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金俊秀與朴有天的慫恿之下,他是傳了封道歉簡訊,雖然內容簡短,但卻包涵著他滿滿地歉意。不過令人傷心的是,一個星期以後,他一封簡訊也沒收到,崔珉豪貌似連回傳的意願也沒有。

本是沒太多想得他只認為自己大概是被崔珉豪所討厭,可這件事情當他告訴金俊秀以後,他才發現人類的世界一點也不單純。金俊秀告訴他,有可能是報導出現以後,崔珉豪遭到學校同學的質疑與霸凌,又或者被父母認出身影,因此手機被停,崔珉豪也找了地方躲起來,不願被發現。

說著說著,他都想替崔珉豪一口咬死金俊秀嘴中的那些人。錯不在崔珉豪,而是在他,為什麼要針對崔珉豪去?

當然這一切僅是金俊秀的假設,不過卻像移植思想一樣深值在他的腦海裡。

這回他又向金俊秀要了崔珉豪的學校住址,金俊秀雖然曉得崔珉豪就讀哪間學校,但他卻不想替他查。

「欸你不要這樣,那只是我亂說的!」

「快查!」

還真一發不可收拾,連一旁的夏洛克也被那股氣勢嚇著了,躲進櫃檯底下不敢吭聲,金俊秀何嘗不想躲?

「喂,你冷靜一點!」

最後出面擋在金俊秀前頭的是拿著剪刀手的朴有天,雖然沈昌珉恐怖歸恐怖,但有誰生起氣來不恐怖的?朴有天抬頭盯著他,警告地說:「你敢傷害俊秀我就跟你拼了!」

沒想到眼前這人除了有大量費洛蒙外,生起氣來的戰鬥指數也夠格當他的對手。

只是,朴有天的出現並不是一同來阻止他,而是勸導金俊秀,再幫忙他一次查詢崔珉豪的學校住址,讓他能夠完成心願地去堵人。這並不是一種騷擾,而是一種確保,確保長在他心肉上的人在生活上沒有任何問題、沒有任何傷害。

朴有天又說,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他自己身上,他也必定會使出所有的大絕來確保金俊秀的安全。

最後金俊秀便也妥協,雖然覺得一直洩漏客戶的個資實在是不大好,但為了確認崔珉豪真沒發生任何事,他想這也算是緊急情況。反正依照沈昌珉的個性,應該是不會無聊像個變態一樣地到處跟蹤人家。

「見好就收,免得越用越糟糕。」金俊秀將住址抄給了他,嘆了口氣說。

都怪他多嘴害得沈昌珉如此擔心,他也是該為這件事情而負責。但反觀,若沒他的多嘴,也許沈昌珉也不會想至這麼遠。若是崔珉豪真發生了什麼事情,那麼一切便也為時已晚了。

於是在隔天,沈昌珉向金俊秀請了假,一大早就照著金俊秀抄給他的路線圖出發。該搭哪班客運,該轉搭哪班市區公車,該在哪下車,金俊秀通通都替他查好了。

其實路程也沒有很遠,花得時間多半是等車的時間。約略過了三個小時,他便成功抵達學校大門口。

他站在大門外,沒有猶豫就蹋了進去。未料門口的守衛叫住他,朝他說了一大堆,說是要填寫外人參訪表等等,他覺得有些煩,可卻也沒在第一時間反駁那人。

「請來這邊填寫。」

他看著眼前的表格,要填寫姓名、性別、身分證字號等等,他會填得都填了,可是最後卻未通過。

「先生,要填寫身分證字號。」

他壓根沒這種東西,要他怎麼填?

「我沒有。」

「忘記了嗎?」

「不,我沒有。」

「那不好意思,不能讓你進去。」

他就這麼被擋在門口,他非常想一拳就讓眼前的警衛死於非命,但是金俊秀昨晚才告訴他,絕對不能鬧事。因為這不僅僅是對他麻煩,對於雇用人也會有些不便,畢竟他不具任何能夠證明身分的文件。

於是他就站在校門口外,從早站到下午,這期間學校都沒有學生出來。直到放學,人開始變多,他便在人潮裡搜著崔珉豪的氣息。人潮湧退,他並沒有看見崔珉豪的身影。

天色漸晚,他還是站在校門口外頭,看著只剩燈光點綴得教室。

沒想到就在他想離去以前,他聞見幾個人的氣味,裡頭夾雜著崔珉豪的味道。他盯著校園內姍姍走來地身影,聽著那幾人的嬉鬧聲,直到那些人走至大門以後,他才見到他想見得人。

崔珉豪見到他時,臉上的笑臉慢慢褪去,像是種意外,也像是種厭惡。

人類的情緒很多,他已經沒辦法從費洛蒙來評斷,眼前的狀況到底屬於什麼。

只見崔珉豪向其他人說了幾句,人就朝他這裡走來。他應該在崔珉豪走出來之前轉身就走,但是他沒有,也已來不及做這翻選擇。

「你怎麼會在這裡?」崔珉豪問。

他的心臟不自覺得跳快,但這不是因為見面而喜悅所以才加快,而是種面對過錯卻無所適從的感覺。

殘留在崔珉豪身上屬於他的味道,只剩下一點點,果然人類並沒有『屬於』的概念。又或者說,崔珉豪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屬於過他,小奴隸等等的頭銜,不過是他一人自作多情的懸念。

沒有他,崔珉豪一樣可以過得好。

「再見。」他輕聲說。

確保完成,接下來,就交給在未來會長大的夏洛克。

昌昌什麼的,過去了就等於垃圾。





我覺得昌珉好像越來越成長,也漸漸有人類的感受了,恩康康。
大家也這麼覺得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