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安穩睡了一天,安然醒過來以後,才赫然發現自己竟然忘記得去上課。他趕緊從床上跳了起來,走至廁所邊才驚覺自己身上一件衣服也沒穿,待他再回過身去拿時,房門正好被打了開來。

入眼的是他熟悉的人,不過他並不熟悉赤裸待人,在浴袍來不及拿的情況之下,他只能雙手遮住重要部位,害羞地轉身將屁股對著朴有天,橫著像螃蟹走路一般,慢慢地回至床邊。

朴有天的眼神有多情色,很可惜的他並沒有發現。待他穿好浴袍再轉過身時,朴有天已將狩獵的眼色恢復為善良的眼神。他不大好意思地搔著腦袋,沒幾會就屁顛屁顛的走進廁所裡梳洗。

朴有天替他將早午餐端進來,他看得是有點愧疚,便問:「你也沒去上課?」

朴有天朝他微笑,點頭道:「嗯,我也幫你請假了,你媽媽那邊,我也有向他報個平安。他在你睡覺時打了很多通你的手機。」

他瞪大了眼,劈頭就問:「我媽有說要殺掉我嗎?」

朴有天笑了笑,搖頭道:「沒有,他說你有種就別回家。」

他白了一眼,狼吞虎嚥,也痞了起來,「不回就不回!」說完,他的鳳眼又朝朴有天看去,便裝無辜的問:「呃,可以再多讓我住幾天嗎?」

朴有天這回倒是沒像在保健室時那麼乾脆,他看得心有些慌。為了避免朴有天會因為他這脾性而離開搖滾社,他又趕在朴有天說話以前,插嘴道:「不,不用了,這樣太麻煩你了……。」

朴有天優雅地搖著頭,真誠地看著他說:「不會麻煩,我只是有個條件,不過就算做不到也沒關係,我還是很歡迎你來住這裡。」

聽到有條件交換,他當然是高興,在這裡吃人家住人家的,他總不能不給朴有點一些回饋吧?

「什麼條件?」他問。

朴有天假裝考慮一下,便說:「申請轉班,轉來我這班。」

雖然這不是什麼違背他意願的條件,不過就實質面來說,要成就條件有本質上的困難。他記得朴有天是屬於資優班的,那種班級他這種成績的人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能申請進去?

「不是我不願意……我記得你是資優班吧?」他蹙著眉頭,不經意就翹起嘴來說:「我這種成績學校不可能准的啦。」

朴有天臉上倒是沒什麼擔憂,只說:「只要你願意,學校就會准。」

他當然是狐疑,學校怎麼可能對他佛心來著?

「你願意跟我同一班嗎?」朴有天問。

「願意啊,不過也要我進得去啦。」

這話題就到此為止,他也不明白後續下文會是如何,但瞧朴有天的臉色,顯然他的選擇是對的,那麼同時也就代表著,他可以暫時賴在朴有天的宅邸裡躲避老媽的攻擊。

他心情特好的跳下床去,本想換上朴有天為他準備好的日常衣,但朴有天卻要他晚點換,想替他先擦一下運動傷害的藥膏,才准他換上便服。

他也不疑有他,乖乖聽話地又爬回上床,任著朴有天為他寬衣解帶。第一次還覺有些奇怪,不過第二次以後,他幾乎是完全習慣。大概是因為彼此都是男人,若是繼續害羞下去,才會讓人覺得他有問題吧?

他盤著腿配合著朴有天,先從左手開始抹起藥來,抹至肩膀時,朴有天便突然道:「對了,昨天副社長也打了很多通電話給你,還傳了不少簡訊。」

朴有天替他拿來了手機,他坐在床上看著簡訊內容,越看眉頭皺得越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打了電話回撥給崔珉豪。接通電話以後他才知道今天崔珉豪也請假,他在電話這頭聽著崔珉豪不想讓沈昌珉加進搖滾社的理由,他是聽得一頭霧水,但從崔珉豪有些急促的語氣裡頭,他最後便也同意崔珉豪的意見,舉辦一場甄選會,另外選適當的人選。

「那就照你說得這麼決定吧!」他笑了笑,又不禁調侃的說:「我還真沒看過你這麼討厭過一個人耶,那個沈昌珉一定有問題!」

崔珉豪劈哩啪啦地講了一堆,這時的朴有天也將藥膏塗抹至他的大腿,他本來還不覺如何,但當朴有天的大掌直接朝他的大腿內側摸去時,他便稍微受了驚嚇,本能地闔了上腿。

「哦!」

『社長?』

他拿著電話轉過頭看著朴有天,朴有天僅是微笑地朝他搖著頭,似乎在朝他暗示,這裡抹完就沒事。

於是在朴有天無聲的牽引之下,他的雙腿又再度打開,並且照著朴有天大掌的指示,屈起膝蓋來,背脊躺進了朴有天的懷裡,繼續裝沒事地聽著崔珉豪的抱怨。

朴有天的力道很溫和,但即便如此,在他禁忌之處的周圍徘徊,他的腹下不禁產生了一股無法控制的電流。是他的錯覺嗎?他總覺得自己的大腿被朴有天抹得有些久,是因為抹其他部位時他在聽電話,所以覺得過得比較快嗎?

電話那頭的崔珉豪在說些什麼他已經聽不清楚了,所有心神就耗在朴有天的大掌上,雖是享受著朴有天不輕不重的揉捏,但同時的,他又對於自己腿間的小兄弟感到相當難為情。

「嗯嗯,對,你說得不錯。」他勉勉強強呼攏崔珉豪幾句,一隻小手便企圖想制止了朴有天的大掌。

朴有天沒有理會,只在他耳邊輕輕吐著氣,不疾不徐的說:「忍耐一下,這裡的肌肉最容易撕裂,所以要按摩久一點。」

感覺很有道理,但是他害怕自己的身體並不能像朴有天這麼正直。即便只是大腿內側,按摩的推擠與拉扯,皮膚還是會扯動到那個令他害羞的部位。

尤其力道越強,他的腹下就越有感覺,「不……呃,珉、珉豪,我晚點打給你。」

於是他趕緊掛了電話,兩隻小手便同時制止了朴有天的大掌,雙腿難為情的闔了起來,喘著氣說:「這、這樣就好了。」

趁著他的小兄弟還沒站起來,他想應該不需要再繼續下去。比起昨天,他是真的好很多了。

朴有天也真聽他的話沒再繼續,只是不經意地在他的耳邊嘆口氣,輕聲說:「晚上再繼續。」

「晚上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他趕緊擺手說。

朴有天露出擔心的神情問:「你可以?」

「嗯,比起昨天,已經好很多囉!」他勉強的夾腿假笑說道。

朴有天點了點頭,收拾了床上的東西,人便從臥房裡離去。

他鬆了口氣,才敢完全躺上床,張腿看著自己的私密。

真是要人命,差一點他就……呃,好色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