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一早,鬧鐘一響,他沒打算賴床,轉身就將鬧鐘給按停,不過他這一早還是差點遲到了在職專班的課。原因無他,就是那早已酒醒也沒見有宿醉的崔珉豪,在鬧鐘響後,也隨他一起睜眼,行動較慢的他,不小心就被崔珉豪給擒抱,說什麼也不讓他下床準備去上課。好險他有提早起床的習慣,要不然他可沒多餘的時間陪崔珉豪瞎胡鬧。

於是出門前,他還刻意的交代了一些事情,包括廁所在哪,新的牙刷去哪裡拿,想洗澡的話哪瓶是沐浴乳哪瓶是洗髮乳,還有,他的衣櫃哪一個櫃有放他的體恤,想替換就自行去拿,至於髒衣服,他特別規定一定得丟去陽台的洗衣機洗一洗。

零零總總,交代完後他便也趕著地鐵來至學校。崔珉豪這一天該怎麼過?他想應該就是宅在他家,等他回家養。

難得星期六的課讓他覺得時間過得有些緩慢,他上課時不時的看錶,第一節下課鐘聲都未打,他已破記錄的看了五次錶上的時間。可就算鐘聲打了,習慣不下課的他也不能突然破壞這個原則,只因他想打通電話回去問問崔珉豪有沒又遇上什麼問題,又或者哪些家電不會用之類的問題。但他告訴自己應當放心,畢竟崔珉豪已是二十出頭的大人了,實在也不需要讓他像在顧小孩一般的多心與操勞。他還是中規中矩的將兩個小時的課程結束,剩下的時間便是他的假期。

他同然搭乘地鐵回到那間不大的狗窩,進門便見崔珉豪換了一件他經常穿的體恤在他的家中打滾。說是打滾也有些太差強人意,其實只是手中拿著他歷年來寫過的論文,躺在床上愜意的看著。

「老師!這裡有好多我沒看過的論文耶,你寫的都很棒!」崔珉豪高興的朝他笑道,但他卻不以為然,只反問:「吃飯了嗎?」

「我有吃幾片吐司,還有喝冰箱的牛奶。」還真是主動,從來就沒人膽敢碰他的食物,就連金俊秀也沒碰過。但這也無妨,能自己覓食總比要他處處憂心的好。

「中午有想吃什麼嗎?」他又問。

崔珉豪在床上翻了個身,搖頭道:「我還沒想到,現在才十點多而已。」

說的也是,但每天想著三餐的著落已成了他的習慣。總覺得他的生命意義很淺顯易懂,他從不追求什麼大業,只貪圖生活中的一些小平靜,還有他今日該享受什麼美食。如今現在,他的身邊還多了一個能夠潤滑他的小子,他這輩子可能沒辦法成為名留千史的偉人,但卻可以過著偉人所嚮往的日子。

小時候覺得幸福很簡單,長大後才發覺簡單就是種幸福。他拿了放在書桌上的好店收集冊,與崔珉豪分別躺了一邊的床,各自看著不同的東西。有時崔珉豪還會拿著他的論文集問他一些物理問題,他不厭其煩的回答,可最後卻換成他逼問著崔珉豪中午到底吃什麼好。

「老師,你拿著這本什麼……好店收集冊,感覺好像小孩子喔。」崔珉豪拿過他的收集冊,臉上止不住笑容。

他沒有說話,只是又將收集冊搶了回來,悶說:「我自己決定。」

「你竟然因為挑不出中餐跟我發脾氣,哈哈,老師你好可愛耶。」崔珉豪笑的很開心,又趴上了他的小腹,懶洋洋的枕在上頭。他只輕輕嘆了一口氣,餘光知道崔珉豪的大眼頻頻的看著自己,為了躲避,他只能裝作沒什麼事,繼續決定他的中餐著落。

「老師,你的房間好乾淨,也很規律,跟你的性格很像。」崔珉豪將論文集放在胸膛上,像是在剖析他一般又說:「尤其是冰箱,我沒看過有人把冰箱內的東西分類的這麼清楚又井然有序。」

他的臉上有些微紅,被人發現他不為人的秘密,感覺他的習性莫名被一探究竟。就像是他裸著身子站在崔珉豪面前,任崔珉豪觀看一樣的一覽無遺。

「俊秀老師說,你的大老婆永遠都是冰箱。」崔珉豪笑眼看他,下一句卻自己說的羞澀,「但是我跟俊秀老師說,我願意當你們的小三。」

那雙大眼總是那麼吸引人,讓他不禁看的有些出神,甚至想以行動表示,讓崔珉豪知道,其實他能做到的事情,是冰箱所做不到的。好比一個擁抱,一個輕吻,然而一隻手讓他牽在街上擺盪。

「老師。」

「嗯?」

「我們中午去吃水煎包吧!」

他緩緩的睜大眼,看了崔珉豪幾許,才微笑點頭答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