找的到。」

『我厲害吧!不管哥躲在哪,我都找的到!』一句如出一轍的話語從他腦中傳了出來,他看著崔珉豪,一語不發。

「老師……?」

他慢慢的朝崔珉豪走去,伸過了手就把崔珉豪拉進了自己的懷中。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很複雜,他記得記憶的最後一幕,他好像也這麼把人兒給帶進自己懷中,然而又做了什麼?

「唔……。」他的大掌沾上了崔珉豪後頸裡的薄汗,低頭便將崔珉豪的紅唇給堵上。

那次的故事最後是已完結,可這回的故事,他希望能是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