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成員倒是都僥倖地湊上了,不過金俊秀的危機仍未解除。目前的他們根本沒有任何場地可以供他們使用,就算他額外向學校申請,最後也因學生會的壓力與他在校的觀感問題而統統被拒絕。

他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眼看期限就要到了,他的搖滾社卻還遲遲找不到一個落腳地。

他煩惱地坐在朴有天的位置上發呆,書桌上的參考書頁數沒什麼進展,習題也僅做了一題,待朴有天端著小點心回臥房以後,他才趕緊裝忙地埋頭於書本當中,假裝自己相當用功念書。

現在他倆的關係有些微妙,每天下課他都必須來朴有天的家裡寫功課、複習上課所學,似乎有意表現給金媽看,好讓金媽能夠放心他,讓他回家能夠不被打。而實質上,朴有天確實也有意思提升他的成績,甚至免費替他補習也在所不惜。

當然他問過朴有天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朴有天僅是笑笑,說是不想看見他被老師懲罰。

看來他真的遇上了好人,自從認識朴有天以後,好事就不斷發生,雖然面臨的問題與困難還是很多,但不能否認地,有了朴有天以後,他的困難也被解決了不少。

於是他腦中靈光一閃,轉過身子鳳眼便朝臥房裡的小客桌看去,朴有天優雅地吃著餅乾,那雙桃花眼也看向他來,兩人望了一會,他才屁顛屁顛朝朴有天走去。

「同學。」他並沒有坐上沙發,而是直接坐在地板上,賣乖的說:「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朴有天挑了眉,指尖相互摩蹭了幾下,喝了口紅茶才開口問:「什麼事情?」

「就是啊……我們的社辦不是被霸佔了嗎?」

「嗯。」

「可不可以……借用你的音樂室呢?」

朴有天沒有在第一時間就答應他,他就開始緊張了。他這人性子就是偏急,一秒也無法等,但他不是害怕朴有天的拒絕,而是擔心朴有天對他白眼以對。明白自己以添了朴有天不少麻煩,所以若是這回被打槍,他也會摸摸鼻子就認了。

不過他最怕的,是朴有天會就此退出搖滾社,決定不幫他了。

「如果不行也沒關係啦,我再另外想辦法。」他趕緊補充道。

朴有天僅是喝著熱紅茶,抿抿嘴,低聲說:「也不是不行。」

「那就是可以囉!?」

朴有天放下咖啡杯,微笑說:「嗯……有條件。」

「什麼條件?」他瞪大鳳眼問。

朴有天有些玩味的看著他,舔了嘴唇說:「你覺得拿什麼條件來換最好?」

這問題倒是難倒他了,他又不是朴有天,又怎能知道朴有天最想要的條件是什麼?只見朴有天從沙發上緩緩站起,走至書桌邊,只不過拿起他的習題看了幾眼,他的頭皮就發麻,直覺就道:「下次月考每個科目都進步十分!」

「如果沒有呢?」朴有天反問。

他又陷入一陣苦惱,不禁翹起嘴,苦思一翻,「啊!」

朴有天看向他來,他開心地笑說:「我請你吃冰!」

朴有天臉色沒有很滿意,他便又改口道:「那、那我幫你提一個月的書包!」

朴有天這回竟然不打算看他,還垂頭輕聲嘆了口氣。

「還是……還是我當你一個月的僕人!」

朴有天倒是有點反應,不過仍沒答應。

「不然……不然我裸泳給你看!」

朴有天放下了手中的習題,過一會兒才抬頭道:「僕人跟裸泳,可以嗎?」

他當然二話不說就承諾了朴有天的條件,還傻傻地一個勁飛撲了朴有天,將人壓上床好好蹭蹭抱抱一翻,才肯恢復正經地回至坐位上繼續算他的習題。

朴有天看著他的背影,似笑非笑,拿著平板電腦就靠著床頭找他所需要的東西。

僕人嘛……。

調教必備用品,看來他得花點時間做準備。







要俊秀自己主動好像...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