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與崔珉豪約好今天一同去朴有天家中拜訪,可誰知補習班突然又說要加課,於是他臉皮薄不敢傳簡訊告訴朴有天自己想延後,只能放學以後硬著頭皮前往與朴有天約好的地點,也就是當初他們相遇的小巷子。

雖他得一個人前往赴約,不過崔珉豪卻同時帶給他一門好消息,就是那位沈昌珉與他的補習班是同個,所以他很有機會拉沈昌珉進來搖滾社。這道消息安慰他不少,也減去他不少緊張的心情,一個人偷偷摸摸地前來巷口赴約。

這回朴有天來的較晚,似乎是應付那些女粉絲,而他則躲在電線桿後頭,看著粉絲團散去以後,才探出頭看著前來的朴有天。

「等很久嗎?」朴有天笑問。

他搖搖頭,揹著電吉他說:「沒有很久啦。」

「只有你一個?」

「因為……學弟的補習班突然說要加課……。」要不他怎麼可能一個人就前來赴約呢?

只見朴有天笑得有些開心,走向前去帶著他前往自己的家中。不來還好,來了才發現眼前這棟豪宅竟然就是住著朴有天。以前他經常從這條路走去上學,每次都想翻牆進這棟豪宅一探究竟,沒想到多年以後,他真能大搖大擺跟在朴有天的屁股後進這豪宅裡頭。

「哦,你家好大喔,我以前常經過這裡耶!」

還得走過一個大花園才會到門口,不過這段路他倒是很享受。

「有蝴蝶!」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僅是笑了笑,便又往前走去。

當他們終於走進大門以後,便有屬不清的僕人前來幫朴有天拿東西,這天生好命人,果然不論走到哪裡,每個都會以為他是王子來著。事實上,這家庭背景也絕對能讓朴有天成為一個王子。

「準備一些吃的去音樂室。」

「是。」

一切就像活在不知第幾世紀的宮廷一樣,讓他不自覺就拍了朴有天的肩說:「怪不得每個女生都想跟你交往耶,就連我也想了。」他抬頭看著人工雕刻的天花板,若這裡隨便改一改,也許還能成為一個大教堂,一點也不違和。

「你想跟我交往?」

一個不注意,搖頭晃腦的他便撞上停下腳步的朴有天,他有些恍神的看著朴有天,方才聽不太清楚人家說了些什麼,於是傻笑:「嗯?什麼?」

朴有天笑了笑,搖頭道:「沒什麼。」

其實近看朴有天以後,才能夠體會為什麼這人會被稱王子,而每個人都針鋒相對搶著當王妃。

「這裡是音樂室。」朴有天說。

一踏進來才曉得,學校給的社辦真是爛到一個爆點,朴有天就像個專業音樂人一樣,什麼都有,一點也不奇怪。連最貴的吸音設備以及電子鼓這種東西通通都有,就像賣樂器的一樣,什麼也不少。

「你學過這些嗎?」他打了一下電子鼓,笑問。

朴有天微笑低聲說:「有些還在摸索。」

意思就是音樂是種興趣,所以才特別買了這麼多設備回家自己玩吧?

「是說同學,如果等等我的電吉他合格了,你會加入搖滾社嗎?」

朴有天沒有馬上答應,便說:「先彈來聽聽吧。」

於是他替自己做個準備時,點心也送了上來,不過為了保持吉他的整潔性,他想彈完再吃。朴有天則隨便坐在一張椅子上,雙腿交疊,吃著點心等著他的演奏。

「同學你這樣讓我好緊張。」他勉強笑說。

這種感覺好像自己來面試一樣,做得不好,可能隨時會被淘汰。

「放輕鬆。」

他大大吸了一口氣,笑說:「那我開始了喔。」

「嗯。」朴有天還舔了自己的食子拇指,他吞了口口水,待朴有天拿起餐巾紙擦拭以後,他才正式開始。

如果眼前這人是個女孩子,他想應該也有不少男人會搶著追吧?

下了一個音以後,他已不再緊張,便將自己在腦中浮現的音節用力的彈了出來。一點也不覺得吵雜,反倒在強而有力的聲調裡聽得出些微的傷悲。不知訴說著怎樣的無奈與委屈似的,直到他停下指法,聲音也在空氣裡慢慢消逝,朴有天才對他輕輕地拍著手。

「這譜你自己寫的?」朴有天問。

「沒有,我剛剛都亂彈的。」他笑說,比起一筆一畫的創作,他比較喜歡即興表演。

朴有天些微地睜大眼,眼神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同學我過關了嗎?你要加入嗎?我希望你當我的Keyboard手!」

朴有天優雅地喝著紅茶,低聲問:「你的嗎?」

他擦拭著吉他,沒有猶豫便道:「對啊,我的啊。」

他們倆便一同坐在椅子上享用手工餅乾,他也不客氣地就將盤子上所有的餅乾通通吃光光,還邊吃邊碎唸著好吃,滿手油膩膩,直到朴有天站了起來,告訴他,自己願意加入搖滾社以後,他才回過神經地握住朴有天的大掌。

「謝謝謝謝謝謝你!」他開心地尖叫,卻不知自己的小手有多髒,又灌下一杯好喝的紅茶,肚子滿載而歸。道別前,還向前特別擁抱朴有天一翻。

「同學!你的大恩大德我永遠不會忘記!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朴有天只是笑著點點頭,殊不知,這代價恐怕不是只有做牛做馬做雞做鴨這麼簡單。他看著金俊秀跳躍的背影一路跳出自己的大豪宅後,便抬手聞了聞金俊秀在他大掌內所留下的餅乾味。

欠了他一個人情,就別想這輩子能夠逃出他的手掌心。








這真的是樂團文!只是滿滿H的樂團文……(你吃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