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大概是睡痠了,待他從桌上爬起以後,時間正好是凌晨五點鐘。窗外微亮的陽光,照著他的書桌,他先是有些發愣,爾後眨幾眼才感覺到自己眼眶有點濕潤,眼睛腫脹,但他想不起來為何會如此。他緩緩將眼神落在書桌上,才發覺自己的工作還未完成,於是趕忙起身開燈,打算繼續未完的工作。

當他開啟燈走回書桌以後,便覺得有些不對勁。昨晚自己有關燈嗎?如果有的話,那他也不可能是從桌上醒過來,應該會是床才對。他抬頭看著燈管細想,最後也隨便這不清楚的記憶繼續模糊,他不求甚解,只想趕快將眼前的工作完成。

然而時間來至六點五十分,一般準時七點崔珉豪就會起床替他外出買早餐替他帶去公司,但為了跟崔珉豪一同去買,他便率先進廁所梳洗,換了件能見人的衣服,就在客廳裡等著崔珉豪。果不其然,時間一到他就見揉著眼的崔珉豪從房裡走出,崔珉豪看見他已無先前的驚訝,只是今天的崔珉豪卻也沒像前幾天一樣,向他問早,只是站在房門邊,用揉完的大眼盯著他放空。

「早。」他率先說。

崔珉豪這時才有點回神,也朝他問早。

待兩人整理的差不多,他們也就各自揹著背包前去買早點。今天的崔珉豪感覺上有點不同,但他卻說不出哪裡不一樣,只覺得好像放空的次數變多,心神不知哪去,一句話他得足足說三次才能進崔珉豪耳裡。若是之前的他大概就會直接發飆,但為了練就自己的好脾氣,他還是耐著性子,盡量避免不必要的紛爭。

只是崔珉豪真是晃神的可怕,他用光了自己的耐性,最後也不太好語氣的問:「你今天怎麼了?」

崔珉豪手中的燒杯停止搖晃,愣了一會,才轉過身看著他。

「你好像不是很在狀況內。」他又說。

崔珉豪蹙了一下眉,他以為自己又說錯話,可卻不見崔珉豪對他反駁什麼。

「身體不舒服嗎?」他走了向前,就將崔珉豪轉過了身來,兩人大眼瞪小眼,崔珉豪還是悶著沒說話,「還是我替你請假?」

崔珉豪這回才有點人樣,抬頭看著他道:「你是不是……還很恨我把你送給金在中?」

對於這問題他還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他以為這件事情在他們爭吵過以後就已不是問題,但怎麼現在崔珉豪又提起?

「是不是這件事情很難放下?」崔珉豪又問。

他有點不明所以,但不能否認,他所有的改變,全是為了以防崔珉豪再次將他丟下,所以才會向崔珉豪提出交往,藉此將人給綁在身邊,也藉此練一下自己的情商。但他恨嗎?他恨崔珉豪嗎?

「都過去了,而且我沒恨你,當初那也是逼不得已不是嗎?」他說。

他知道目前的自己還不是那麼好,但他會盡力,也會讓崔珉豪知道,他是一位值得依靠的人。一切的一切,他只是不希望崔珉豪離他而去,即便他不明為何自己會如此迫切與害怕。

崔珉豪神情還是不大好,下班以後他勸崔珉豪先回去休息,自己想留下加班,崔珉豪本是拒絕,但在他的強力壓破底下,崔珉豪還讓他給抓回宿舍,強迫休息。

這陣子崔珉豪也沒好好休息過,從他縮小以後就扛著他,直到他現在恢復原樣,也依然在旁看著他。不過他以不比以往,不會什麼事情都讓崔珉豪去擔心去打理,他已經是個三十二歲的大人了。

待加班完以後,回至宿舍時間剛好凌晨一點。他換上室內鞋走進客廳,就見睡在沙發上的崔珉豪,還有未關機的電視輕輕聲響。

難道是在等他嗎?

他看著崔珉豪的紅翹唇,還有那一身輕便汗衫與四角褲躺在沙發上的模樣,汗衫鬆鬆垮垮,四角褲也往腿間裡撩,彷彿換個角度所有該露的都會顯露。但他沒有那麼無恥,本想直接進房拿條涼被替崔珉豪蓋上,但時機不湊巧,就見崔珉豪在沙發上翻了身,腦袋瓜子就枕著左臂,面向他去。

本是若隱若現的兩點,這回是徹底暴露在空氣裡,雖然不是外露最重要的第三點,但光是胸膛上的兩點,也讓他有些屏息。

為什麼自己會對一個男人的乳首這麼情有獨鍾?甚至覺得有些緬懷,更糟一點,他還想在人家身上吸一口。這是什麼變態的潛意識,還能讓他不由自主地跪上沙發邊的地板,死盯著人家的蓓蕾與紅唇瞧。

那時縮小就覺得很吸引人,沒想到長大以後這種吸引力並沒有改變。他緩緩湊近,近到都能感受到崔珉豪鼻息間吐出的熱氣,沒有猶豫,他的唇就往崔珉豪的唇上貼。

以前他很不喜歡崔珉豪對他的偷襲,不過現在他卻悔恨當初自己不懂甜蜜,柔柔軟軟的感覺很迷人,再進一步,就是令人無法克制的甜度與熱度。

「唔……嗯唔──!」

沙發上的人開始被他從夢中拉回現實,可他卻沒管人家的推拒,還將人給死壓在沙發上,哪也不能去。

「唔……!」

崔珉豪推著他的肩膀,他也壓著人家的肩膀,直到他覺得滿意,撐起身子舔著自己的紅唇,眼神不規矩地朝崔珉豪胸口上看去。

「你……你已經不是兩歲小孩了!」崔珉豪緊張的說。

「嗯。」

「所以應該──」

應該什麼?先啃了再說。

「你都幾歲人了!」崔珉豪推開了他,遮掩住自己的乳首吼道。

乘駕在崔珉豪身上的他,想了一會,便答:「目前三十二歲。」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