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畢業的他們,趁暑假最後的兩個禮拜都將準備好的盥洗用具以及其他的生活用品都搬進了他們的新住處。他們一來新屋的外頭,一起抬頭看著這間他媽媽所買的房子。這房子外觀看起來相當的雄偉氣派,感覺就是價位不低,應該不是一般人住的起的。

俊秀有些驚訝的跟他反應住太好了,不過他也只是說聲沒差。其實他並不在乎住處是如何昂貴或如何便宜,他只在乎俊秀跟不跟他住一起的問題而已。

他們打開門,裡邊有小玄關,鞋櫃,和一盆假花,客廳的裝潢相當氣派,是以黑白系列為主的色彩。他們再走進去一點,後頭便是廚房。兩人拎著自己的大大小小的行李邊看邊往二樓走去。二樓共有四間房間和一間小客廳,房間各個寬敞度統一,每間房裡都是雙人床,跟一張個人用電腦桌。他們挑了自己想要的房間,各自將東西拿了進去,各忙各的,直到兩人將新家佈置好後,才一同下樓坐在客廳休息。

過程中這些工程並沒多浩大,比較麻煩的,就是那架他曾彈著俊秀小時後的鋼琴而已。會多了這麼一架鋼琴,是他提議將俊秀家的鋼琴搬到新家裡,說是自己無聊會想彈彈,而俊秀也沒反對,兩人達成協議後就一同將它搬來這個新家了。

就這樣,新居落成不久,兩人也開始了他們的大學新生活。

也屬於他們兩人同居的新生活。



這一早,俊秀的鬧鈴一響,他將鬧鈴按掉,起身走至浴廁裡開始整理睡亂的髮型,洗臉刷牙,整理好後,一如往常的,他走進了他的房間,搖了搖他,試圖將他叫醒。他老是會賴床的毛病,到了大學也不例外。他是緩慢的起身,坐在床上,不過雙眼還是閉著,就像是個活死人,一動也不動。俊秀就站在他面前,習慣似的,伸手毫不留情的就往他的臉上捏。

「醒了,醒了,小力點……。」他抓住在他臉上肆虐卻又柔軟的手,眼睛又悄悄的閉上了。但是俊秀沒放棄又扯了扯他的手,要他起床,他勉為其難的聽話,無奈起床,進了浴廁裡梳洗一番。

感覺時間差不多後,兩人一同出門,到附近早餐店買了早餐之後,他們沿著巷子轉了幾個彎,到了他們大學的校區。他們按照新生手冊的指示,兩人一起走到了企管系系館五樓,515教室,進門後他們選了靠牆的位置,一前一後坐上。沒多久,陸陸續續教室的人越來越多人,時間到後,大家坐定位,等著教授到來。

「很高興各位加入了企管的大家庭,這堂課由我來教,我也是你們的導師。今後各位也算是半個成年人,應該注意的事情也毋須在提醒了,希望日後大家相處愉快。」

隨後教授又交代了一些企管系的好處與出路,便也沒再多說什麼,就把其餘的時間交給了學生們。才第一天上課,班級就選了班代,訂了些上課用書,一節課沒多久很快就結束了。而兩人也沒特別想旁聽的通識課,無聊的就懶懶散散一同去逛校園。一路上他們踏著雙腳,拿著新生手冊,漫無目的的走著,而他們的系被分配到A校區,兩人就在這校區裡閒晃。他們又從A校區走到了B校區,然而走到了總圖的C校區。太遠的校區兩人作罷沒去,雖說沒把東神大學整個走完,可卻在校區附近發現了不少小吃,這也算是認識了新環境。

他們兩人又回過頭走回A校區,選了樹下陰涼的地方坐著。

「俊秀阿……。」他突然喊著。

俊秀一邊收著手冊,一邊看著他,揚了揚眉。

「嗯……沒什麼……。」他說了讓人耐人尋味的三個字,不過俊秀卻也沒繼續追究他的心底想些什麼。

倆人靜靜的坐在樹下的椅子,聽著蟬聲,吹著那不冷也不熱的徐風,莫名的,彼此的嘴角都有了漂亮的弧度。不同的腦子,有可能是想著不一樣的事,但也有可能很有默契的想著同樣的事。俊秀低著頭,從他的小背包拿出了一張廢紙,一支筆,利用一直以來溝通的模式,在紙上寫了寫,『我覺得這樣很浪漫』他遞給了有天。

原來……他們兩人想的真是同樣的事。其實有對方陪伴,做什麼都能很浪漫的。從早上教室出來以後,兩人徒步逛校區,直到現在坐在這樹下。人生總有不如意,不愉快,但上天總會給人們短暫的快樂,短暫的幸福,以彌補生命不停交錯時所生的灰暗。而此刻,是他們短暫,是他們的幸福。

然而彼此心照不宣。

「如果俊秀喜歡,我們可以常出來走走。」他輕輕的說。

俊秀轉頭就對他展開了那暖人心的笑容,然後開心的點著頭。他看著俊秀的笑容看的出神,眼神坐落在俊秀的臉上,不知所以的說出了兩個字,「太陽……。」

嗯?俊秀歪著頭,表示他不太明白是什麼意思。

「你是我的太陽……。」他肉麻的笑著說。

照暖他心房裡每個角落的太陽,彷彿他的一生都沒這樣笑過,是種被救贖的笑容,是感謝,也是種令人稱羨的愛慕。他牽住俊秀的手,緩緩的靠近,看著俊秀那不明所以的臉蛋,輕輕的一吻,烙在俊秀唇上。

這次他回吻了俊秀一記,而溫度,是那樣的清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