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中認識尹斗俊開始,就有聽過不少關於尹斗俊的傳言。零零碎碎統整起來,意外地不是負面評價多於正面評價,反倒是一個相反的漂亮結果。身為尹斗俊最麻吉的朋友,剛開始是對這些傳言不以為然,說什麼尹斗俊是高手?哈,這誰相信呢?當時的他是不信此邪。

就他對尹斗俊的了解,不過就是一個愛對他施以暴力,時不時拿他做為調侃對象的損友而已,究竟是高手在哪?

從當時的傳言中聽聞,尹斗俊高手的面相許多,包括成績、感情、還有做人。

在多年以後,他也不得不低頭承認尹斗俊真的是高手。事業發展得比他好,做人也比他來的成功,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愛慕的女孩同時也愛慕著尹斗俊。讓他最無法釋懷的,便是女孩利用他來接近尹斗俊,叫他這口氣如何往肚子裡吞去?

冤有頭債有主,按道理來說,他應該找那女孩理論。可因他覺沒面子又抬不起頭,怕自己會讓別人當笑話看,他最後只能找尹斗俊出氣。還記得那次,他幾乎是將尹斗俊壓在地上捶,只是他始終捶得是自己,而不是尹斗俊。唯一侵犯尹斗俊的,只有他制止不了的眼淚,一古腦兒往尹斗俊臉上傾倒。

經過那次的鬧劇以後,他對尹斗俊倒是率先漸行漸遠,事情讓他鬧得這麼大,他自然是沒什麼臉見尹斗俊,當然另一個重要理由,就是在尹斗俊面前,他男人的尊嚴注定矮尹斗俊一截。

不過尹斗俊似乎比他還來的不在乎,從古至今,仍會在夜間裡替他買消夜,依舊進行著高中時的約定,一個將他養到一百公斤的約定。還記得那時自己的傻言傻語,他告訴尹斗俊,若自己真能被養到一百公斤,那麼他會在校園裡張貼自己即將出嫁的消息,上頭就寫著新郎是尹斗俊。

現在回想起來,不曉得尹斗俊為什麼會答應,甚至那時還笑得挺樂的。

「吃吧。」尹斗俊微笑說。

他盤著腿看著電視,嘴中不情不願地吃著鹹酥雞。由於他胃的健康狀況並不好,按照慣例,尹斗俊總會在吃完消夜以後,拿出兩顆蘋果,然而先在上面咬一口,再拿給他進行消化作業。

長久以來他就對於尹斗俊這樣的舉動感到納悶,但是他每次都忘記過問尹斗俊,為什麼要先在頻果上咬過一口然後再給他?本來想問,可因想起他倆現在的關係,這個問題便又咽回他的喉嚨裡。

然而日隔多時,漸漸地,他倆又回到以前的樣子。後來他才發現,其實接近他的女孩多半都是衝著尹斗俊而去,與其為此一再傷心,不如就好好當一個尹斗俊的守護者,替他擋擋爛桃花也算是功德一件。這種事情本來就防不勝防,偶時還得陪尹斗俊外出參加聯誼,雖是不情不願,但在一旁看著尹斗俊拒絕各式各樣的女孩,他心裡就覺得特別愉快。

「啊,你得吃蘋果。」尹斗俊看了看時間,突然說道。

他覺得有點意外,瞪大眼問:「你有帶蘋果喔?」

「有啊,你等等。」

他看著尹斗俊從背包裡拿出兩顆蘋果,同樣在蘋果上各咬了一口後,才將被咬過的蘋果拿給他吃。

「我去上個廁所。」尹斗俊突然說。

他啃著蘋果點點頭,對於眼前這些女孩,他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好,眼神亂飄之際,視線便朝放在桌上的蘋果而去。

真的很奇怪,為什麼要先咬過?難道──!

他拿起尹斗俊放在桌上的蘋果,當著眾人的面便也咬了一口。

本是蹙眉懷疑的神情,卻因嘴中的蘋果讓他越嚼越是心酸,最後連眉毛都垂了下來,他才默默地將蘋果放回尹斗俊的桌上。

待尹斗俊回來脫鞋進包廂以後,他也不管別人的眼神,自我地躺上被尹斗俊盤著的大腿上。尹斗俊好似以為他想睡,所以特別替他蓋上滿是燒烤味的外套,但他始終都是醒著的,因為被尹斗俊那顆留著自己吃的蘋果酸得根本睡不著。

好不容易聯誼結束,尹斗俊並沒有叫醒他,包箱裡只留下他們倆。

沒多久,他就撐起身子來,與仍在進食的尹斗俊相對望。

「睡飽了?」尹斗俊問。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蘋果核,輕聲說:「我沒睡。」尹斗俊挑了眉,他又說:「你的腳臭到我睡不著。」

尹斗俊狐疑了一會,還低身聞了一下,「有嗎?」

他的嘴角慢慢地上揚,爾後便說:「你真的是高手。」

尹斗俊更是不明白了,「什麼啊?」

他笑了笑,也沒繼續解釋下去。

「欸,我想不需要養到一百公斤,養到六十,我就去發傳單。」他說。

尹斗俊先是愣了一會,後來便也笑出聲,低聲說:「好啊,記得新郎上面要寫的我的名字。」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